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被那道目光给惊醒了。现在没有阿年,若是真的有人起了歹心,以她的力气,就算学过形意拳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但是若是暴露出自己已经发现对方,那么在回去的路上一定会出些什么岔子。庄叔颐从前在永宁时便见过不少那样的歹人,将姑娘常走的路堵上,趁着人家走小道时下手。

    那时候这样的坏家伙,庄叔颐教训的没有一百也有一打。在永宁的地界上,还没有她打抱不平被反击的例子。郝博文算是个没了法子的例外。

    虽是被娇惯长大,性子也一贯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事实上骨子里,庄叔颐还是那个被忽视,自卑,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而且她也不傻。

    在没有阿年,不在永宁的情况下,她是绝不会再做那等子可能会误了自己的鲁莽事情。

    庄叔颐努力保持镇静地深呼吸了几次,然后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往前走。在路过几家有橱窗的店铺,她还装作感兴趣多停留了一会。

    也就是通过这些有弧度的玻璃,她确定有一个人在跟着她。因为就算是同路,也不可能一条上街走完了,还一直跟在她后面,特别是在她时不时停留在橱窗旁的情况下。

    没关系。现在是白天,而且这里是法属租界,应当是不会出问题的。只要她不拐到无人的小巷子便可以了。

    但是庄叔颐没想到,她自己还没有出事,别人却出事了。这个别人还不是陌生人,是个认识的,正是那日在学校里给了庄叔颐难堪,导致她差点做了白工的丁同学。

    开始时庄叔颐并不知道这一点。她只是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洋装的少女被一个高大的男人强行按在了墙角,而那个位置除了庄叔颐可以看到一点衣角,便再无人能发现了。

    “滚开,混蛋,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救命,救。”女孩恐惧的声音戛然而止,叫庄叔颐生出了一股气血,直直上涌。

    青天白日的,竟有人行凶。庄叔颐当然知道在没有阿年的情况下,她去打抱不平也就是给人送菜。但是若是叫她什么也不做,庄叔颐是绝做不到的。

    怎么办?既不能贸然行事,不顾自身周全,也不能放任不管。庄叔颐急得四处乱转,她想是要找一个人来帮忙,可是也不能随便叫破。

    否则可能救不了那姑娘,还会将自己搭进去。

    突然庄叔颐对着眼前的橱窗,眼前一亮,冲进店里抓起口袋里的钱,便将东西买下,又迅速冲了出去,站在那角落前面,举起手中的物件用力地敲了下去。

    接着便是一声的惊天巨响。“duang!”

    街上的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那正欲行凶的歹徒当然也不例外。那被压在墙上的姑娘很是机灵,立时便趁着个空隙冲了出来。

    庄叔颐见状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接着拼命敲锣,任由被锣声吸引过来的人将她围起来。后面那个冲出来的歹徒便是想再前进一步也难。

    光敲锣也不行啊。没了下文,恐怕这歹徒便要知道是庄叔颐故意捣乱的了。庄叔颐灵机一动,伸出一只手,对着众人大喊一声。“呔,妖精,还我师父来!”

    众人皆是被激起了好奇心。这姑娘是……要说《西游记》?

    庄叔颐知道自己救下了那姑娘,心情不知有多舒爽。要说她爱好打抱不平,其实呀,她就是对自我炫耀这件事上瘾罢了。如今这么多人围着她,还不是叫她觉得飘飘然嘛。

    她便欢快地说了一段孙悟空大闹天宫,这还不算完,她那爱炫耀的个性上来了。见周围不少外国人,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想了个有趣的好主意。

    她跳上路边的小石凳,摆了个手势接着说,不过这回用的可不是国文,用的是英语,说的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然后又换了法文,说了一段女儿国;接着是西班牙语,说的是乌鸡国王被个狮子替代的那段……零零碎碎,竟一连换了十七八种语言,看得那边上的人都眼冒星星了。

    “brave!”围观的法国人最先清醒过来,激动地拍手,大喊起来,将众人都惊醒了。

    庄叔颐立即便被各种语言的赞美,飘飘然得都快离地起飞了。就在这时,她又一次感受到了那冰冷的视线。

    庄叔颐立即便醒过来了。现在可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弯腰鞠躬致谢,然后抱着那临时买来的铜锣,拔腿便跑。这里人多,她便是跑了,那家伙也必定不敢当众来追。

    一口气跑了两条街,庄叔颐才在个人多的地方停下来喘口气。还好,那人应当没跟上来。庄叔颐对自己跑步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这可是这么多年来被阿爹锻炼出来的,溜之大吉的绝技。

    过去那些热闹的记忆,又一次冲破她的封印蜂拥上来。她最喜欢惹阿爹生气了,看他对自己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热闹过去以后,留下的却是一地寂寞的灰烬。

    庄叔颐捂着胸口不忍睁开眼前,去看这寂寥的世界,没有阿爹阿娘,没有大姐哥哥,没有她日日习惯的树影和花香。

    这个冷酷的世界,什么都不愿意给她。

    “那个,谢谢您,庄小姐。”

    “啊啊啊啊!”

    庄叔颐被她肩膀上突然出现的那只手吓得够呛,转过头去一看,发现居然是那个叫她做了一场白工的丁小姐,立即便不高兴起来了。

    被整个永宁城娇惯长大的庄叔颐可从没有忍气吞声这个词好用。当初在学校里,庄叔颐就没有给她什么面子,现在更加地直白。“吓死我了。你干个什么鬼?”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趾高气昂的丁小姐居然转变得这么快,叫庄叔颐措手不及,她还准备了一大堆的词要怼这个家伙呢。“我不是故意的,庄小姐。”

    “恩。好吧。”庄叔颐突然回想起来,猛地回答道。“你刚刚说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丁小姐连连说道。

    “不是,是上一句。”庄叔颐已经有一点灵感了。

    “谢谢、谢谢您救了我。”丁小姐的脸上浮现了两抹红晕,很是内疚地接着说。“对不起,曾经那样对你。”

    庄叔颐震惊。“那个歹徒眼睛是瞎了吗?连你这样的也要饥不择食。”

    那丁小姐本就不是什么温顺小意的女子,听了这样的话,立时便反驳道。“什么意思?我比你有料多了。我比你好看多了!凭什么看不上我?”

    “哈哈哈哈……”庄叔颐见她上当,立时便大笑起来。

    丁小姐立即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看着她那番大笑,终于也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两个姑娘在街头抱成一团,笑得前仰后翻,活像一出喜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