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雨云已布
    ..,

    ,

    “号外,号外,广东发表《北伐宣言》,北伐大军开始行进。号外,号外……”报童在路边奋力地叫喊着,但事实上他也并不明白他所呼喊的内容意味着什么。

    庄叔颐将沿路的报纸都买了下来。她像是研读大师之作一般,一字一句地读下去标记起来,甚至剪下来贴在一本小本子里。

    扬波的心几乎是要提到喉咙里,日日担心着她的身体,生怕她哪一天便倒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可偏偏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榴榴,要不要喝点茶,我买了街口的手指泡芙,你一定会喜欢的。”扬波想尽办法找出那些榴榴感兴趣的东西,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真好。”庄叔颐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然后揉搓了一下眼睛,站了起来,向着阳台走去。“我来了。今天换了新的餐桌布吗?”

    “是的。你喜欢今天这个颜色吗?”扬波笑着将手指泡芙端了上来,还有那壶刚沏好的锡兰红茶。

    “喜欢。今天的天气真好了,真适合出去玩。”庄叔颐算了算自己差不多有十多天没有出过门,即便心头确实有许多重物压着,但是被这蓝天白云一冲刷,立时便轻松起来。“我们出去玩吧。”

    “好啊。你想去哪里?”扬波心里盘算了几个地方,但又觉得近来的上海滩有些浮躁,那些地方都不够保险,下不了决心。

    “我想去舞厅。想一想,我到上海这么久还从来没去舞厅过呢。”庄叔颐这一时兴起,叫扬波立时便犯了难。

    舞厅并不是不能去的地方,但是对于榴榴来说,那里确实太肮脏混乱了。扬波不可能放任她去那样的地方。但是拒绝她,那也是做不到的。

    庄叔颐看他那左右为难的模样,便想笑。“哈哈哈,我还没说要去长三堂子呢。好啦,别露出那副可怕的表情,只是说笑的。我们去电影院吧。”

    “正好,近来正在演《水漫金山》,你一定会喜欢的。”扬波马上便松了口气。她要是真想去那种地方,他一定会嫉妒得发疯的。

    “白娘子和许仙吗?这个倒是不错。”庄叔颐笑着挽上扬波的手,带上阳伞出门。九月的阳光正是毒辣,若是少了防晒的东西,必定会将她那娇嫩的皮肤晒脱皮的。

    两个人看了一场电影,然后顺着街道散步。树两旁的梧桐树浓密的树荫凉爽极了。四周都遍布着黑发黑瞳的国人和各色的外国人。

    说来真是奇怪啊。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生活的国人几乎都是黑色头发黑色瞳眸的人,而欧洲那些小小的国家却生活着许多发色不同眸色不同的人。

    老天到底是如何创造颜色和人类的呢?真的是女娲造人,或者是上帝造物?庄叔颐望着蔚蓝色天空上漂浮的那些纯白的巨大的云朵,忍不住思绪乱飞。

    人究竟是什么?

    “阿年。我想买本书。”庄叔颐走着走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大概也只有扬波会明白这个丫头必定是又想了些深奥的哲学问题了。

    虽然对于扬波来说,这些问题都无关紧要,但是若是榴榴在意的话,他也不会表现出自己内心的轻视。“你想买什么?是老样子卢梭的,还是黑格尔的《逻辑学》,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想买……《德意志意识形态》还有《资本论》。”庄叔颐进了书店逛了老半天,这才选了两本。这两本书,她还没有呢。

    永宁那个乡下地方,是绝没有这样的书的。便是庄叔颐书架上的卢梭也是求了阿爹好久,才寻来的呢。

    扬波立即便和店员开口。“我需要这一本和这一本,麻烦你帮我包起来。”

    “恩,好的。我立刻就去。说起来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不知道广东的天气如何?”店员一边将书用有漂亮花纹的油纸仔细地包扎起来,一边笑着与他们闲聊。

    庄叔颐觉得有些奇怪。一个书店店员怎问这些奇怪问题。广东和上海离了十万八千里,便是此时广东受了台风侵袭,上海也一定还是艳阳天呢。

    “不知道呢。我们不关心那些。包好了吗?谢谢。”庄叔颐果断地拿了书便挽着扬波走了出去,担忧地向后面多望了一眼,只看见那店员将橱柜里的书又换了个位置,更觉得古怪了。

    想了想,庄叔颐低声凑到扬波的耳边说道。“阿年,我看这家店不对劲,我们下次还是不要来这里买书吧。”

    扬波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里有问题。他已经监视这里有半个月了。不过,就算人有问题,买一两本书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阿年,我们换条路走吧。”庄叔颐又回头看了一次,只觉得那店员还是鬼鬼祟祟地从店里望着自己,立即轻轻推搡着扬波加速。

    “恩。你慢点。后面没人追来,又不是在玩鬼捉人。你要玩吗?”扬波忍俊不禁,道。

    庄叔颐本来还十分严肃地思考,被扬波这么一逗弄,立刻便笑了起来。“哈哈哈……才不玩呢。你才是三岁小孩,玩这个呢。再说两个人也不好玩啊。”

    “你真的想玩吗?”扬波一边笑眯眯地应着,一边已经在想如何压榨小伍等人来做陪她玩。

    不知道远处小伍会不会觉得浑身一寒呢?相信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宁可再冒枪林弹雨地工作,也不愿意被老板这么压榨。

    “开玩笑的。”庄叔颐笑嘻嘻地推着他往前走。“我知道你打了什么主意,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了。除了我们俩,没有别的大人这么无聊。”

    “你算大人吗?”扬波说完这句,便被庄叔颐掐住了腰。“哈哈哈,好痒,别闹了,榴榴。”

    两个人一路笑闹着回去,来时的忧愁半点也想不起来,完全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是什么东西?”庄叔颐吃了晚饭,懒洋洋地翻开新买的书,一手转着笔,开始看起来。“还送了书签啊。还挺精致的呢。”

    “近来广东似乎要来龙卷风了,可能会北上,上海也在范围之内。”

    “您好,同志。现在出了一些状况。关键的名单不幸丢失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