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按迹循踪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开始仔细地读这上面的名字,除了名字,这上面连半个提示也没有,可见是内部人员特意撰写出来的。

    但是这是什么名单呢?

    庄叔颐起先猜不到,直到她看到了一个名字——顾正红。这个名字,她是知道的,就是这一次为了反对东洋人压迫工人被日本人枪杀的工人代表。

    她们开始那次游行就是为了这件事。庄叔颐立时便明白了这份名单属于哪里了。

    “榴榴,你在看什么?”叶娴见她半天没有回来,担忧地走过来,问道。

    庄叔颐立时将书页关上,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我就是想看看阿年平时都干什么?”她一边说,一边将那本资本论藏在了其他书的后面。

    “哦,你是来打探,他有没有背着你……”叶娴笑话她。

    “那可不是,我上次的时候,好痛。好啊,你敢打我。”袁晓彤立即瞪圆了眼睛,撸起袖子就要跟庄叔颐对打,嘴角的那丝笑意,那是怎么也压不住的。

    这不过是闹着玩罢了。

    扬波回来的时候,这俩丫头已经滚在一起,就差相互扯头发了。他一进门便笑了。“榴榴,你又欺负人。”

    “我哪欺负她了。”庄叔颐心虚道。真要动起手来,这袁晓彤哪是她的对手啊。她和阿年倒是可以打一架,试一试身手。至于袁晓彤这样就学过几天擒拿的,还是算了吧,连道菜也不算啊。

    “你们也别闹了。”叶娴在一旁嗑瓜子磕得欢快,这会倒是出来拉架了。然后被袁晓彤和庄叔颐联手压着挠痒痒。“哈哈哈,别闹。也不……哈哈哈……问问……”

    “是哦。”庄叔颐立时想起来抬头问扬波。“阿年,你找到她们了吗?”

    “找到了,已经送回学校去了。现在我们也走吧,搜查过一遍了,现在可以走了。”扬波已经将车子开到巷子口了。

    这车子也是有名堂的。上海滩开得起车的太多,是以不像永宁那般好用,但是总可以阻挡一二的。特别是扬波专门准备的这一辆,可是有些来头的。

    扬波用车将叶娴和袁晓彤稳稳当当地送回了家,然后载着庄叔颐也回了法租界的家中。庄叔颐下车的时候,还有些腿软,差点滚到车底去。

    还是扬波眼疾手快拉住了她。“榴榴,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庄叔颐靠在扬波的怀里,任他将自己抱回卧室。

    扬波看她苍白的脸颊,想着以防万一,还是叫一个医生来看看吧。正想要离开,扬波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榴榴握住了。

    “榴榴,我不走,就是让人去叫个医生来看看。”扬波耐心地安抚她。榴榴一见过血,就会特别脆弱,尤其是离不开他。

    说起来,她这晕血的毛病也是因他而起的。他现在都想不明白,当时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大胆那么不怕死,中了三四刀血流如注,也不肯放弃她。

    那时的他明明没有任何理由去保护她。可是他偏偏就好像鬼迷了心窍一般,连命都豁出去了。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只能说大抵是老天可怜他吧,不叫他失掉如今看来唯一获得希望的机会。

    若是失去了榴榴,扬波已然不敢去设想了。

    “别走。阿年,留在我身边好吗?”庄叔颐抱着他的手臂,忍不住地陷入沮丧当中。今天她犯了两次傻,做的都是些冲动鲁莽的蠢事,可是偏偏这些蠢事还什么也没有做成功。

    反抗必然是要做的。在孙先生死后,庄叔颐便意识到了,这世上没有人能救她们了,除了她们自己。

    可是想一想,游行似乎没有达到任何的效果,又叫她万分的沮丧。

    “阿年,我好像什么也做不到。”庄叔颐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委屈地说。“明明我很想要帮上忙的。但是好像就和以前一样,我除了倒忙什么也干不了。”

    “不是的。当然不是的。”扬波斩钉截铁地说道。“你现在所做的便是唤醒麻木的人民。只要大部分人清醒过来了,这世上没有任何国家打得过中国。”

    “真的吗?我们的游行,真的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庄叔颐其实还是有些质疑的。在她看来,声势确实很浩大,但是她们手无寸铁,最终还不是被人像驱赶牲畜一般地赶走了。

    “当然是真的。你知道吗?今天,你们轰动了整个上海,乃至全中国。”扬波说的当然含了水分,他就想安慰庄叔颐。

    但是这话里也不是说了假的。

    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游行,最终将全国都卷入了反帝国主义的浪潮之中。

    只是对于被列强侵占瓜分,无力反击的中国来说,这一点抗议声便如同一粒小石子落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只冒出点水花,便又不复可见了。

    庄叔颐等人虽然受到了不少惊吓,但是胆子也被吓大了,接下来上海若是要游行必有平权会的姑娘的身影。

    “我觉得还是叫红梅会。”

    “太土气了。还是叫白雪会好听。”

    “这都是些什么啊,不行不行还是叫平权会。”

    是了,这几个姑娘还在为叫什么名字争吵呢。不过这会儿登记在名册上的还是叫平权会就是了。庄叔颐倒是觉得自己起的名字不错。

    “你也太独裁了。”叶娴笑着打趣她,然后将手上的苹果玫瑰茶倒了一杯递到她的面前。“尝尝,听说这是现在的流行。”

    “恩,苹果的甜味和玫瑰的香气混合得不错。”庄叔颐闻了闻,拿起来轻呷了一口,赞美叹。“这还真是有趣。再来一杯。”

    “看吧,挺好喝的。对了,榴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你想要继续进学吗?可是读了高等学校以后,便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叶娴说道这里不由地叹了口气,反正她是不能了。

    读完高等学校,上海没有大学是收女学生的,她也不可能离开上海,只剩下留学,或者是去北京、南京才有机会继续进学。

    “还是想继续读书吧。可是我不想离开中国。”庄叔颐也想着,若是上海没有大学收她,她就去北京。反正现在她只有阿年,不需要再去顾虑其他东西。

    也是因为世界之大,她哪里都可以去,只除了她想去的永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