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英国吃货
    ,精彩小说免费!

    这位来自英国的理查德先生是个有着漂亮的蓝色眼睛,一头自然深卷的褐发,高耸的鼻子,和有些小雀斑的白皮肤的绅士。

    他和庄叔颐的友谊来得十分有趣,还有点莫名其妙。

    法属租界少不了三样东西,梧桐、漂亮姑娘、法国餐厅。至于法国人本身倒不是什么要紧的必备物件。

    既然住在法属租界,庄叔颐当然不会错过去家里附近的法国餐厅吃一顿法国大餐。但是说实话,除了法棍一类的明显法式面包,庄叔颐还真没正经吃过法餐。

    在永宁时倒有两个法国小伙子喜欢她姐姐,但是他们俩明显热爱中餐胜过法餐,正经的法国料理一道也不会,但是说起中餐头头是道。甚至会做番茄炒蛋。

    但是法国料理不好吃吗?当然是好吃的啊。所谓的味蕾的天堂应当不是说假的。但是庄叔颐对着自己面前那一盘子法式焗蜗牛很是下不了口。

    “额。这里真的不能点餐吗?”庄叔颐纠结极了。这家店据说是很隐秘的著名餐厅,想要预约得花上三个月。扬波也是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抢到这个预约的。

    餐厅确实很美,坐落在一片玫瑰花灌木丛之中,鲜艳的花朵配着和煦的春风,还没有上菜,便叫庄叔颐好一番期待。

    但问题是,什么都吃,半点不挑食的庄叔颐真的不敢对这长着两个触角的软体动物下手。上面热腾腾的芝士倒是显现出很好吃的淡黄色泽。

    庄叔颐用手指捏着那只银叉,对着巨大盘子里的一只小蜗牛壳翻来覆去地玩弄,就是不敢吃。

    扬波倒是一口一个,半点犹豫都没有。他倒是百无禁忌,就是盘子里标着人肉,他为了填补肚子大概也是不介意动一动筷子的。

    不过,这一点是决不能让榴榴知道的,扬波心知肚明。

    “阿年,虽然我觉得国人已经很厉害了,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除了人什么都敢吃。哦,不,鲁迅先生说这是‘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古时也有典故‘易子而食’。恐怕连人也不曾错过。但是吃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法兰西是怎么下得了口的。”

    庄叔颐苦着脸,既不想错过美食,却又真是没这个胆子。既然嘴巴吃不了东西,那便只能用来八卦了。

    “更奇怪的是他们连蜗牛也吃,为什么觉得国人吃得杂呢?英国人也是奇怪,明明他们吃的哈吉斯也是羊肠裹了羊杂,却嫌弃我们吃猪下水。”

    “哈吉斯真是太难吃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从后面传来,叫庄叔颐吓了一跳。那个英国绅士立即脱帽致敬,抱歉道。“非常抱歉,我可能吓到你了。”

    “不,不。你的中文说得真好。”庄叔颐笑着回答。“你好,这是我先生郑扬波。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秤呼?恩,抱歉,我的中文还不是很熟料,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身材高挑的英国绅士局促地说道。

    “不是熟料,是熟练。”接下来,庄叔颐换了英语和他对话。这个英国绅士立刻便眼前一亮,呱啦呱啦地长篇大论起来。

    两个人就哈吉斯到底有多可怕进行了一场友好探讨,然后庄叔颐向他强烈推荐了城隍庙里的羊杂面,那才是羊杂的正确烹饪方式。

    这一位对英国料理有诸多抱怨的绅士便是理查德了。他虽是公共租界巡捕房的警察,但是由于巡捕房宿舍供应不足,他不得不暂时要另找住处。恰巧他的朋友在这个法国餐厅工作租了一间房子,愿意暂时为他提供一个栖身之所。

    所以理查德今天来就是为了探一探地点的。没想到乱入到了院子里,正巧听见了榴榴的抱怨,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这才引发了接下来的一系列故事。

    不过,他们俩的热烈讨论很明显和法国餐厅那种高雅,有着众多要求的高档餐厅格格不入。后来便理所应当地被赶了出来。

    “太好了。我还在想浪费食物会被雷劈呢。现在这个责任不归我啦,是他们不让我吃完的。”庄叔颐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理查德邀请道。“刚好,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地大物博的中国到底有些什么好吃的啦。”

    理查德就这么跟着去了。三个简直是横扫了城隍庙所有的摊点,特别是那个南翔馒头,他们三个吃过一遍还是没忍住又排了一次队吃了第二遍。

    若不是天色已晚,他们可能还会忍不住吃第三遍。

    上海的夜晚那是比白天还要热闹。舞厅、戏园子、酒馆前都挤着满满当当的汽车和人群,整座城市都点亮了新式的街灯,将那天空映照得如同白昼,怪不得被人称作是不夜城呢。

    但是人多的地方必定会产生纠纷和危机。上海滩也不知被多少大小帮派占据着,一不留神碰上一场血肉横飞的大战也未可知。

    反正扬波是绝不会给榴榴再次陷入这种危机之中的可能的。理查德的中文也并不利索,离了庄叔颐和扬波,他和那些有着浓重地方腔的老板可是绝对的语言不通。

    见那英俊的外国人总算是挥手离开,扬波不由地松了口气。若是打架,扬波不惧对方这大块头,但是问题就是他不喜欢别人分散榴榴的注意力。

    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这块折射着迷人光彩的宝石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不叫任何人看见。但榴榴不是一块没有意识的宝石。若是他真的那么做了,这个天生桀骜不驯,爱好自由的小姑娘总有一天会离他而去的。

    “我们回去吧。若是有缘,也许下次还能见面呢。”面对一场离别无可避免感到伤感的榴榴,扬波耐心地安慰道。

    但是他绝对没想过要这么快再见面。

    “嘿嘿,理查德。看这边。”庄叔颐喊了一遍中文,只见对方半点没有反应,便立即换做了英文,爽快地再喊了一遍。

    对面阳台上正抽着烟的理查德这才听着,转过头,一见到向他挥手的庄叔颐,便咧嘴笑着冲她喊。“嘿,柳柳!”

    什么鬼!

    扬波立即耷拉下脸,在心里来一句国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