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琴瑟之好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不敢想,日后她见了大姐该怎么说。不,在那之前她有什么颜面去见大姐。就是大姐不将她扫地出门,她也无脸上门。

    “榴榴,吃点东西吧。”扬波轻轻地牵着她的手,引着她坐到餐桌前。

    庄叔颐痴傻地顺着他的动作坐下,然后呆呆地没有任何动作,像是谁把她的灵魂抽走,只留下一具空壳似的。

    扬波无奈地叹气。她已经好几天维持这样的状态了,学校里请了假,她这副模样便是一个人呆在家里他也放心不下,更别说是叫她出家门去了。

    “榴榴,你看看我。”扬波托着她的下巴,强忍着压低了声音,温柔地说。“榴榴,你看看我,好不好?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看我了,难道你忍心少看我这么多眼吗?”

    庄叔颐没有任何反应。

    扬波只好继续说。“榴榴,天有不测风云,我们经历过那么多,谁也不能确定哪一天便是终结了。难道你要到那一天……”

    “不。不是的。”庄叔颐猛地反应过来了,捂住他的嘴,急促地喘息。“不许说,不许说这样的丧气话。”

    扬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是她这三天里所说的第一句话,还有她的眼睛里终于倒映出了他的模样。

    这几天她的目光似乎都像是穿透了他似的,叫他心底像吞了一颗子弹,从最里面的地方开始崩塌。

    她从未这样对待过他,哪怕是她第一次见到他那狼狈的模样,哪怕她被他捉弄吓晕过去,她也不曾这样对待过他。从没有。

    “阿年,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庄叔颐被他那诅咒的话语惊吓到了,突然一下子恢复了生气。“要是再叫我听见这样的话,我就……”

    “……‘再也不跟你好了。’”扬波抢先一步说出她的台词,叫庄叔颐气呼呼地给他翻了个大白眼。“再翻,你的眼珠子就掉出来了。”

    “哼!”庄叔颐和他互怼了几句,终于恢复了精神。

    “榴榴,我会努力去找他的,一定会将他带回你身边的。所以,在那之前,你必须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好吗?”扬波低声下气地恳求道。

    庄叔颐望着他的眼睛,吐出一口气来,点了点头。“对不起,阿年,让你担心了。”

    扬波听了这话,立时心里便好过了。他赶紧让人将食物都端上来。

    肉松、清炒芦笋、凉拌海带、白切肉……具是些清淡的不油腻的菜色。她都好几日没有好好吃进些什么,自然不能上大鱼大肉来。

    只是这样也有些寡淡,扬波特意去大三元叫来了一锅老鸭汤,放了黄山笋衣、金华火腿片,长白山人参花,熬煮了八个小时,才有现在这点乳白的色泽。

    若是平日里,这一锅鸭子汤,庄叔颐绝用不了一刻钟便能将那锅底都舔得一干二净。可是今日她只不过是喝了两口汤,便饱了。

    庄叔颐望着布满食物的餐桌,居然平生第一次没了胃口。任扬波使出浑身解数,也只是叫她动了几筷子。那满满一碗的饭,连个角也没缺。

    厨娘凤珠自从到了这家里,还是第一次遇上剩饭。庄叔颐平日里最是珍惜食物不过,其他不说,锅子里的米饭那是从来没有多的,除非凤珠多备着预计来吃炒饭的。

    “榴榴,再吃点吧。”扬波用老鸭汤泡了米饭,再拿起勺子,亲自喂她。

    庄叔颐别不过他,张嘴将那一勺子汤泡饭含进了嘴里。但是不管她咀嚼了几次,总是咽不下去,几近要将眼泪逼出来了。最后还是扬波看不下去,让她吐了做算。

    但是好歹这一顿饭是吃了的。只是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扬波叹气。他已经把如今所有可以动用的资源都用上了,但是在这联络通讯都不畅通的乱世道,想寻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难于上青天。

    “阿年,那份名单……”庄叔颐突然地说出这话来,若是换了别人必定是猜不透她的意思,除了扬波。

    “不,不行。”扬波知道她的意思。这份名单若是好好运作的话,不管是从好的那一边出发,还是从下作的方向走,都能带来巨大的好处。而对于庄叔颐来说,如今什么好处,也比不上元哥儿。

    但是扬波这样不择手段,从不在意其他的家伙,为何会拒绝这一条捷径呢?说实话,并不是拒绝,他早便有打算要用上那份名单,哪怕是用上龌龊的手段。

    可这样的手段只有他能使,不能叫榴榴去。

    因为那是榴榴,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宝贝,那个他情愿自己死上千百遍,也不肯叫她伤到一根手指的人。

    更何况,那不是榴榴的风格。

    这种事情不该是她去做的。因为她哪怕全部人都反对,都要坚持自己的正义,都不肯违背自己的初心,宁愿死也不肯妥协半步。

    她是叫整个永宁城都刮目相看,无所畏惧、侠肝义胆、嫉恶如仇的庄三小姐。

    扬波将她搂紧,坚定地说。“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所以,你不用,你不必要……那样做。”

    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她只会感到痛苦、懊悔,在余生之中,都不会例外了。因为她就是那样无可救药的,叫人无法直视的傻瓜。

    在认识庄叔颐之前,扬波不相信这世上有正义,有公平,有柔情。因为从他出生起,这个世界便不曾对他抱有过善意,全是叫人发狂的冷酷无情。

    舍弃、背叛不过是常识,这世上没有谁是可以信任的。也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像他这样的渣滓活在这世上,管什么明日今日,不过是混过一日罢了。

    若没有榴榴的话,大抵到闭眼的那一天,他都不会尝过人间烟火的滋味。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傻瓜,坚持着人家嘲讽的正义,坚持着人家笑弄的善良,坚持着人家不敢信的爱意。

    而榴榴,就是那个哪怕全世界不爱她,她都会爱着全世界的傻子。

    那个哪怕全世界都厌恶他,都看不起他,都不在意他,也会爱着他的榴榴。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他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会为她找到的。

    他会一辈子爱着她宠着她,让她永远做她喜欢的小孩子,她喜欢的女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