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国殇
    ,精彩小说免费!

    孙先生去世的消息如同一阵寒风,将刺骨的冰霜吹向全国各地。哀痛的哭嚎不绝于耳。

    中华民国失去了最宝贵的开拓者、先行者和缔造者。人民失去了一位真心为了他们无私奉献的父亲。

    庄叔颐整整哭了三天,学校举行了隆重肃穆的哀悼仪式,而她心中的却一直没有落幕。叶娴等人自然也是痛苦的,在她们自己所辛苦筹划的展览会里,拼命地接待着所有前来参观默哀的人群。

    展览结束的时候,所有人的嗓子都哑得说不出话来。扬波怕出事情,推了别的,推着一桶药汤来,给她们挨个倒上一大碗。至于榴榴更是亲手给她灌了下去。

    “嗓子好些了吗?”扬波心疼地替她揉了揉肩,再低头一看,又哭上了。他无奈地掏出帕子来给她擦了擦眼泪。

    女人是不是水做的,扬波不知道,但是榴榴一定是水做的。瞧这眼泪,已经哭了三天,轻轻地一戳又都是泪了。

    庄叔颐点了点头,喝了药汤已经舒服多了,就是说话大抵还是哑的。这也不全是哭哑的,还有这三天接待的人群超出了她们的预期,正如设想的那样一鸣惊人。

    然而这样的名声,庄叔颐宁可不要。如果先生能活着。

    “你别难过了。只要中华民国还在,北伐还在进行,中国便还有强大起来的机会。”扬波搂着她,轻声安慰道。

    他早便知道她是个多愁善感,又总爱多管闲事的姑娘。只是如今这眼泪也着实多了些,快要将他给淹没了。

    庄叔颐将自己埋在他怀里好好地大哭了一场,终究还是释然了。毕竟国家大事仍然是一件在生活中无法轻易感受的高深问题。生活仍然要继续。

    “我想要吃烤鸭。”庄叔颐抹了眼泪,开口说。

    “好。我去叫。”扬波立时便下去,唤了新雇佣的听差去街上买陆稿荐的烤鸭。这店名虽然听起来有些怪异,却是名扬姑苏的苏州百年老店在上海滩开的分店,最擅做的便是酱汁肉。

    庄叔颐一个人便吃了大半只烤鸭,然后捧着一杯普洱散步消食。在花园里好好欣赏了一番自己布置的园艺,对着那一院子的绿色,心情也稍微低缓和下来。

    想了想,也有好几日没有进书房读书了,便溜达地上楼去了。扬波正在书房里奋笔疾书着什么,庄叔颐也不打扰他,悄悄地去书架上找了一本书便出去了。

    在花园里,庄叔颐坐在秋千架子上读书。她挑的正好是上一回,她和阿年一同去散步时买来的《资本论》。说来她也读过一遍了,只是囫囵地翻过,如今来读又是一种新的感受。

    “不过,总觉得这一页的纸有些奇怪。”庄叔颐是读书惯了的,纸的厚度一摸便知道不对劲,特别是其他页都是正常的。难道是浆纸的人做坏了?

    反正闲来无事,庄叔颐就用手小心地搓了搓那页纸的边缘,还真叫她探查出了一点东西来。这一页竟然是两张纸黏在一起的,但是看页码却是没有漏的,可见是印刷之前粘起来的。

    庄叔颐坐在秋千上小心地将两张纸分开来。里面什么也没有,被黏住的里侧也是空白的,看来只是一场意外。庄叔颐还在想,会不会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呢。

    如今看没有,自己个便笑起来。思维太放飞也是件叫人头疼的事情。

    庄叔颐拿这件事当做玩笑说与扬波听。扬波听完也是笑。“莫不是看了太多《福尔摩斯》小说?你盼望自己能够做一名侦探的念头难道还没有结束?”

    “不。在我发现我晕血,这个故事就已经结束了。所以请停止嘲笑我,不然我就要把你特地把五个橘核包起来吓唬人的蠢事抖出来啦。”庄叔颐笑嘻嘻地说。

    “你已经说了。还有看到橘核的你还不是吓得不清?”扬波毫不客气地反击。两个人不知做过多少这样的傻事,相互恶作剧,然后笑成一团。

    就像现在这样。

    笑过,庄叔颐便把这些事情抛之脑后,拉着扬波去外头寻夜宵了。

    “请允许我提示一下,在两个小时前,有一个人说自己吃烤鸭吃撑了,必须要消食。”扬波无可奈何地说。

    “是吗?有这回事吗?是你吗阿年?”庄叔颐半点也不害臊,嬉皮笑脸地敷衍道。

    死亡是值得哀悼的,但是无论死去的是多么伟大的人物,世界都不会因此停下前进的步伐。然而中国似乎从这一个葬礼开始,进入了跌宕不平的轨迹里。

    三月下旬云南大理发生了地震,河北井陉煤矿发生爆炸,死伤无数。四月一万多青岛工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压迫举行大罢工,遭受镇压。五月上海日本人枪杀中国工人,和领导罢工的**人。

    鲜血将这个春光无限的季节染上了恐怖和痛苦的萧瑟。

    “榴榴,之前你都不赞成去游行,为什么这一次一定要去?”叶娴一边给平权会的姐妹们分发小旗子,一边疑惑道。

    “这不一样。”庄叔颐检查了自己手中的药箱,确定已经将必须的药品和绷带装备好了,这才接着解释道。

    “之前不过是意气行事,有没有我们都不要紧,也派不上用场。但是这一次,就如五四运动一般,呐喊的声音意味着拯救。我们走吧。若是路上遇见了镇压的军队,不要逞强,保护好自己最要紧。”

    “啊,还会遇到危险,我们能不能不去啊?”宋文颍弱弱地发出声音。说完便低垂下头,不敢看众人的眼睛。

    “不想去的人当然可以不去。这是自愿的活动。”庄叔颐没有嘲讽她,也没有生气。因为她原来就是最坚定的不游行的一边。

    为了没有任何效果的抗议游行丧命,那实在是太愚蠢了。

    可是现在孙先生去世了。他到死都还惦念着国家和人民,担忧着革命。若是现在,连少年人都顾忌太多,闭上自己的嘴,不肯为国家发出一点呐喊的话,这一场民族革命大抵便真的要半途而终了。

    此时庄叔颐其实有些害怕。但若是现在不站出去,她担心,将来有一天连发出这样声音的机会也没有了。

    况且只是游行,只要不走在最前面,应当也不会出事的。

    庄叔颐抱着这样有些自私的心情,跟上了游行的队伍。只是时代的洪流从来都不由着人的设想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