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民国十六年
    ,精彩小说免费!

    “就是那个写了《民族的国民》反驳保皇党,替孙先生‘遗嘱’起草的汪先生。”叶娴不由地笑了起来。“但那已经是三月份的事情了。现在都已经七月份了。”

    “是啊,今年的三月几乎和去年一般,实在有太多的坏事了。外国人要割裂国土便算了。那张老疙瘩居然敢宣布东三省自治,这不是要将国家分裂嘛。还有日本军舰在天津大沽口肆意炮击……对了,还有逼退汪先生的中山舰事件。桩桩件件都叫人觉得沮丧。”

    姑娘们叹气。简直不敢相信已经是民国十五年,但是这世界仿佛都在进步,只将中国遗落在悲哀痛苦的旧时代。

    “首先我要纠正一件事情。张元帅宣布东三省自治是一月份的事情。其次,北伐战争已经开始了,统一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这应当算是一件好事吧。”庄叔颐其实心里也高兴不起来。

    哦,主要大概是她还是一个人睡在一张双人床上,虽然她从两年前便已经上了阿年的户籍。这可真叫她沮丧。

    “算吗?连一个小小的已经加入他们的党派都要顾忌,国民党还说什么民主?我看自孙先生去世,国民党的字典里已经没有‘民主’这两个字了。”袁晓彤气呼呼地嘲讽道。

    “你怎么了?圆圆,你哥哥又给你气受了?”庄叔颐笑眯眯地问。

    “别提了,那个混蛋又说要去南方参军,完全不顾忌家里人的感受。他一个人去战场,我们一家人谁都别想睡好了。”袁晓彤咬牙切齿地说。

    “他现在在上海做事,就已经叫我们担心受怕极了。你们知道的,我家里世代都是做教育的,几个堂哥表哥全都在教书。就只有我家的哥哥非要参政,我爸爸打断过他的腿也不管用。”

    “我觉得我大概能理解他的感受。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也想要试一试自己能不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比如做第一个女总统。”庄叔颐看着袁晓彤瞪大的眼睛,有些尴尬地往回圆。“不过,你这么担忧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我到上海不过两年,就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掌权的人了。”

    “女总统,哈哈哈……榴榴,你还真是志向远大。我看你家扬波恐怕要头痛死了吧。”袁晓彤不由地发笑。

    事实上这里的女孩家里都是有点势力,所以即使庄叔颐从未说起过扬波是做什么的,但是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并不好惹。或者说,一般情况下不要和她扯上关系会比较好。

    但是谁叫她们是先被庄叔颐折服,才知道扬波的。虽然已经被家里人警告过了,但是谁都不想因此失去这样一个朋友,这样一个特别的,和曾经她们遇见的女孩都不同的人。

    “他才不头大呢。反正他就是……哼。”庄叔颐还在生那个家伙气。

    袁晓彤和叶娴两个人咬起耳朵来。“虽然都说扬波已经投靠杜先生了,但是我想恐怕能制住他的大概还是榴榴。所以真叫我害怕,真的怕不起来。”

    “你是对的。”叶娴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只要看过一次扬波是如何对待榴榴的,说老实话,谁也怕他不起来。

    屋子里正聊得热闹,外头突然传来了激烈的声响。

    庄叔颐站起来打算出去看看,隔壁话剧社的同学便跑来跟他们通气了。“浦东有人被日本兵毒打致死了。”

    “什么!是什么起因?你们这是要去游行吗?”庄叔颐打开门,平权会的姑娘们都自发地跟在她后面。

    “是的。据说是因为他索讨欠款不成,被对方打死的。实在是太可恶了。外面已经开始游行了,如果你们要去就一起来吧。”话剧社的同学说完,便脚步匆匆地离去了。

    学校门口的大路上已经开始会聚抗议的学生了。庄叔颐等人立即装备起来,也跟了上去。自去年平权会成立以来,她们参加了不少游行。

    本来大伙也只是觉得她们算是有志青年罢了。但是有庄叔颐这个机灵古怪的家伙在,便是游行也能闹出点不同的动静来。就好比为五卅惨案游行时,学校的大门被锁上,学生皆是打算武力突破的,庄叔颐便露了一小手,拿个小发夹就给打开了。

    此外还有,众人游行的队伍被军队围堵,她竟把人家一面墙砸了,引着游行的人潮从侧面撤退了。这些举动,可叫平权会在学校里出了风头。

    当然也因此上了校办方的黑名单,被重点监控着。若不是平权会的姑娘们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这平权会的小东楼说不准早就给拆了。

    “榴榴,他们都跟在我们后面。”宋文颖的胆子小,但是这几次游行也给她壮了胆,如今说要去游行,竟也次次不落。

    “他们哪是跟在我们后面,都是想跟着榴榴呢。”叶娴往后望了望,笑了起来。“这下好了,学生会也没我们的面子大,这可真是叫作一呼百应了。”

    “啊。跟着我干什么。我也就是跟着游行的队伍走啊。”庄叔颐自己还摸不着头脑呢。她也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啊。

    她这表情叫平权会的姑娘们笑得不行了。

    “瞧她,自己还傻着呢。榴榴,你可不知道你小东楼主的名头可都快传出校外了。”袁晓彤大笑道。“来我家做客的老师,说到我读的学校,头一个就问:‘那个小东楼主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吗?真是了不得。’”

    “‘小东楼主’?这名字还真是有趣。不过,我也不是会长啊,怎么就能指我了呢?说不准是在说你呢,圆圆。”庄叔颐她们到现在都还没决定协会的名字,更别提会长的人选了。

    “你是发起人,你不是会长是什么?别推给我啊。就知道你这懒货要推卸责任。反正除了你当会长,我都不服。”袁晓彤原来是做学校里的大姐大,她这么一发话,谁敢反驳呀。

    “你这才叫独裁呢。”庄叔颐冲她做了个鬼脸。“我才不要呢。反正年末去学生会报告总结是你去的。要当你当。我才不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看看,真想叫外头的人来看看你这副嘴脸。什么足智多谋,什么出类拔萃……我看用好吃懒做来形容你还差不多。别推了,人家说的是被人用枪指着都敢仗义执言的,除了你,没别人了吧。”

    庄叔颐挠了挠头。“对方就是吓唬吓唬我们,连保险都没拉,真要打枪也打不出来啊。”

    众人皆是无奈。在那样一个千钧一发的危机关头,也没几个人有心思注意这样的小细节吧。偏偏这个做出惊人之举的家伙半点也没有意识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