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干一架
    ,民国之忠犬撩人最新章节!

    “哇!叔颐姐你好厉害。”丁攸嘉又是鼓掌又是欢呼,若是她会吹口哨这会必定是要吹上了。

    庄叔颐露这一手,立时便把场面给镇住了。

    上海泼辣的女人不少,但到底是文明平安的大都会,和那海盗频繁的永宁不同,没有几个姑娘是习武的。是以突然遇上庄叔颐这么一个异类,可以说是如晴天一个霹雳,正砸在脑门上一般。

    不过,庄叔颐这一招啊,只适用于这一照面的出其不意。若是对方有了准备,以男人和女人力气的差距,那是很难有如此突出的效果的。

    那个为首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手脚还在颤抖,两只眼珠子茫然极了。“你、你站住别动。好啊,居然是个习武的。过来,我们比划两下,别以为小爷我真不打女人。”

    他甩了几下脑袋,总算是将那晕眩感赶走了,两步并作一步走,上前便要跟庄叔颐干架。说实话,庄叔颐在没阿年的情况下不会鲁莽到跟不知底细的人打架。

    但眼前这位确实是个例外。

    第一,这家伙脚下太浮,一看就没有扎过马步;第二,他比庄叔颐高不大哪去,也没有多余的肥膘叫人误以为作肌肉;第三,就看他一个人进了院子,后面的兄弟连进去给他壮壮气势都懒得去,就知道他不得人心,八成是个软货。

    就凭这三点,庄叔颐就敢再打他一次。

    不过,刚刚那招明显是不能再用了。庄叔颐看了看他那晃晃悠悠的身形,嘴角带笑,往旁边一躲,伸出脚,就给他绊了个五体投地。

    庄叔颐看他在地上哀嚎,还饶有兴致地撒了把盐。“恩,看来你是真不打女人。小女子这厢承让了。”

    “叔颐姐,好棒,叔颐姐,厉害!”丁攸嘉在边上又叫又跳地起哄,两只手都拍红了,整一个人家看马戏的模样。

    倒是被帮忙的庄亚楠一脸的为难。“叔颐。”

    “好啦,我知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不过,今天你们就先去我家。”庄叔颐很是体贴道。“你们先去收拾东西吧。”

    “这……怎么好。”庄亚楠连忙摆手,不肯这样麻烦庄叔颐。不管如今庄叔颐如何落魄,在庄亚楠看来,对方都是与她完全不同的一个阶级的人。她帮庄叔颐可以,庄叔颐帮她,她的自尊心受不住。

    庄叔颐虽然向来敏感又自卑,但是不可否认,她依然是在锦衣玉食,不愁吃穿的环境下长大的,她是无法了解庄亚楠那太过卑微,又太过高傲的自尊的。

    “没什么不好的。来吧。”庄叔颐一个劲地想要报答当时庄亚楠帮忙的恩情,却没发现背后的男人爬了起来。

    那猥琐又小心眼的家伙顺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踮起脚就向庄叔颐拍去。若是被这一石头砸中,恐怕庄叔颐非得晕过去不可。别说这小小的石头哪有那么大的力气,但是要记得庄叔颐可是晕血的。

    若是擦破一点皮,恐怕又是一场大灾难。别的不说,回去必定会被阿年发现的。庄叔颐可编不出什么谎话去骗他。

    丁攸嘉见了立马慌忙地大喊出来。“小心!叔颐姐!”

    然后这话音未落,那块石头便已经距离庄叔颐不到一个指头了。庄叔颐听见了,抱头便往前滚,躲过了这一击,但是这个动作太过仓促,几乎是将她接下来的行动都限制住了。

    那猥琐的偷袭者一看这大好机会,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饶是丁攸嘉拼命地叫嚷着要自家保镖上前去帮忙,也已经来不及了。

    庄叔颐便只好继续向前滚,但这样的躲避是有限的。这个时候,庄叔颐便恨当初学得不够用心了。若是她那好武的大姐在,别说是这一个,便是十个这般偷袭的也打不过她。

    “看你往哪逃!”那男人洋洋得意的嘴脸真是难看至极。庄叔颐打定主意,等她起来,非狠狠对着他的鼻子来上两拳不可。

    然而在庄叔颐那么想之前,另有一双粉拳替她完成了这个愿望。

    庄亚楠出手了。她先是抓起自家的笤帚一下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另一下砸在他的背上,趁他吃痛的时候,又狠狠扫了一遍他的脸,立时就叫他变成一只可怜的大花猫。

    “啊啊啊啊——”凄惨的叫声立时在狭小的院子里回荡。

    庄叔颐趁机站了起来,一脚踹在那小子的裤裆,叫那惨叫更是凄厉了好几分。在场的男人们皆是满头大汗,浑身一冷。这可真是所有男人的致命弱点。

    庄亚楠的四个妹妹也是一脸愤怒地冲上去,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丝毫不见半点害怕。倒是在场唯一的男孩吓得瑟瑟发抖,恨不能钻进地里把自己埋起来。

    永宁的女人从来都是强悍的。

    “好了,好了,不许打,回来。”庄亚楠板着脸教训道。“像什么样子!”

    “可是二姐。”身为三女的庄雯梓很不甘心地说。

    “可什么,不许可是。”庄亚楠板着脸看起来很可怕,庄雯梓等人根本不敢再多说一句。姐姐是做老师的,便是这么可怕,叫人不敢反抗。

    庄叔颐大笑着。“这有什么的,永宁的姑娘就是这么泼辣才对呢。你也别把她们管束得太死板了。你能护着她们一时,难道能护她们一世吗?叫她们自己立起来才好。”

    “叔颐,你才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庄亚楠下定了决心,这才有心情开她的玩笑。“也不知你给那个扬波下了什么蛊。”

    “这还用说,下了情蛊呗。”庄叔颐半点不害臊地回答,倒叫庄亚楠羞得一脸通红。

    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

    虽然那个领头的不能服众,但再这么说他们才是一帮的。院子外面的几个男人立时便不肯,举着手里的武器,便要杀上来,给庄叔颐等人好看。

    庄叔颐立时掏出自己的钱包。“这里面是上海有利银行发行的钞票,一共有五百六十元。若是各位好汉愿意,我可以用这个来补偿各位的损失。”

    众人相互看了看,最后推出一个人做代表。“那她爹欠的赌债呢?”

    “我会另外奉上的。”庄叔颐笑着将整个钱包递给了那个问话的。“还请大哥能够稍后片刻。”

    “若是你跑了?”后来被推出来的倒是问了个好问题。

    庄叔颐立即便说。“这还不好说,大哥们的地盘里,要想寻几个姑娘还不简单。何况,她的住址你们知道,难道你们能不知道她工作的学校?”

    “好,就等你三日,若是不送来。下一次,我们便不是这么好说话了。”一群人偷笑着将那被打得凄惨的男人带了回去。

    庄叔颐这才松了口气。“走吧。亚楠,下回你还是换个住处吧。也别告诉你那个爹了,否则有得你好受。”

    庄亚楠纠结了半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屋子里便传出了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不能告诉我了?这是我闺女,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