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万众一心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怕死?

    杨波第一个便要笑出来了。这丫头是最轻视自己性命的了,她似乎从来都不把死亡放在眼里。一般人用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腕便要花上十足的勇气,那么将匕首刺进胸膛呢?杨波见过的那么多人里唯有榴榴面不改色地这样做。便是换做他自己,恐怕也没有如此的果决。

    榴榴为了救兄弟姐妹,不假思索地跳出去吸引海盗的注意;为了救她阿娘,毫不犹豫地将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为了救家族,孤注一掷地跳入永宁江中。她总是爱别人胜过自己。

    这是多情?

    不,要杨波来说,她是最无情不过的了。

    她从来都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轻易为别人豁出性命,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呢?只考虑自己的心情医院不在乎别人的担忧顾虑。

    她只想着命可以换来的东西,却完全不去想,她若真的死在那里,活下来的人要如何在余生摆脱这份愧疚呢?反正她自己是不在乎的。

    有时候扬波总是会以己度人,想着她跳下那永宁江时,是否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意呢。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完全没有恨意,没有嫉妒,没有阴暗的一面呢。

    若是他被人那样对待,哪怕是生身父母,他也绝不会原谅。

    不过说实在的,即使别人善待于他,他的内心里依然不会涌现感激。大抵便如庄世侨所说的,像他这样的人只配活在脏污的黑暗里。

    他也确实不将所有人的命放在眼里,谁死谁活,与他这样的人有何干系呢?

    可是如今他怕极了。若是有一天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这个傻姑娘为了不相干的人丧命。

    “什么?你看到榴榴去了?”杨波收到消息大惊失色。他立即扔了手上所有的事,急匆匆地冲过去了。

    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生怕她磕破了一点皮。那丫头怕血的毛病,在那样混乱的场面,可能会叫她丧命。

    而想起这一点的扬波更是加快了脚步。

    庄叔颐知道自己怕血的毛病,但是她就是没有办法视若无睹。她大抵便是天生脑子里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坑吧。

    “我和你一起去。”袁晓彤挥开拦住她的人的手,便跟了上去。

    叶娴咬唇,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深深叹气一次,也缀在了后面。剩下的姑娘们相互看着对方,想跟上去,又确实是被吓住了。

    “你们不要跟来。我习过武,如果出了事,我跑得了。”庄叔颐焦急地劝说她们。那样的乱局,她一个人便够呛,若是将这些姑娘都卷进去,她可保不住她们。

    “你哪跑得了,人家给自己割上一刀,你就倒了。连追的功夫都省了。”叶娴冲着她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说。“难道我还能看着你一个人去涉险吗?”

    “就是。我们既然是同伴不是吗?”袁晓彤挽住她的手,不肯叫她一个人逃走了。

    “是吗?”庄叔颐先是肃穆的这么反问,叫袁晓彤等人唬了一跳,以为她还在记恨呢。结果庄叔颐看她们上了当,立时便忍不住了,大笑起来。“当然是了。同生共死,自然是同伴。”

    “那我们也是咯。”突然背后一群声音响起,叫前头三个女孩吓了一跳。

    庄叔颐等人转过头去一看,立即笑了起来。平权会的姑娘们都跟来了,连游行都不敢去的宋文颖也没有例外。“自然是。你们怎么来了?”

    “我突然觉得平权会这个名字不够朗朗上口。你们觉得呢?要不,我们换一个吧。否则出去介绍也说不出口。”沈寄夏笑着说了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众人却都了然地哄笑起来。

    “好吧。那还是老样子,有提案的出提案,然后投票决定。”庄叔颐觉得心口很暖,像是春风拂过一般。

    “我看叫女权会好。”

    “不不不,这太狭隘了吧。还不如平权会。”

    这番欢乐的讨论,在看到校门时还是中断了。走在路上时大伙便发现急匆匆往外走的学生变多了,越是靠近校门越是多。

    三三两两的学生,陆陆续续汇集到出校门的大道上,形成一条滔滔不绝的江河,向着校门冲击而去。

    “门怎么关了?”庄叔颐的学校向来主张自由平等,即使是上课期间,校门口也是从来都不关闭的。如今关上了,只有一个可能。

    “有人不想要我们出去。”庄叔颐冷静地回答,然后嘱咐众人呆在原地,挤到前头去看看情况。

    学校门口被一个临时搬来的路障挡住了。还有学校的安保人员举着警棍,想将学生们逼退。还有校办方的人员站在高地冲着后面的学生喊话。

    “同学们,同学们。现在是上课期间,请回到各自的教室去。同学们,学生的天职是读书学习,你们应该为将来考虑。国家需要你们成长为有用的人才。同学们,请不要冲动……”

    是啊。这些话半点都没有错,若是现在是和平年代。但是现在不是可以安静以待的时候,孙先生已经去世了。

    民主革命的领路人已经倒下,若是没有人站起来,若是没有人跟上去,这一条用了千千万万革命党人的鲜血铸就的生路就会被断绝了。

    现在,已经不是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候了。

    庄叔颐心中的热血随着对方的劝说越发地沸腾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学生冲破防护,跳上高台,夺过那老师手中的喇叭,对着底下的同学们挥臂高喊。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庄叔颐和所有人一起接了下半句话,热血冲上头顶,将一切的理智抛之脑后,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似的向着大门蜂拥而去。

    不过是木头做的路障,片刻便被学生们冲破了。

    可是大门是铁做的,整整有三米的高度,便是人人都会爬树,恐怕也不好翻过去。庄叔颐这时已经挤到了最前面,她努力地到了锁在的地方,将自己头上的那支漂亮的发夹取了下来,对着那锁便是一阵鼓捣。

    旁边的学生眼睛都看直了。“这能行?”

    庄叔颐的成功率其实并不高,阿年才是百分百开锁的那一个,只是现在她想试一下。反正应当总比强撞开容易。

    “开了。”

    庄叔颐一把将锁抓在手里,两边的同学一见门锁开了,便努力往外冲,直接将守在两边的保安都推挤出去了。

    呼啦啦的一群人像是一道洪水,在街道里翻涌着激烈的浪潮,无所畏惧地向着巡捕房冲去。他们高喊。“言语自由,呐喊无罪!”

    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在一个学校,大街上几乎被各个学校的学生挤满。不只是学生,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从路边走进了队伍。

    所有人都一致呼喊着口号,逼近逮捕学生的巡捕房,要求释放因为游行被逮捕的学生。

    庄叔颐站在浩浩荡荡的队伍里,突然觉得中国还是有救的,因为中国人是绝不肯任人宰割而保持沉默的。

    总有一天,中国会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