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国士无双
    ..民国之忠犬撩人

    民国十四年依然是个多事的年头。去年直奉第二次大战打得不可开交,整个中国都震动了。不提其他便是上海法租界这样受外国控制的地方,都能感受到腥风血雨扑面而来。

    庄叔颐在永宁时尚没有察觉到,如今到了外头,倒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什么叫做不太平。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北京城竟然就换了个主,真叫人不敢置信。

    幸好的是如今这个肯听人话,将孙先生邀请到北京去共商国是。叫庄叔颐这一帮子忧心国事的学生们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有孙先生在,民主的大旗必然是不会倒的。

    不过她们这天真的想法,杨波却不认同。若是孙先生真的能保住大旗不倒,那袁世凯也不会有机会称帝了,二次护法也不会失败,更何况北伐到如今都没成功呢。孙先生确实是民主不倒的灯塔,但是却绝不是那个能把中国导向正途的人。

    因为现在的中国需要的铁血和武力,将所有想要割裂中国,占山为王的人统统清扫,将那抱着中国这块肥肉不肯松手的外国列强统统赶出中国的强大和坚决。

    这些,如今还没有人能做到。

    只是像庄叔颐这样只懂得纸上谈兵的文人,是绝对无法理解的。她们不会明白征战和流血的必要性,只是一味地想着妥协还有和平罢了。和平,啧,天上便是会掉馅饼,也绝不会掉下这么奢侈的东西来。

    “阿年,明天我们就要开展览了,你来不来?”庄叔颐一个猛扑,趴到杨波的背上,撒娇道。

    “若是不来,女王大人还不会要了我的狗头?”杨波笑着反手抱住她,开了个玩笑。

    “哈哈哈……武帝都不知道埋在地下化土了没有,哪来的女王。要叫,就叫我总统。哎,总统这职务也被人家搞臭了。说起来,我本来还想做第一个女校长的,可惜去年也被人捷足先登了。不过,听说她的风评不好找我有一点失望呢。难得出了一个女校长,却做不出什么实际的事情来了,反倒叫人家觉得我们女性做校长的是不可行的。真是叫人难受。”庄叔颐喋喋不休地抱怨了一通,然后被杨波用烤好的羊肉堵个正着。于是她就满心欢喜地开始啃起烤羊腿来了。

    这烤羊腿孜然放的足,而且似乎用的是新疆来的羊羔,肉嫩汁多,一口咬下去,那可真是满嘴流油。

    不错,庄叔颐又强迫杨波带她出来吃夜宵了。大晚上的就是想找家开着的店也不容易,庄叔颐居然能精确地找到巷子里的这家小店面,而且人多极了,。大伙儿都一手一个烤羊腿豪迈地啃着,见了庄叔颐也没有半点奇怪的,可见都是同道中人。

    庄叔颐吃了夜宵满足地拍了拍肚皮回去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高兴的模样,一想到今天的大事,更是觉得兴奋。她太想要看一下他们吃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模样了。

    然后到了自家社团大楼,庄叔颐远远地就看见了自家姑娘们都特别打扮了一番,刚想开口打趣她们,便发觉不对劲了。

    这些女孩们虽然都打扮十分的艳丽,身上甚至戴着不少新款式的首饰,可是她们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配套。有的沮丧落寞,有的面如土色,更有甚者在落泪。

    这倒叫庄叔颐吃了一大惊。今天明明是一个大好日子,昨天大伙还说今天要去一家咖啡厅好好庆祝一下呢。怎么今天看她们的脸色倒像是经历了国殇似的,叫庄叔颐摸不着头脑。

    “你们这是怎么了呀?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难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庄叔颐急切地踮起脚去看里面的情景,生怕是叫人做了恶事。可是她仔细地打量过了,里面没什么也没发生呀,和昨日她们收拾回家时一样。

    可是这些女孩的神情看起来便像是遭了大难。就是连打开门锁的力气也没有了。庄叔颐说了好些话,都没有人应她,急得不行。

    最后还是叶娴开口说的,她脸上的泪痕都还没有干透呢。“榴榴。先生,孙先生,他去世了。”

    庄叔颐先是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在那里思考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巨大的噩耗,完全打倒了她。她拼命地思考,却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对方说的意思。

    可是最后她还是明白过来了。而这句话的含义从她脑海里浮现的那一刻,她便仿若是被一道惊雷击中一般。

    庄淑仪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猛地抓住叶娴的双肩,摇晃着大喊。“这怎么可能呢!那、那可是孙先生啊。他可是我们的灯塔,民主的灯塔。他怎么能倒下呢?怎么是他倒下呢!”

    庄叔颐像个傻子,来来回回的只会这几句。她激动的喊叫声,惊起了树木上休息的鸟儿,将这片安静映衬得分外寂寥。

    众人都默然垂泪着。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或者说是连她们自己,心里也正是反反复复的想着这些话。

    是啊,他怎么能倒下呢。他是第一个举着民主的大旗,引导她们向前走的人;他是打倒了旧时代封建王朝,在汹涌的历史长河里开辟新篇章的领导者,他是告诉四万万中国人民,还有可以为之奋斗,为之呐喊的新中国。

    他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他是独一无二的灯塔,他是民主的象征。

    在这一片混乱的混沌之中,唯有他是决不能少的。起码此刻的中国不能少了他。

    “这是今年的新玩笑吗?”庄叔颐强忍着泪,努力地说。

    可是无人回应。

    这是真的。孙先生,孙中山先生在昨日,在民国十四年三月十二去世了。就在北京,就在国民大会即将召开的这个时候。他躺在病床上,最后一句话,仍然惦念着中国的民主革命。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国士无双。唯有孙先生堪配此语。

    庄叔颐等人站在她们为孙先生历来的革命之路所做的展览门前,嚎啕大哭,犹如孩子失去了母亲一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