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雄鸡报晓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淡定极了?骗人的。她又不是穿着防子弹的钢铁铠甲,怎么会不害怕子弹?她只是想将自己的命和其他人的一起救下来,可不是想要杀生取义。

    众人皆是紧张得屏息而待。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难道天上还会下红雨,叫这群没有良知丧心病狂的畜生就这样倒下去?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庄叔颐的表现却叫他们不由地心生期待。

    “我觉得你们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火气。”庄叔颐用了日语之后,恶心地吐了一口唾沫。“好了,大家往后退,变成饼也别靠过来。”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是即将发生什么事,但是不知道怎么地天然地信任她,竟全都听从她的话语,人叠着人,像是叠罗汉似的挤在一起,给庄叔颐空出一块几近巴掌大的空隙来。

    可是敌人已经没有耐心了,其中一个竟开了枪,正打在庄叔颐左脚,顿时血流如注。庄叔颐在感受到剧烈的疼痛之时,便将自己的眼睛闭上了。

    她有勇气面对死亡,但是说老实话,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抵抗自己心底的阴影,那道血色的阴霾。

    庄叔颐在心中默念着那个名字,然后冲了过去,在众人的惊呼中用身体撞倒那只盛满油料的桶子,她全身都沾满了随时会叫丧命的液体。

    但是她毫不在意。

    “这个傻瓜是要自杀吗?”

    “快点火。”

    然后庄叔颐笑了起来。“那你们是要陪我同归于尽吗?”

    那些日本兵终于发现,那倾倒的油桶,叫他们全都沾上了这易燃烧的油料,若是要燃烧,说老实话,谁也逃不了。

    “不,快灭火。八嘎,不许……”惊呼声终于出现在对面这一群趾高气扬的人们之中。

    庄叔颐还不尽兴,竟然对着后面大喊。“不怕死就点火吧。大不了,我是全熟,你们是八分罢了。”

    “快开枪,打死她!打死这个支那猪!”为首的那个竟然还不死心,就算是要杀了庄叔颐一个也好。

    庄叔颐拉开自己手里这支枪的保险,努力地保持镇静仰着头,不叫自己注意底下那一抹猩红,还有被液体刺激的剧烈的疼痛。

    “哦,难道日本没学过,打枪会冒火花?虽然我知道可能骡子也不懂,但我没想过你们这么像,是近亲吗?”

    论打嘴炮这件事,庄叔颐从没输过阵。她自家阿爹也别想压她一头,何况是别人家的蠢货了。

    那群日本兵几乎不敢置信,竟然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吵不过一个中国人。这简直不可思议。其中一个愤愤地大叫道。“她一定是个日本女人假扮的。该死的叛徒。”

    “我呸。”庄叔颐一口啐在他脸上,不带一个脏字地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后面那群学生见那些日本人吃瘪,顿时士气大增。之前和日本人起过冲突,试图冲出一条路来的几个学生,胆子也是大,竟也跟了上来,站在庄叔颐的身后。

    “我呸。我们小东楼主这样好的姑娘,你们也配!”

    “就是,你们这短腿柯基犬,左脚都会绊住右脚,据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你们要再过个几百年才生得出我们小东楼主这么大长腿的闺女。”

    等等,就算要损对方,但是能不能不要带上她那个莫名其妙的外号?

    庄叔颐一脸无奈。

    但是打嘴仗这件事最忌讳的就是拆自家的台。总之庄叔颐将自己那些抱怨的话语吞进肚子里,默默地忍受众人拿她做筏子欺负对面那群已经傻了的家伙。

    “现在很简单,要不,放我们走;要不,我就用这柄枪点个火抽支烟怎么样?”庄叔颐当然只是威胁。

    她根本就受不了烟味,别说自己抽烟,别人抽了烟想靠近她也得掂量下自己的脸皮够不够厚以抵挡她那可怕的毒液攻击。她家老烟枪的阿爹都因此戒烟了。

    被自家闺女当众挖苦的感觉糟透了。反正庄世侨不想再来一次了。堂堂七尺大汉被一个不及他膝盖高的小不点羞得恨不能钻洞遁走。

    最终日本人会怎么选?想也知道,他们才不会愿意为一帮傻子赔上自家的命,别人的便另当别论了。

    庄叔颐当然意识到他们暗地里的小动作。那些被她泼上油料的士兵在别人的掩护下往外撤退。若是他们全都撤走了,再远远地给她一枪子。

    真是个损人利己的好主意。

    但是庄叔颐会叫他们成功才有鬼,她又不是傻子。

    “大伙冲啊,要是谁敢拦住,咱们就放火。真金不怕火炼!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庄叔颐要的就是对方这一瞬的松懈,第一个横冲过去,为后面的众人撕开一条口子。

    然后学生们便如同是一支尖刀,直直将对方的伤口撕裂开来。众人欢呼雀跃,大喊地从士兵之间冲了过去。

    其中多少人能活下来,庄叔颐不知道,她也不敢打任何包票。甚至说老实话,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那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主意的。

    但是那时她就是一根筋,只想了这一件事。大抵便如同阿年所说的,她便是那无可救药的傻子。

    “榴榴!”说曹操,曹操到。

    刚刚被枪指着的时候,庄叔颐一滴汗也没有流,这会子全部补上了。她结巴地回答。“阿、阿、阿年!”

    “小结巴。回去,再和你算账。”扬波一把将她捞到自己的怀里,然后飞速地从人群中撤离。

    “阿年,你有带人来吗?能帮帮他们吗?”庄叔颐有些心虚地搂住他的脖子,小心翼翼地提出请求。

    扬波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个傻丫头。现在谁最危险,用脚指头想也该猜得到啊。枪打出头鸟,更何况这一回,她可真是将那些日本人得罪的不能更深了。

    这样十万火急的情况,她居然想到的还是别人的安危。这丫头出生的时候不会是漏了什么没带出来吧。无可救药的傻子!

    “能不能?能不能帮他们啊?这样乱,我怕有人在旁边下黑手。娴娴她们都还在里面呢。都是我带出来的,总不能不顾她们吧。阿年,帮帮她们,好阿年。阿年最好了。”

    庄叔颐真是豁出去了,不管之后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但是起码此刻最重要的大伙的性命。

    扬波深深叹了口气,腾出手来弹了她个脑瓜崩。

    “笨蛋榴榴。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的请求?”

    “我想要吃第三碗的时候。”

    “榴榴……”

    “我错了。”

    庄叔颐用力地亲了一下他的脸,几乎要戳出个洞来。哈哈,她就知道他不会拒绝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