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夜半火锅时
    “叔颐姐,你太厉害了。我刚刚听了你用了好多种语言讲《西游记》,一点结巴也没有。看得外国人眼睛都直了,真厉害呢。”被庄叔颐救了这位丁小姐,本名丁攸嘉。现在是庄叔颐不折不扣的小尾巴。

    “好啦。你快点回家去吧。你家的随从都快把我盯出个洞来了。”庄叔颐无奈地对她说。

    “可是。我还想多和叔颐姐呆一会儿,而且现在有他们跟着,很安全的。”丁攸嘉笑嘻嘻地抱着庄叔颐的胳膊撒娇。完全看不出来,刚刚遭遇了那番惊心动魄的遭遇。

    “你啊。别笑了。想哭的时候,如果笑的话,会很难受的。”庄叔颐抱住她,学着扬波的动作,温柔地轻抚她的背部。“哭吧。我不会笑话你的。”

    丁攸嘉脸上的微笑立即便凝固住了,泪珠一滴滴地从眼眶里滚落,哭泣得喘不上气来。“好可怕,我好害怕啊……”

    庄叔颐温柔地抱住她,安抚道。“没关系,哭吧。眼泪就是为这一刻存在的。哭出来就好多了,哭出来就好了。我在这里呢。”

    先是笑,再是哭。人世间的事情从来都没个准数。

    最后,那个小姑娘哭得涕泗横流,庄叔颐无法只好将她带回家里去洗漱了。这一遭便开了先头,丁攸嘉便有事没事来找庄叔颐玩了。这也叫庄叔颐有了不少新的乐趣。

    庄叔颐其实很喜欢孩子。而只有十二岁的丁攸嘉哪怕再跋扈,庄叔颐还是觉得她是个孩子。就像扬波抱怨的那样,她就是天生的滥好人。

    不过,此刻的理查德却不赞同这一点。这个坏心肠的郑太太居然花了一个小时给他形容中国的火锅,然后又没有任何意思要带他一起去吃火锅。

    “柳柳,请你一定要带我去。”

    “不许叫我柳柳,你这个咬字不准的英国人,吃什么火锅。”庄叔颐气嘟嘟地拒绝。任谁被喊错名字无数遍,而且不管怎么纠正都没有用,必定都要生一场闷气的。

    “你这是国籍歧视。”理查德无奈地叹气。“是你说我叫你的名字会奇怪,让我叫你这个名字的。”

    “要被叫作叔叔的话,我现在就跟你绝交。”庄叔颐真是没办法,要是真的被当众这么叫,她绝对要找个洞钻进去。

    “好吧。柳柳,你就带我去嘛,那个传说很好吃的火锅。”理查德哀求道,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可怜可爱极了。

    庄叔颐忍不了这家伙的小狗眼睛。“去啦,去啦。拿你没办法。”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难得我今天休假呢。”理查德趴在墙头,冲着她笑得合不拢嘴。

    “不是现在去啦。傻瓜。好吃的火锅不是在深更半夜吃哪能品得出味道来。”庄叔颐菜嘛半个不会做,说起怎么品尝却是头头是道。

    理查德一脸疑惑,但是他还是乖乖地等到了半夜。

    庄叔颐拉着扬波出门去找他的时候,收获了两张臭脸。一张当然是出门吃夜宵不想带电灯泡的扬波,另一张属于那个被理查德叨叨了一天的室友珀西。

    “珀西,和我们一起去吧。中国的食物真的非常不可思议。只要你试过一次就知道了。”理查德欢乐地拉着他那满面冰霜的室友喋喋不休地推销。

    “我不去。你都不知道那里面用什么做的也敢吃,若是用了人肉,怎么办?”珀西冷静地打量庄叔颐和扬波,但是却连半个字也不肯和他们说。

    “又说这种扫兴的话了。这怎么可能嘛。算了,我自己去。”理查德冲着珀西很是孩子气地做了个鬼脸。

    出了门,庄叔颐拉着他笑了半天。“他可真有趣。”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他说那样的话你们会不高兴呢。珀西的嘴巴有点毒,但是他人不坏。”理查德粗神经地跟着笑。

    庄叔颐那一句可是实实在在地嘲讽。中国人做的菜便要用人肉的话,第一个就把你们这些不请自来,霸占着土地的侵略者给宰了用。可不是新鲜嘛。

    有本事滚出中国,吃什么中国的东西,喝什么中国的水,连空气也别吸啊。

    只是这样的话,庄叔颐对着理查德说不出来的。他虽然是个外国人,但是不能否认是个好人。

    不过,别管好人坏人,坐在火锅边上那就是一样的。拿着筷子,两眼发直,嘴里还要不停说着,“熟了没?这个能吃了吗?”

    “还不能吃。”庄叔颐一边这么说,一边眼疾手快便将浮起来的腰花捞了起来,沾上调味汁塞进嘴里。动作一气呵成,半点也不给人插手的余地。

    “啊!柳柳,你又骗我。”理查德后来终于学乖了,学会看庄叔颐的动作,要是她捞羊肉,他也捞,她捞豆腐,他就跟着捞,这才吃上东西了。

    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当然不是因为庄叔颐把他欺负得过分了。要知道他们现在吃的可是重庆火锅。虽然这是上海,但是全国各地的美食可不少,且有不少滋味正宗极了,丝毫不逊色于本地的。

    这一回的火锅当然也是庄叔颐千挑万选出来的一家老字号。吃法也是独树一帜,特制高大的桌凳,铁铜质的锅下,通红的炭火熊熊燃烧着,锅里的牛油熬制的红汤咕咚咚地翻滚着,冒着叫人忍受不了的白烟,看着便叫人食欲大增。

    毛血旺、毛肚、牛心、牛舌……牛身上的部位都能找到。还有一堆的鲜摘蔬菜,嫩得滴水的豌豆尖、茼蒿、小白菜……堆成小山似的,放在篮子里,翠绿的一片,叫人看了就沁人心脾。

    庄叔颐等食客皆是站着,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口巨大的铜锅,虎视眈眈地盯着,只要一有异动,必定有数双筷子在那里展开一番激战。

    胜利者可以品尝到极致的美味,还能欣赏失败者沮丧的表情,配上一两白酒,真是再棒不过了。

    当然庄叔颐千挑万选的店铺绝不止有这点好处呢。这火锅店不仅开在半夜里,还是支在江边的。

    想象一下,在涛涛的江水边,炉火熏烤得浑身汗流浃背,然后在巨大得令人震惊,热腾腾得冒香气的铜锅里捞美食。

    简直像是在江水里捞东西似的,实在是有趣得叫人停不下来。

    庄叔颐最喜欢这个了,有趣又美味。而且最棒的是。

    “阿年,我要吃那个。”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