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鸣惊人
    ..民国之忠犬撩人

    过了年,不过几天又是开学的日子。庄叔颐等人去了学校有一件事就是看看社团的房子有没有什么不妥,然后开始设计修缮的方案了。

    外墙斑驳的地方都刮掉一层,重新刷漆;大门的门框也要修一修,也需要刷漆;到阁楼去的楼梯不太好了,木板需要换;大厅里连个电灯也没有,若是天气阴暗恐怕就没光了……还有窗帘、桌子、地毯一类的东西需要挑新的来换。这工程量不得不说是挺大的。重点还是她们得亲手做,不能借用外人,否则庄叔颐喊上一个杨波,这些活计几天就能做完。

    但是这帮大小姐就不行了。外墙的油漆不提刷了几天,就说室内的地毯窗帘桌布那是选一个否决一个。众人的审美都不大一样,这个说好看的那个说老土,简直吵成了一锅粥,还引经据典,比那国会里议论大事也差不了什么了。最后还是庄叔颐说以投票决议,这才把持续一个小时的扯皮会议结束了。

    年前年后大抵加起来用了三个月总算是修缮得可以进人了。但是这么随随便便地开始,似乎不太符合众人的设想。

    “要我说,我们办个大宴会,请隔壁话剧社的,还有其他相熟的人来一起玩,还能向大家宣告我们平权会正式开张了。”宋文颖开心地摸了摸自己提议选出来的桌布,这印花就是整个上海滩也寻不到,是她们自己染的。

    “那太老套了吧。而且我们要是办这个宴会,就得把我们账户里的钱提出来了。那以后可就没的用了。”叶娴反对。有这个闲钱不如拿来添置别的东西,比如说书架什么的。

    庄叔颐也不赞成。一个宴会怎么能体现出她们平权会的与众不同呢。开头一炮一定要打好才行。

    “我觉得不如我们也做一份报纸来宣传怎么样?而且报纸可以换钱。”上海的姑娘们算盘打得可精了。其实卖报纸的时候算一份,之后回收的时候也能算一份,而且报纸这东西,能干的事情,可多了。

    “那个报纸是不错,但是排版和印刷品可贵了,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么多的闲钱。”叶娴算了算她们现在的钱顶多是请印刷社印上几份,长期供应是不太可能的,何况学校里已经有校报了,他们这份报纸可能也比不过人家。

    大伙又七嘴八舌地出了好几个主意,最后都被一一反驳掉了。简单的说想做出一个好的开头不难,但是想要来一个一鸣惊人的举动,可难极了。偏偏榴榴等人都憋着一股劲,就要做出个叫所有人吓一跳的大事来。

    “要不我们开个展览吧。”庄叔颐突然灵机一动。报纸办起来吃力,办个一次性的展览总不需要那么多东西了吧,最重要的还是大家手工做的内容多,这样更能体现她们平权会的特色。

    “这个倒是不错。但是开展览总是要有一个主题的。我们要选什么呢?若是选的小家子气了,说不准还要闹出笑话来呢。”叶娴拿着水壶给众人添热水。

    “那就选大的,国家大事,如何?”袁晓彤也是个大气的姑娘,一下子就把主题订到了最高层次。这个主题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本来学生们就对国家大事很关注,若是选别的可能还有人不敢兴趣,但是这个必定是人人都要来参观一次的。

    “但是总不能全都写不,且这观点也是很有问题的。若是说的太个人了,会有失偏颇。那肯定要招人骂的。可是说得太深入了,也不行,没看外面的报社不过是报道些真实的东西就被封了。”宋文颖捧着杯子叹气。“这做不好,做得太好了,都是有麻烦的。”

    “怕麻烦那可不行。总要有人出头的嘛,否则哪来的中华民国,大家都困死在清朝那艘破船上好了。”另一个叫沈寄夏的姑娘反驳道。

    庄叔颐听了她的话,立时便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兴奋地差点把桌子给掀翻了。“有一个,不管是谁来,都会有兴趣的人。这个人打破了旧时封建,高举大旗推翻了旧王朝,终结了两千年封建帝制,而且还是民族民主主义革命的开拓者,中国民主革命伟大先行者,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的缔造者。”

    “孙中山先生!”众人异口同声地喊出来。

    “正巧他去年的时候北上和张、冯等人共商国是,经过了上海,我们不是还一起去码头看过他的船嘛。那时候整个上海的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把报纸收集一下,做一个展板。然后根据孙先生革命的经历,做一系列的展出,这样不管是谁来闹,我们都能和他扛上一扛,如何?”

    庄叔颐说的时候,众人便两眼放光了,恨不能现在就行动起来。等她一说完,众人便欢呼着应和了。若是写别的,还真有姑娘不了解或是不感兴趣的,但是这一个,恐怕现在的全中国没有人会不了解会不感兴趣的。

    这个展览没举办,众人便觉得成功了一大半。毕竟一个好的题材,占得分量可是不小的。庄叔颐等人一下决定,立即便动手干起来,翻资料的翻资料,剪报纸的剪报纸,做展板的做展板……整个屋子都火热朝天。

    要杨波来说,这才是她们这帮学生的本职,做学术嘛才是正经事。

    不过,既然决定了要做展览自然是需要一些特别的展出。庄叔颐呆的这个公义中学别的不说,权贵的后代多了去,有钱有势的都排不上名头。是以这种特殊的展品,别人可能弄不来,庄叔颐这一扎堆的大家小姐可说是手到擒来。

    “哇,阿年,你哪来的这个?这可真是不得了。”庄叔颐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那张有些泛黄的旧报纸,感慨万分。“这可是同盟会机关报《民报》首刊啊,第一次公开刊登了孙先生的三民主义。这可真是不得了啦。”

    “报纸总是有人收藏的,也不是那么难找的东西。”杨波轻描淡写地说着,毫不提及自己为了这张报纸花了多少功夫和精力。不说别的,光是支票就签出去三张,这才弄回来的。

    庄叔颐当然没那么傻。这东西一看就难寻。不提报纸本身的价值,就是这上面刊登内容所寓含的意义就足够拿玻璃裱起来了。她甜滋滋地啄了一口杨波的脸以示嘉奖。

    这报纸拿回社团,自然是被人好一阵围观。连袁晓彤都不由地发出赞叹。“榴榴,你家的杨波,真不是一般人啊。这可是光绪年的老报纸,我家那爱收藏旧报纸的老头都找不到首刊。厉害了。这下我们必定会一鸣惊人。”

    “这没什么啦。”庄叔颐得意的鼻子都翘得老高。

    嘿嘿嘿,她家的阿年,万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