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名单
    ,精彩小说免费!

    扬波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英国巡捕房的捕头竟下令开枪向群众射击,当场射杀学生四人,重伤三十人。场面一片混乱,还有不少人因为惊恐而被踩踏受伤的。

    租界当局更是调集了军队,将街道戒严,竟允许任意枪击。上海的学校立时便被着重看守封闭,如庄叔颐她们学校这样有学生参与的,更是连校办的办公楼都被带枪的人围起来了。

    而在游行现场的庄叔颐虽是侥幸没有受伤,却因为见了血,立时便腿软站不住,差点被人群推倒在地。以那时的人潮,她是绝不可能幸免的。

    幸好左右的人都对她用一只发夹开了门锁印象深刻,皆不由地伸出手拉了她一把,这才没叫她滚到众人脚下。

    叶娴和袁晓彤等人在后面听见枪响的时候,便立时意识到不好了。叶娴让袁晓彤护着其他人靠墙撤离,自己却不顾危险又冲进人群,想找到庄叔颐。袁晓彤安置好其他人,也咬牙冲了回去。

    她们两人一前一后找到了庄叔颐,这才将她安全地架了回去。

    “这家伙,自己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还不是要别人去救她。”袁晓彤心疼地抱怨。

    “是啊。她就是个傻子。明明自己才是最需要保护的人,还非觉得我们需要她保护。”叶娴附和着,心里却是十分的感动。

    扬波寻到她们的时候,脸都是苍白的。“榴榴,榴榴!”

    “她没事。但是现在街道被戒严了,怎么办?我们往哪里撤?”袁晓彤说到这里,又有些担心剩下的那群女孩了。胆子最大的就属她和庄叔颐,如今没了她们,不知剩下的人能不能顺利地回去。

    扬波早就准备好了。“跟我来。榴榴,我来背。”

    叶娴和袁晓彤赶紧跟上,在后面相互挤眉弄眼,想着等庄叔颐醒了要怎么嘲弄她。

    一行人走了一会,绕到小巷子里。扬波敲开一户小院子,里面看守的男子一看是他,便将众人放进去了。“先生,您回来了?”

    “等一下有人可能来搜查,我们先去里面,你来挡。”扬波无视叶娴两人好奇的眼神,交代完,便将榴榴背了进去。

    庄叔颐醒的时候,众人正围着她发愁。“咦,这是哪里?”

    “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们了。我便是知道你晕血,也……啊,我不说了不说了。”叶娴刚说一句,便将庄叔颐脑海里那鲜血淋漓的画面给勾出来了。

    庄叔颐觉得胃里翻涌上来,便想吐。扬波赶紧取了脸盆来,又叫人端了清水给她漱口用,再是掏出帕子给她擦脸,然后又慌忙四处给她找点蜜饯压压。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得叶娴和袁晓彤目瞪口呆。这是丈夫对妻子?这可比孙子供祖宗还要恭敬啊。她们算是知道庄叔颐那任性妄为的个性怎么来的了,都是被惯出来的。

    “她们怎么样了?你们俩个都在这里,万一她们寻不到回去的路怎么办。”庄叔颐清醒过来,立时便生气了。她一个人怎么也重要不过一群人啊。怎么能两个都来呢?

    “还说。要不是你这家伙太沉,我们早就回去了。”袁晓彤和叶娴一起怼她。“就是。还不是你非要去前面的错。”

    “反正现在我们安全了。她们怎么办啊!”庄叔颐也知道自己太任性了,但是现在的问题不是她了,是剩下的女孩的安全问题。

    现在街道上都是军队的人,就算她们想出去寻人也不行。

    “应该是没事吧。沈寄夏家里和英租界上层是有关系的。她在队伍里,应该能保护住其他人的。”袁晓彤也担心,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有她能想些话来安抚其他人了。

    “这不一样。现在下的命令是可以随意开枪,要是她们被认为是危险人物,根本等不到她们攀关系啊。”庄叔颐已经焦急地坐不住了,外头竟还传来一两声枪响。

    这枪响更是叫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不行,我要去找她们。”庄叔颐后悔死了,就不该让她们跟来的。要是真的出事了,她恐怕都要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了。

    “我去。”扬波按住了她,站起来说。

    “阿年。”庄叔颐看到他的时候,立时眼睛都亮起来了。哪怕他现在还没有出去,庄叔颐都觉得自己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

    因为在她看来,只要阿年出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阿年,你自己要小心啊。”庄叔颐一直送他出了门,才肯回去。

    她一回头,叶娴和袁晓彤便是冲她刮了刮脸。“羞羞脸。”

    庄叔颐半点不害臊地冲她们露齿笑道。“才不羞,他是我丈夫。”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对方,然后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扬波在这样混乱的局势下出去,庄叔颐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心的。虽然她觉得她家的阿年是万能的,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但还是有些担忧。

    这份担忧便随着时间渐渐转变成了沉默。叶娴和袁晓彤见她不安,也不好说什么话题。三个人便沉默地坐在那里。

    庄叔颐忐忑不安地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转,突然发现书桌上竟放着她最近在翻看的《资本论》,便不由地会心一笑。

    阿年又在追着她的喜好了。真是奇怪啊,明明是她先爱的,按道理来说,她才该是那个卑微地追着对方跑的人。可是偏偏不是。

    她一直过得很开心,很任性。爱什么不爱什么,都不需要顾忌他的脸色。甚至于是他细心地惦念着她的每一件小事,即使只是近来读的一本书这样的小事,他都去了解探究。

    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这如何能不叫庄叔颐欣喜若狂呢。被自己爱着的人爱着,大抵是这世间最叫人感到幸福的一件事了。

    庄叔颐笑着,上手随意翻了翻那书。但是她却翻出了一个意外。庄叔颐望着被她误以为是装订印刷出错的那两页纸,本该是空白的,现在竟不知怎的显现出了东西。

    那两页黏在一起的纸,庄叔颐分开时,还是空白的。现在却被无数的名字挤得满满当当,连一丝空隙也没有。

    庄叔颐低下头闻了闻,是化学药水的味道。

    所以,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