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坏心眼
    听说要来警察,庄叔颐第一个反应想到的其实是理查德。两个人都是十足的吃货,论起吃的东西来,那是滔滔不绝,连扬波看了都吃醋的地步。

    但是等那两个警察到了之后,庄叔颐才想起来理查德是公共租界的警察,和法租界的治安可没什么关系。

    和理查德混的时候多了,庄叔颐总是有一种外国人其实都挺亲切的错觉。而给她当头浇这一盆冷水的,自然便是这两个为她家的案件做调查的法国警察了。

    这两个说是警察,不如说更像两个祖宗大驾光临。一来便伸手要烟,一人点着一支烟进的卧室,走到哪里烟灰掉到哪里,叫庄叔颐气得想拿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子砸他们两下。

    这可是一千美刀买来的纯羊毛地毯,花样和款式都是庄叔颐好不容易挑中的,整个上海滩都不见得找得到第二个这么合她的意的。

    被他们这么一弄,不报废也得报废了。

    “恩,看起来是个熟手。”从头至尾就这么一句废话是说给庄叔颐他们听的。当然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依然用的是法语,由他们随身带来的翻译帮忙解说的。

    然后这两个法国警察就用法语嘀嘀咕咕地嘲弄着庄叔颐和扬波。两个中国佬,还用什么这么好的地毯,真是糟蹋东西。一两个小偷有什么好奇怪的,用得着报警吗?诸如此类埋怨的话。

    庄叔颐听了半天才明白,这两货原是以为住这整栋别墅的主人是个法国人,这才匆匆忙忙赶来的。他们进门来一知道是中国人的房子,立时便懒得多管闲事了,只随便走个过场便算数。

    但是既然来都来了,这两个家伙自然不会放过能宰的肥羊,准备赚点外块了。

    其中一个蓝眼睛的对庄叔颐掀了掀帽子,行了个绅士的礼,然后笑着说再恶毒不过的话语。

    “嘿,贝尼,翻译一下,告诉这个漂亮的婊子:‘我们出一次警需要三百法郎,少于这个数,恐怕要把她带进小黑屋里好好吃几发枪子了。’哦,贝尼记得翻得好听点。”

    这个法语名是贝尼的翻译听完,面不改色地对庄叔颐说。“太太,这位警察官先生夸奖您真是美丽动人。只是他们出警的规矩,需要您支付五百法郎,或者是等价的美刀,不然。”

    哦,翻译得还真是好听。庄叔颐也面色如常,淡定地想。三百法郎被翻译成五百,也算是加了不少修饰啊。

    “好的。我这就去取。”庄叔颐立刻便给了他们,连讨价还价也没做。

    她是个傻子吗?明显不是。庄叔颐心里的怒气值早就爆表了。这一个两个的都把中国人当肥羊宰,就是自己的同胞也没能幸免。真是可笑啊。

    若是换了从前,庄叔颐非当场打得他们哭爹叫娘不可。但是这里不是永宁,这里是法租界,法国人的。

    庄叔颐去拿了一张五百法郎的有利银行支票,直接便交给了那法国警察,叫她那狮子大开口的同胞在一旁痛心疾首地惋惜。然后在送他们出门的时候,笑眯眯地用法语说了一句。

    “今天的天气不错,很适合踏春出游呢。只是不知道警长在得知三百法郎的事情后,还有没有踏春的心情。”

    直把这三个傻子吓得落荒而逃,连支票都没敢拿上。

    庄叔颐看着他们像后面有恶鬼在追杀一样地逃跑,不知笑得有多开心。

    “你何必现在便吓他们呢?等我交完这封举报信再捉弄他们也不迟啊。”扬波手里是已经写了大半的信纸,当然是用法语写的。

    “哈哈哈……抱歉抱歉。因为真的忍不住了。”

    这两个坏心眼的家伙笑成了一团。

    不过,检举信自然还是要交的,只是没有指名道姓罢了。扬波也算是给他们俩留一点余地,好叫他们不要再来纠缠不休。

    笑完,庄叔颐叹了口气。“那阿年你想要抓住歹徒的意图就不可能了呀。那种人根本不可能帮得上忙。”

    “本来也没有指望过。”扬波头也不抬地继续书写。

    “那你为什么要叫警察呢?”庄叔颐不解。

    “因为……”扬波刚起了个头,楼下便传来凤珠的声音。“老爷、太太,理查德先生到访了。”

    “好的。我这就下来。”庄叔颐立刻跑了下去,只留下扬波气恼的一个人。

    原来理查德是在阳台上看到她们家进了警察,有些担心,这才不顾珀西的劝阻来拜访的。珀西没办法,只得跟着来了。

    “柳柳,你没事吧。我看有法租界的警察来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理查德穿着一身便衣,但是依然非常讲究。

    “没什么。就是来了个小偷,但是什么也没偷走。你别担心。”庄叔颐看了这位担忧得紧皱眉头的小伙子,忍不住笑起来。“谢谢你担心我们。要不要喝个茶?”

    “好啊。”理查德几乎半点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

    一旁的珀西没有反对,但是眉头的皱纹都成川字了。但是他再臭着脸,也阻碍不了庄叔颐和理查德热火朝天地聊天,当然是对着一盘酥软甜脆的海棠酥。

    当然负责泡茶的扬波也是不太高兴地板着一副冷脸,却叫庄叔颐看一次便偷乐一次。这样吃醋的扬波,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日子终于上了正轨。庄叔颐开始每日去学校报道,回来便和扬波读书、游戏、寻找美食,间或有清子、理查德,还有丁攸嘉来找她玩耍,除了思念永宁,已经快乐得没有边际了。

    民国十三年四月十二日,一艘平凡无奇的游船在上海汇山码头靠岸。这当然不足为奇,整个上海滩一天不知要有多少游船进港。但是这游船上的人便非同凡响了。

    由泰戈尔带领的“国际大学访问团”便是在这艘船上。这是中国学术界期待已久的盛大典礼。

    自1913年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使整个亚洲突破零诺贝尔获得者的记录,中国便对这位交汇了中西方文明的印度诗人充满了期待、艳羡和好奇。

    庄叔颐也不例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