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云朝雨暮
    ..民国之忠犬撩人

    扬波一头雾水地放下这本书,然后半蹲下去,在一个奇妙的位置终于看到庄叔颐之前指给他的那一排书。

    “《尤利西斯》、《吸血鬼伯爵德古拉》、《芬妮·希尔回忆录》……《口蒲团》!”前面那一连串的外国小说,没有仔细读过,扬波可能还不明白庄叔颐的意思,但是这最后一个,便是不用解释看了标题他也立即便懂了。

    这可真是。

    扬波扶额,蹲在地上,半会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丫头片子居然偷偷藏了这种书。他抱着书,又偷偷瞟了一眼书皮。心里想会不会是烟雾弹,犹豫着翻开一页看了看。

    然后他只看了一眼,便不由地吁气,浑身烫得惊人。还真是名副其实,不是光个书皮。这倒是,真被她说中了。他有点后悔。

    这下后院的那口井又可以启用了。

    第二天清晨,庄叔颐起来的时候,扬波正在洗大早上头一次的冷水澡。

    “大早上的,有这么热吗?”庄叔颐拿了水壶,正打算去花园里浇水,路过厨房前面的井想装水,却意外地发现裸身美男子,虽然只有半身,但是也已经很养眼福了。

    “恩。”扬波佯装着风轻云淡,其实呢,穿衣服的速度可比平时快了不少。庄叔颐就是不走,站在旁边光明正大地看着,看他那动作忍不住偷笑。

    他害羞了。

    “榴榴,你早上想吃什么,我去做。”扬波赶紧转移话题。

    “吃什么?”庄叔颐用眼神黏腻地打量了他一遍。“我想吃肉。”

    “你肠胃不好,早上还是喝粥吧,实在不行,我给你煮个白切肉吧。”扬波几乎是被她的目光看得落荒而逃的。

    庄叔颐在后面大笑,但是那笑容慢慢地停了下来。

    “榴榴,你今天怎么了?我看你都发了一上午的呆了,这可不像你。”叶娴戳了戳庄叔颐的肩膀不知道几次,这家伙都没有反应。

    “恩,可能有点没睡饱吧。”庄叔颐一边收书,一边敷衍道。

    “怪不得你看起来没有精神。等等那个墨水盖子还没盖上。”叶娴阻止不及,庄叔颐一整个包就被墨汁给染黑了。“完了,你的书。”

    “洗一洗能不能洗出来?”庄叔颐两眼发直,傻乎乎地问。

    “并不能。我看你的脑子是不是洗没了。你傻啊。课也上完了,你快回家去吧。你家扬波来了没?没有我送你回去吧。看你这样子在路上就得丢了。”叶娴挽着她走,生怕一个不留神这丫头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就是这样,庄叔颐也是一路走,一路撞人。

    “啊呀,你没长眼睛啊。”这下可撞上大麻烦了。叶娴一看那人的脸,便忍不住在心底叹气。这就是庄叔颐的死对头——袁晓彤。

    庄叔颐一听这声音,立即便来了精神。“总比你长在头顶要好。”

    “是你。”袁晓彤抬头一看,一见是庄叔颐,满肚子的火气一下便消得差不多了。“你不说话没人嫌你嘴臭。下次小心点。”

    “你也是。”庄叔颐怼完,又继续往前走,这一回是真的差点摔下楼梯。幸好叶娴和袁晓彤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不舒服?”袁晓彤僵硬地关心道。要不是她救了自己和妹妹,实在是不想和对方打交道。

    “没有。就是有点头疼。”庄叔颐靠在叶娴身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刚刚还不觉得,现在反应过来,头疼得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我带你去医务室吧。”袁晓彤犹豫了半天,劝道。

    “不去。我回家就行了。”庄叔颐说完要走,这一步走出去差点崴了脚。这下便是她要走,叶娴也不让她走了。

    “我们先扶你去教室坐着。我去外面找扬波,叫他来背你。这样行了吗?”叶娴想了个好主意。

    庄叔颐点了点头。袁晓彤和叶娴便架在她两边用力,把她扶回了教室,靠着墙边坐着。叶娴出去寻扬波,他一般都在校门口外边等着。

    袁晓彤倒是想做那个报信的。说实话,她可真不想和庄叔颐单独呆着。

    嘴仗打不过对方就算了,连自己妹妹也是人家救下来的,再想和对方不对付也觉得过意不去。但是叫袁晓彤好声好气地与她说话,想想也叫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幸好庄叔颐现在也不舒服,两个人只要安静地呆着就好了。如果不是庄叔颐突然难受起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去找点热水?”

    “你这是向别人请求的语气吗?算了。你也帮我。”袁晓彤一边碎碎念,一边拿着庄叔颐的杯子起身去找热水。

    庄叔颐靠着墙,只觉得天旋地转的,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想吐。

    就在这个时候,平日里跟着袁晓彤总找庄叔颐麻烦的那几个姑娘进教室了。她们本来在外面等袁晓彤,怎么等也不来,便进来寻,谁知道刚好碰到落单的庄叔颐。

    袁晓彤自己转变了心意,想要和庄叔颐好好相处的,但这件事,她还没好意思和同伴讲。所以这会子,庄叔颐遇上的便是一群对她充满敌意的傻瓜姑娘。

    “哟,这不是那个谁吗?”这阴阳怪气的,叫庄叔颐听了就不舒服。

    “我听说谁谁谁为了一个奖金连脸面也不要了。真的这么缺钱就不要来我们学校嘛,去旁边那几个穷酸一点的不就好了,说不准还能免得她的学费呢。”这一个说话就说话,还冲人家挤眉弄眼。

    “怎么连话也不会说了?”这个姑娘不甘心庄叔颐冷漠相对,凑上来找茬。

    庄叔颐被她头油的香味一冲,哇地一下便吐出来了。还是她自己强制换了方向,才没吐对方一脸。

    “你干什么啊!好恶心。你不会是怀孕了吧?不要脸,真是下流。”这三个姑娘实在是叫庄叔颐忍无可忍了。

    就在庄叔颐想抬脚,扫她们一遍的时候,袁晓彤进来了。“放什么口!她就是怀孕了,关下流什么事,她是有丈夫的。你们这帮人真是口无遮拦。”

    “晓彤,你怎么帮她说话呀?还不是你先说的,她可能是个卖口口的妓子吗?”这个姑娘刚说完,就挨了袁晓彤一巴掌。“你疯了!”

    袁晓彤理也不理她,对着庄叔颐又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对不起。庄叔颐。”若不是被人家揭破,她自己居然都没有记起来曾经说过这么恶毒的话来诋毁对方。

    庄叔颐靠在墙上,有气无力地冲她翻了个白眼。“傻子。”

    然后袁晓彤又啪啪打了自己两下,直把周围的几个人都看傻了。

    这是抽大烟了,还是刚刚把脑子落在外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