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佛跳墙
    直隶打起来了。直军第三司令冯玉祥倒戈相向,发动政变。奉军张宗昌部截断直军最后生机。直军总司令吴佩孚落荒而逃。

    短短几句话功夫,这位亮相《时代》杂志封面的第一个中国人,被西方预测最可能统一中国的大人物便就此下台落幕了。

    这是一件大事没错,但是对于平头老百姓来说,恐怕还是眼前的衣食住行更重要一些。此时的庄叔颐就远远轮不到烦忧这件事情。

    因为烧退了,脑子清醒了的庄叔颐只想回到昨天,把自己说的那些话都吞回去。啊啊啊啊,太丢人了。

    庄叔颐捂着脸在床上和被子卷成一团,滚过来滚过去,根本没脸出去见扬波。她都说了些什么傻话啊。居然还把小口书翻给他看,还说自己已经研究到翻成外文了。

    “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扬波端着个小盅走了进来。

    庄叔颐赶紧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害臊得不敢抬头看他。

    扬波忍俊不禁,一看便知道她这是病好了脑子清醒了。榴榴虽然爽朗直率,但是再怎么样也不是那等轻浮的人。所以扬波昨天就猜到她今天会羞赧得不敢见他。

    山人自有妙计。

    “但是,榴榴,熬了一晚上的佛跳墙刚刚好了。你不要喝吗?”扬波将那汤盅的盖子打开,浓郁的香气便像是一根竿子将庄叔颐挑了出来。

    “好香!”庄叔颐两眼冒精光,顾不得什么脸面,掀开被子就要往扬波身上跳。

    “等等等,会倒的。”扬波高举着手,几乎是用上扎马步的力气,这才没被庄叔颐弄了个人仰汤翻。“你先坐好,我给你放好。”

    “哇!”庄叔颐看着那汤盅,就忍不住舔嘴唇。

    佛跳墙的来由民间有三个说法,但是几乎每一个都涉及到一个文人所写的诗句。“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用了几十种上好的材料,海参、鲍鱼、鱼翅、干贝、鱼唇、鳖裙、鹿筋、鸽蛋、鸭珍、鱼肚、花胶、瑶柱、鸽子、排骨、蛏子、火腿、猪肚、羊肘、蹄尖、蹄筋、鸡脯、鸭脯、鸡肫、鸭肫、冬菇、冬笋等等。

    凡是能想象得到的山珍海味齐集在一罐里面,想象一下,熬煮了六七个钟头,每一口都是世间美味精妙的浓缩,舌尖的味蕾在接触到温热汤汁的一瞬间,便极限地尖叫起来,渴望着更多。

    庄叔颐从喝第一口汤开始,便连半个字也空不出功夫来说了。实在是太美味了。口感软嫩柔润,浓郁荤香,荤而不腻。而且最惊人的是每一口都有新的变化。

    “这个真好吃。”这一句话还是庄叔颐将汤盅底舔得一干二净,才有空说出来的。“我好想吃。”

    “真不行了。”扬波摊手。“没了。真要吃,得等到明天。”

    “啊,怎么这么少?大三元的佛跳墙这么难买啊。”庄叔颐捂着肚子,感觉自己连个底也还没铺完呢。庄叔颐舔了舔嘴唇,很是可惜地叹气。

    然后她发现对面半天没有响声,抬头去看,发现对面这一位已经弱冠的青年气成河豚了。“阿年,你怎么了?等等,这是你做的!”

    扬波沉默地望着她,既不说话,也不点头,就那么望着她。

    庄叔颐立时便明白他的意思,将小桌子和碗筷往旁边一推,扑倒扬波。“谢谢阿年,阿年最棒了。我最喜欢阿年了。”

    “现在才说好听的话,晚了。”扬波难得地闹了小脾气。

    庄叔颐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的微笑,搂着扬波的脖子,拼命地蹭他的脸,亲了左脸亲右脸,然后是额头和嘴唇,最后一口啃在了他的下巴上。

    “阿年做的佛跳墙好好吃,比大三元的还要好吃,好想再吃哦。阿年最棒了。我最喜欢阿年啦。”庄叔颐的甜言蜜语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扬波听得面红耳赤,几乎连话也说不出来,只好紧紧地抱着榴榴,不叫她有机会抬头看自己的脸。

    可是庄叔颐便是不看他的脸也知道,因为心跳是骗不了人的。

    他喜欢她。

    正如她喜欢他一样。

    “榴榴,你的看起来好好吃。”叶娴强烈要求来一口,庄叔颐带来的午餐。从前都是学校门口街头西餐厅的一块三明治做算,现在是直接登上三个台阶,改现送“外卖”了

    “你不是要去公共租界吃老莫西餐厅的罗宋汤吗?”庄叔颐撇嘴,不知道是谁,刚刚还嫌弃她自己带食物了呢。结果庄叔颐一掀开盖子,叶娴马上就换了副嘴脸。

    “老莫西啊,我也觉得不错。他们家的红菜头沙拉也很不错的。庄叔颐,你要的开水,给。”说话的人是袁晓彤。

    袁晓彤开始跟着她们一起上下课的时候,叶娴还觉得十分惊奇。这可是学校一女霸王,孰不见之前她不理庄叔颐,都能发动全校同学孤立庄叔颐嘛。

    这会子是转了性?

    “榴榴,你把她怎么了?”叶娴趴在庄叔颐耳边悄悄说。

    “没,我可没下毒啊。”庄叔颐一边用水洗了洗盒子里的碗筷,然后很不开心地将自己宝贵的食物分了她们俩一点。“等会还要去吃点别的。阿年可没打算你们的。”

    “你老公真小气。”叶娴尝了一口这个红烧狮子头,马上就叛变了。“你家扬波做的?真好吃,不亚于大三元啊。”

    “嘿嘿嘿,晚了。你说他小气,我晚上就告诉他。”庄叔颐笑眯眯地威胁道。“除非你等下请我吃点心。”

    “怕了你了。你们真是小心眼夫妇,绝配。”叶娴下意识地寻找认同,然后袁晓彤十分配合地点头。

    “你们俩怎么合起伙了?”庄叔颐大呼。

    叶娴和袁晓彤表示还不是被她逼的。

    三个人闹成一团,然后准备去校外的咖啡厅吃甜点。走到门口呢,正遇上袁晓彤从前的那几个小跟班呢。

    “晓彤……”对面几个跟小媳妇一样,委屈地望着袁晓彤,然后顺带怨恨地瞪了眼庄叔颐。

    “我们要去吃甜点,你们要去吗?”袁晓彤仿佛完全没意识到她们是什么意思,很是直率地问。

    对面那一队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被一个娇小的身影给撞开了。

    “什么?榴榴姐,你要去吃甜点,哪家,我也要去!榴榴姐,我可想你啦。”

    然后庄叔颐就被扑倒在地上。

    “丁攸嘉,你又胖了。快起来啊!重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