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能说的秘密
    ..,

    ,

    不提扬波事后如何去恫吓他们的,只说此时庄叔颐那可怕的形象就足够叫众人印象深刻了。

    惹不起惹不起。

    虽说这时代女人离经叛道的不少,但像庄叔颐这么奇异的,也算是少见了。面不改色地逛长三堂子就算了,居然还叫了一个女先生来。

    “你叫爱银?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庄叔颐作为女子想进堂子,说老实话,鸨母是不愿意的,但是架不住后面跟了扬波。

    一张一百大洋的票子,恐怕就是让地狱里的恶鬼进门,那老鸨都是愿意的。何况庄叔颐又是摆明了不是来砸场子的。

    庄叔颐何止不是来砸场子,还是个捧场的。不仅给台上的说书女先生打赏,竟然还越过一众男人,头一个点了人。

    说是女先生,其实不过是好听的,说破了都是做那下流事情的女人。若是男人来点自然不稀奇,但是点人的是个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说老实话,便是那老鸨也要好奇心旺盛了。

    庄叔颐偏不叫她听墙角,找人把她轰了出去。看在那一百大洋的面子上,老鸨也不生气,笑眯眯地挥着帕子扭着腰走了。

    “你多大了?”庄叔颐一个劲地发问,兴致勃勃地打量那姑娘身上的衣服,头上的首饰,甚至是对方的坐姿。

    “二十二。”那女先生是被人点过蜡烛的,出过台,也曾风光过一段日子,如今人老珠黄,也只剩说书的本事了,谁想偏偏被庄叔颐看上了。这会也很是局促,手里的帕子都快绞烂了。

    “你别担心,我不打算对你做什么。不过是好奇罢了。”庄叔颐试图宽慰她的心。“你还这么年轻啊。老板娘说你年纪大了,我还以为你多大呢。”

    “不。我已经是溢春阁里年纪最大的了。别的地方不收,还是姆妈好心才收留我的。”爱银说起话来又软又甜,说老实话,光是听她说话,便叫人觉得很舒服。

    “这样啊。明明还很年轻啊。”庄叔颐算了算,她现在十六,再过六年也便是二十二了。但是她觉得就算到八十二了,她也会觉得自己很年轻的。“对了,你会说书,给我说一段呗。”

    “小姐要听什么?”爱银听了她这话,立时便松了口气。

    “孙悟空大闹天宫。”庄叔颐笑着说。

    众人皆是腿脚一软,差点摔下去。这太太也真是太出奇创新了。这哪有上窑子听这个的,大伙大多都是听些吴侬软调的小曲子,或是别的不便言说的口词口曲。

    但是想想,太太也不可能听那个。老板现在的脸色就已经和锅底灰差不多了,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遭殃的就是他们啦。是以谁也不敢出声,生怕被注意到。

    庄叔颐就这么在溢春阁听了一下午的说书,还是再正义不过的《西游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庄叔颐听着听着,竟靠在扬波的身上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

    “榴榴,我们回家去睡好不好?”

    “恩。阿年,回家。”

    庄叔颐睡得那叫一个熟,连梦话也能答得上,呼吸却连半点变化也没有,平稳极了。扬波笑着捋了捋她那头跑乱了的头发,将她背起来,回家去了。

    扬波歪过头,倾听着她呼吸的声音,只觉得心底被这个丫头装得满当当的,除了快乐,似乎别的什么,都不太重要了。

    这丫头只有睡着的时候这么安静。

    庄叔颐又做梦了。还是那条如今只能在她梦里奔流的永宁江。但是这一次不同,她居然不觉得心痛,她好像是坐在一条小舟上,任由波浪将自己带去远方。

    阿爹阿娘站在岸边,却也不是嘶哑地哀嚎,而是微笑地对她挥手,像是在与她送别。她也伸出手,冲着他们拼命地挥手。

    阿爹阿娘,女儿好像要出远门了。但是一定,一定还会回去的。不管这中间有多远多辛苦的路程,她一定还是会回去。

    她一定会回家去的。

    梦醒的时候,庄叔颐还十分地恍惚,但嘴角却带着笑意。这应该算是一场美梦。久违的美梦啊。

    庄叔颐慢慢地坐了起来。天已经黑了。阿年也不在,是在书房吗?她穿上拖鞋,往书房去了。但是意外地并没有找到那个想到找的人。有些失望,却也不是那么强烈。

    许是刚睡醒的关系,庄叔颐也懒得走了,便在书房里点了灯,取了书看了起来。反正他会来找她的。就算不和她睡一张床,阿年临睡前肯定是要去看她一眼的。

    “榴榴,你在看什么?”扬波去了卧室,发现她不在,被唬了一跳。幸好书房的灯亮着,这才没叫他立即发狂。

    “没什么。”庄叔颐慌慌张张地将书往书架最里面一塞,笑着转移话题。“阿年,我饿了。”

    扬波一看便知道她心里有鬼,也不说破,给她煮了一碗清水面,用紫菜和虾皮,淋上酱油醋和麻油,一搅拌便算是夜宵了。

    可别说是扬波糊弄庄叔颐,这可是庄叔颐最喜欢的夜宵之一。因为这滋味有些像永宁。虽都是海城,但是海水的鲜咸总是有些微妙的不同。而对于庄叔颐来说,恐怕整个上海滩只有这紫菜和虾皮像了。

    有的食物吃的是滋味,有的吃的却是回忆。

    庄叔颐满足地干掉了一个海碗,这才摸着肚子回卧室睡觉去了。扬波呆在她身边直到她再次睡着,这才离开。

    虽然说人都是有**的,哪怕如庄叔颐和扬波这样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出门的也不例外。起码扬波不敢说自己全然坦白。他也不敢。

    但是直到榴榴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扬波的心里还是有些许好奇心的。不,不,与其说是好奇心,不如说是独占欲又在作祟了。

    悄悄地点了书房的灯,在书架上一本一本翻看过去。扬波也是有许久没有关注了。毕竟榴榴读书量之大,以他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家伙是追不上的,哪怕他已经很努力了。

    因为扬波也不想要将来有一天,因为自己太过无知,而导致榴榴觉得自己不够了解对方,或者是不够吸引她。

    “再过去三本就是了。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明天不起来陪我出门啦。”庄叔颐在门口突然出现的身影,差点叫扬波吓得扔了手里的书。

    “榴榴……你怎么起来了?要喝水吗?大晚上的就不要看书了。”扬波很是努力地掩饰。毕竟要是被榴榴知道自己的心思,她非生气不可。

    “我才不会生气呢。我又不小心眼。”庄叔颐像是看穿他的心思似的,瘪嘴道。然后上前来,将自己藏起来的书抽了出来。“喏,看吧。是你自己要看的,等下后悔了,我才不管你。顺带一提,后面一排全是。”

    说罢了,庄叔颐气嘟嘟地就走,最后又犹豫着跑回来,狠狠地啄了一下他的唇。“笨蛋阿年。”又飞快地跑走了,扬波连拦也拦不及。

    他只好低头去看书,自己找一个答案了。这个答案,叫他十分纠结。

    “《the autoography of a flea》……《一个跳蚤自传》?所以她想要一只跳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