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不——!”

    在黎明之前的黑暗中,柳椒瑛再次被噩梦惊醒。

    那场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噩梦里,不断地重复着她的宝贝女儿最后的身影,然后最终那滔滔不绝江水还是会将她带走。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恐怕是世界上最残酷不过的惩罚了。

    “榴榴……”黑暗的寂静之中,连细微的呜咽声都被发大。柳椒瑛坐在那里又哭了一夜,黎明的光透过窗户上的细缝想将一丁点的光洒进来,却更加地衬托了屋内的昏暗和孤寂。

    庄世侨翻过身摸了个空,心里一惊,猛地坐起来,看见柳椒瑛还坐在屋子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夫人,又睡不着吗?”

    柳椒瑛拿帕子掩着自己的脸,闷声说道。“恩。今儿早上雨声太大了。睡不着。”

    “也是。也是。”庄世侨附和道。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个谎话。可是谁也不忍提起那件伤心事来。

    自榴榴跳永宁江已经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别说是柳椒瑛夜夜梦魇,便是庄世侨也不知被噩梦惊醒了几次。

    那可是他们最宝贝最心疼的女儿,捧在手心里都怕她磕碰了的心肝儿,就这么没了。庄世侨叹了一口气。今天便是清明了。可是榴榴的牌位、衣冠冢都没做好。

    也不是来不及做。只是柳椒瑛怎么也不肯让人去做罢了。在她看来,她的闺女还没有死,做这些东西可不是在咒她嘛。谁敢提一句,她就敢拿藤条打,拿鞭子抽。

    连庄世侨去劝也全然没有用,现在他胳膊上还有两道血痕呢。

    “我的榴榴没死。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她是天上飞的龙,这一条小小的江怎么可能困得住她。”柳椒瑛固执己见,根本听不见别人劝说的话语。

    不愧是母女两个,脾气都一样的硬。

    别人觉得她是疯了。柳椒瑛却知道自己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她的榴榴可是会游泳的,就算是跳进水里,也不一定是死路,还可能是一条生路。

    何况,榴榴那孩子她是知道的,从小便是机灵古怪,鬼主意多得狠。她的孩子和她一样都是不肯认命的。按着她们的脑袋强逼着她们做什么,便是天王老子来也是不能够的。

    虽是这样想的,但是柳椒瑛内心还有一个声音在呢喃。

    那可是春汛时候的永宁江,那一日的江水有多汹涌,她也是亲眼看见的。跳下去救援的常在海上走的汉子都没了一个,她那又瘦又小的宝贝女儿哪有力气穿越江面呢。

    都寻了一个月,连半点人影也没找见,连榴榴的衣服都没有看见。

    那可怕的猜想,叫柳椒瑛夜不能寐。可是她也不是什么不动脑子的傻子。眼前的形势若是榴榴真的还活着,恐怕郝家便要与他们庄家不死不休了。

    庄家的女儿便是死也不肯嫁给郝家,叫郝家丢了一个大脸,被整个永宁城耻笑。若不是看在榴榴因此丧命的份上,那郝军长便是围剿了庄府,也不奇怪。

    所以榴榴不能回来,她必须保持着跳进江水的最后结局,直到那该死的郝家彻底滚出永宁。柳椒瑛当时便想到了这一点。

    也正是这一点叫她心痛难耐,焦虑万分。她的榴榴究竟在哪里,现在过得好不好?柳椒瑛恨不得长出一对千里眼来。

    如今却还是只言片语也没有传回来。宛若那小小的生命真的就那样沉在了永宁江底。

    这叫柳椒瑛如何能入睡呢?她一想起她那可怜的孩子,便心如刀割。

    榴榴究竟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跳进那江水里的呢?是被父母权衡利弊下抛弃的绝望,还是心怀坚毅顽强抗争的希望呢?

    直到在窗外找到那块血迹已干的石头,柳椒瑛才明白那一日女儿眼中的泪水是怀着多么的爱意。

    榴榴她依然爱着他们这一对不称职的父母,胜过她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柳椒瑛的泪水总是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看,杏花村。快走,阿年,我吃那个。”庄叔颐在扬波的背上,兴奋地喊。

    “好好好。你别乱动,拿好伞,这么兴奋小心掉下来。”扬波无奈地说。榴榴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

    可是扬波也明白,她这一份孩子气的背后藏着多少的伤心和落寞。她总是期待着盼望着的东西,几乎都落了个空。

    他算是她想要的东西吗?大抵算是他强塞给对方的吧。没了他,榴榴依然会过得很好,因为他想不到会有谁不爱她那纯白又天真的灵魂。

    起码他做不到。

    “阿年,以后你都不会像之前那样忙了对不对?可以陪我出来玩了?”庄叔颐好似没心没肺地问。

    “恩。你想去哪里吗?”扬波问店家要了一块干毛巾,替庄叔颐擦拭打湿了的鞋子。“你一步路也没走,鞋子比我这走路的还要湿,难不成你是美人鱼上岸自己流出来的?”

    “我才不要做那个可怜巴巴期盼爱,最后还化作泡沫消失的美人鱼呢。要做,我就做花木兰,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庄叔颐笑着也拿了一条干毛巾擦了擦他裤子上的水珠。

    扬波听了她的话,忍俊不禁。明明是个软包子,非要装作是硬石头。不过,想到庄叔颐做下的这一桩桩事情来,说她像花木兰,也许并没有什么突兀之处吧。

    说到跳海的美人鱼,庄叔颐忍不住又想起了永宁。思绪一下便飞到了千里之外。今天是清明节了。阿爹阿娘会在做什么呢?是像往年一样祭扫之后出外踏青吗?

    庄叔颐想要叹气,最终却还是忍住了。若是她此时哀伤,更痛苦的人大概会是阿年。于是庄叔颐故作轻松地说起别的话题来。“阿年,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虹口大戏院看的那场电影吗?”

    “是《庄子试妻》对吧。据说是广东人在香港拍的。我记得你很不喜欢。”扬波回想起来,榴榴连戏院都没走出去就在里头破口大骂起来。“然后我们还是被戏院老板轰出去。”

    “谁和你说这个了。”庄叔颐羞赧道。谁叫那部电影简直是荒唐透了。本来是个好故事,被那些后来的臭男人们改得面目全非。凭什么女儿便要从一而终才是守了妇道,男人便可一妻多妾呢?

    何况都是民国了,竟还有这般腐朽封建的思维,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了。

    “哼。”两人正说的热闹,隔壁桌上正饮着一壶杏花酒的老先生愤恨地说。“尽是些败坏国威的蠢货。连酒的味道都盖不住。”

    庄叔颐立时便知道这是在骂她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