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谁说女儿不如郎?
    庄叔颐和女孩们就在茶话会悠闲的时光里,成立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将会如何发展的庞然大物。

    扬波听了她们的主意只觉得好笑。一般动手能力为零,什么也不懂的姑娘们竟然想要做这样一件事,也是稀奇。特别是她们全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恐怕连“不公平”三个字是什么滋味也不明白。

    当然他还是积极地帮忙筹划,半点看不出来别的小心思。

    “阿年,你说我们向学校申请一个地方做我们的大本营,选哪好呢?现在就有两个,一个是学生会对面,建筑倒是好看,可是学生会那帮人太吵了。另一个在话剧社的旁边,就是建筑太破旧了。”

    “话剧社难道不比学生会更吵闹吗?”扬波还真有点弄不明白了。按理说人来人往的话剧社肯定是要比学生会热闹。

    “不,不是声音,是思想。如果在学生会边上,他们要是组织什么游行,肯定第一个就来携带我们了。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庄叔颐托着下巴,玩弄桌子上的两粒弹珠。这两粒弹珠是丁攸嘉留下的。

    “那就话剧社吧。那建筑不好了,能不能自己修的?”扬波立即便打了个好主意。

    庄叔颐摇头。“不行。学校的建筑只能学校来修,外人是不能动的。除非……学生自己动手!”

    庄叔颐立时想通了,便跑到楼下去给袁晓彤打电话。外人不能随便修,学生却可以作为一个课题来做呀。只要找个指导老师,这件事就成了。

    然而扬波听了这个主意,只觉得糟糕透了。一帮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修房子?还是一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想想便觉得不靠谱。别给修塌了。

    只是庄叔颐打定的主意,那是轻易改不得的。越是被人家阻止,这丫头的兴致便越是高。扬波努力想了想,只好暗地里想法子帮忙了。

    “这还不简单,我堂哥就可以。他是建筑系的,但是现在大学里不好进,他现在就在我们学校做老师。虽然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调走,但是先征用来再说吧。”

    袁晓彤听了这主意两眼放光,立马便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几个大小姐就这么轰轰烈烈地修起房子来了。说老实话,劝说的人太多,看笑话的人也不少,没几个觉得她们能修出像样的模子来的。不过,这倒是激得一群人不肯轻易放弃了。

    “我觉得这也是偏见。怎么女孩就不能修房子了?男女有别就从这里体现了。要是我哥哥他们来做这件事,拍手叫好的绝对少不了,说不准明天的校报就会出一版头条来赞扬他们的实干精神。”

    袁晓彤气得牙痒痒。

    “那我们就更要做好了。这就是我们平权会的第一个反击。谁说女儿不如郎的,叫他们看看!”庄叔颐拿着扫帚,愤愤地叫嚣。

    众女孩被这么一鼓舞,本来只是来凑个数,想着可以一起喝下午茶聊天的,都铆足了劲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来。

    只不过,她们在修房子之前,就遭受到了惨痛的挫折。

    学校安排给她们的房子是个小二层的老旧瓯式小别墅,虽说还算结实,但是外墙的漆料都已经褪了个干净,只剩下一些斑斑的残余来辨认它原本的样子。

    阁楼上的彩色玻璃也碎了大半,楼下的大门一推便是吱吱作响,而且还不能完全打开。里头全是杂物,什么奇怪的雕像,半拉柜子,甚至还有旺盛生长在角落的植物。

    说实话,这已经不像个房子了,像垃圾堆,或者说是废墟。

    本来看了外头,便觉得十分渗人了。进了里面姑娘们更是捂着鼻子,连下脚的地方也找不到。这要怎么弄?

    当然要先将屋子里的东西清扫出去,但是这一帮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做过这种家务事。最后还是庄叔颐带头,先拿扫帚,把屋子里的蜘蛛网给清理干净。

    “啊啊啊……”别担心,这就是个怕蜘蛛的主。

    “啊啊啊……”这是怕蟑螂的。

    “啊啊啊……”这是看见脏东西恶心的。

    总而言之,只不过是打扫这样的小事情,就已经将众人的精气耗费了个干净。庄叔颐和袁晓彤合力将一个小柜子抬出来,做完,便什么也不管,便瘫坐在地上。

    “我这件衣服还是新的呢?这下报废了。”叶娴靠着树干,呼呼地喘气。

    “我也是。”“我也是。”姑娘们纷纷附和。原以为第一天就是来装装样子的,哪知道要真的动手啊。

    “早知道,我们就选那一边了。直接挑桌布,窗帘就好了,连地都是干净的。”一个姑娘揉着手腕,抱怨道。

    “文颖,你也太没出息了。才这么点活就想退缩。”袁晓彤张口就教训起来。“你们一个个的,就叫了几声,累什么啊?你们看叔颐,从头干到尾也没抱怨啊。”

    庄叔颐其实有点后悔的。早知道这么难,她就不选这一边了。现在努力干活也是因为她是主要的推动人,不好偷懒罢了。

    但是被袁晓彤这么一夸,庄叔颐便来了精神。她想了想。“光我们干,人也不够。里面好几个柜子都很大,我们一定是搬不动的。这样吧,我有个主意。”

    “可是老师说了,做课题可以,叫外边的人来就不算数了。”那个叫文颖的姑娘弱弱地提醒道。

    “不啊。老师说不要叫学校外面的人嘛,学校里的总没有关系了吧。”庄叔颐咧嘴一笑。

    袁晓彤看了她这笑容,便觉得有人要遭殃了。

    “来啊,来啊,一元钱一次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庄叔颐一边发传单,一边喊道。“小东楼举办活动啦,寻宝游戏,只要一元,所有你能搬出来就都能拿走。”

    叶娴在后面羞得脸颊通红,拿那叠传单挡着自己的脸,从后头偷偷瞧庄叔颐怎么叫喊。别说她,剩下的姑娘就是连拿传单来发也不肯跟来。脸皮最厚的袁晓彤也有别的事要干,来不了。

    “一元?怎么还要花钱啊。”一个接了传单的男同学奇怪地问。

    “是这样的,我们在屋子里放了不少好东西,如果一分钱不取,进去的人太多了,恐怕就不好玩了。何况这一元钱也就是象征性收的,不多吧。”庄叔颐针对这帮少爷小姐,这才提了物价,否则一分钱门票这样的事她也是干得出来的。

    “里面真的有好东西吗?看起来就跟鬼屋一样。”另一个起了兴趣,主动伸手拿传单,问道。

    “有啊。我们特意包好的,不会弄脏的。”庄叔颐笑眯眯地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连梅大家的戏装相片也是有的。”

    这年头就没人不爱梅大家的,他的一张照片那也是千金难求,谁拿了都不肯出手,想买也买不着。

    周围立即响起响应声。

    “我参加。”“我也参加,这是我的一元。”“同学别挤好吗,我先来的……”

    庄叔颐望着火热的场面,立时狡黠地笑起来。成功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