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女孩茶话会
    ..民国之忠犬撩人

    “榴榴姐,你太过分啦!”丁攸嘉气鼓鼓地从庄叔颐身上爬起来。

    “你也稍微考虑一下你姐的承受能力好吗?你这都快百十来斤了。”庄叔颐刚抱怨几句,就被丁攸嘉狠狠戳了好几下。“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不是要吃点心嘛,我们走吧。”

    “她是谁?”袁晓彤立时有一些危机感,转头问了问叶娴。

    “她是庄叔颐路上捡的一个小姑娘。”叶娴答完,笑眯眯地跟丁攸嘉说。“嘉嘉,你今天怎么来这里了?你今天不上课吗?”

    “不啊。我们考完试就放假了。所以我来找榴榴姐玩。我可是千辛万苦才找到这里来的。”丁攸嘉抱住庄叔颐的胳膊撒娇道。

    “是千辛万苦甩了你的保镖来的吧。”庄叔颐无语地说。“上次你都遭了大罪,怎么还不吸取教训啊?走吧,和我们走。”

    “那不是他们说东说西的太犯人了吗?榴榴姐,你这是不知道,我那天进咖啡厅上个洗手间,他们都要守在门口,把我羞的啊。姐姐,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不能。”庄叔颐摇头。扬波挑的人要是敢这么做,那是用不着见明天的太阳了。所以庄叔颐虽然一直带了保镖在外面,但是谁也不敢碍了她的眼。

    “姐姐,你太气人了。”丁攸嘉气呼呼地说。

    庄叔颐掐了一把她的脸颊,笑眯眯地安抚道。“不气人啊。”

    这边两个人闹着,那边一伙人相互看了看对方。“我们去吃点心吧,这俩太气人了。去哪个餐厅啊。”“前面那个莱茵咖啡厅吧。”

    庄叔颐再抬头的时候,前面已经空了。不带这样玩的。两个人赶紧追上去,一帮女孩稀稀拉拉地走了一个长队,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行人进了咖啡厅,占了最好的位置,阳光落在窗户里,晒得暖烘烘的。各自点了蛋糕和奶茶、咖啡等饮品,开始聊天。

    说实话,三个姑娘呆在一块,那就是五百只鸭子,这七八个姑娘聚在一起,这咖啡厅一下子便成了热闹的酒馆。吃完,她们就被老板轰出来了。

    “这老板也真不会做生意。那我们去哪里呢?”庄叔颐说完。“说起来,学校话剧社今天好像有排演什么呢?要去看看吗?”

    “可是会被轰出来吧。”她们学校的话剧社可以说非常大气了,用的经费充足,有一回排美人鱼的故事,搬了一个那么大的贝壳做装饰呢。

    “不会。话剧社的董老师和我说随时可以去玩的。”这个董老师就是当初极力邀请庄叔颐去学生会的那个老师。庄叔颐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因为学生会除了要忧心社稷,还要干好多事情呢。庄叔颐那个动手废还是老老实实在家祸祸扬波一个就好了。

    “不,我觉得等我们今天去玩过,老师就要彻底放弃劝你进学生会了。就你这个祸害。”叶娴毫不客气地吐糟道。

    “好吧。”庄叔颐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思前想后。“哦,那我们去我家玩吧。凤珠会做苹果派。”

    “你家厨娘还真是什么都会。等等我记得她不是最擅长川菜吗?”叶娴立即笑道。

    “所以苹果派是辣的?”袁晓彤很是纠结。如果真的是辣的,那能吃吗?不吃,庄叔颐会不会生气?

    “不,并不会。”庄叔颐无奈地打破她的想象。说老实话也就是混多了,庄叔颐才发现袁晓彤的想象力简直是可怕,简单的一件事情她都能设计出七八种发展来。

    所以庄叔颐十分怀疑她是怎么当上校霸的。直到她发现袁晓彤家里有八个堂哥,就在隔壁大学和本校上课和教书。

    最终决定下午茶会在庄叔颐家里召开。

    “凤珠,帮我烤个蛋糕,还有苹果派吧。”庄叔颐先去厨房和凤珠打个招呼,却意外发现有个陌生人在。说是陌生人,但其实还是个熟人。

    “王姐?”庄叔颐惊讶地看着厨房里和凤珠聊天的妇人。“你怎么来了?”

    “叔颐?你就是长贵家的东家?”王姐便是庄叔颐初到上海租住的石库门的邻居,没想到凑巧竟是凤珠丈夫的嫂子。“这里可是法租界?难不成是叔颐你……”

    凤珠一听不妙,立时便制止了她的话,笑着转移话题。“太太是要什么蛋糕呢?苹果派我已经在准备了。老爷早上说,您可能下午没课会回来,要我给您准备的。”

    “太棒了,那再帮我泡一壶红茶吧。你们要喝奶茶吗?再泡一壶奶茶吧。”庄叔颐本来对王姐还很温柔的表情,立时便变了。

    她不是傻子,一句话说了一半,剩下那部分不堪的,就算不说,她也能懂。

    “凤珠,若是没什么,你可以继续招待你的客人了。那么恕我不奉陪了。”庄叔颐像是看不懂王姐的挽留一般,冷漠地走掉了。

    “她怎么这样!”王姐在后面抱怨道。“你不知道她来时那是什么也不会做,连烧水也是我教她的。竟然连话也不说完就走了。真是没教养。”

    “嫂子,你别说了。”凤珠听了就觉得臊得慌,这叫什么事。就算主家刚来上海的时候落魄过一阵,也轮不到她们这些外人来多嘴啊。

    更何况嫂子居然还当着人家的面说那种龌龊的话,凤珠若不是看在对方是自己丈夫的嫂子,恐怕立时就要拿扫帚将她轰出去了。

    “什么啊。不说便不说了。长贵家的,先前说好的。”王姐也不是有意说出来的,实在是她没想到,一时震撼,说漏了嘴。先是和她一般为这柴米油盐烦恼的小姑娘,一下子成了富裕人家的太太,可不是有猫腻吗。

    “嫂子,我们小西明年也要从老家来了。你看长贵总要给她攒点做新衣服的钱吧。真的只有这么些了。”凤珠在心里对她嗤之以鼻。

    这两个月都来借三回钱了,回回说马上就有大钱可以还上了,还不是又来借钱了。看来想要回来,是遥遥无期了。

    “那行吧。”王姐接过她手里那几张薄纸,便夺门而出。

    庄叔颐可不知道这么多。她正和小伙伴们坐在花园里一边聊天一边欣赏风景。

    “这棵银杏树的叶子都要落光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好像才开学呢,这学期就结束了。”不知是哪个姑娘起的头,一下子就叫众人都陷入了感慨之中。

    庄叔颐看着众人情绪低落,想了想,说。“说起来,女界国民促成会成立了,向女士担任上海的会长,要求女性也得到相应的权利。你说,我们既然没有什么事,要不要也去参加女权运动呢?”

    “你是说,我们也办一个校级女权协会?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众人纷纷附和。

    就是丁攸嘉含着她那只叉子,有些迷糊。

    “但是什么是女权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