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小的幸福
    ,精彩小说免费!

    谎言真是再简单不过了,所以对于庄叔颐来说,随便扯一个理由,当然可以糊弄过去,可是她不忍心那么做。

    因为她的前面站着的是这个世界上她所剩下来的唯一的依靠了。但是她又不想说出真话啦。礼物什么的当然是惊喜最好啦。

    庄叔颐犯了愁,百般纠结最后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阿年,我是去学校了。”

    她后面的话语还没有说全,便看到自己眼前青年的脸色瞬间灰败了下来。

    杨波沮丧至极。“对不起,榴榴,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想起来,给你找个学校的。”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庄叔颐知道他误会了,可是又想隐瞒自己的心思,所以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干巴巴地安慰道。“没关系,读书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嘛,等我们安顿下来了,再去找就好啦。”

    “你白天出去了,午饭吃了什么?”杨波有些担心,谁叫他家的三小姐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书虫呢。手里拿着书的时候,什么其他事情都会忘了个干净。

    庄叔颐立刻窘迫地缩了缩肩膀,怯生生地小声道。“我忘了。”

    她呀一想到可以拿到五元那么多,兴奋的什么都忘记了。回来的路上不断地盘算着这五元可以买些什么,可以给他制造点什么惊喜,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腹中空空。

    此时想起来那简直前胸贴后背,饿的肚子都快要打鼓了。庄叔颐立刻转移话题,捂着肚子,撒娇道。“阿年,我都快饿死了,快给我煮饭吧。”

    杨波无奈的摇了摇头,脱了外衣,将袖子卷起来,赶紧去给她做饭了。

    庄叔颐讨好地将围裙拿了过来,替他系上,看他开始做菜不再追问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她该好好想想了五块钱能买点儿什么呢。

    说老实话这点钱,还真是叫庄叔颐为难,她就是平日里上街买些点心也不止这么点。这点钱初时想想很多,如今要花了,反倒觉得少得可怜啊。

    “榴榴,你在想什么?我买了萝春阁的蟹壳黄,想着给你当点心的。”扬波一叫醒庄叔颐,她立即便觉得自己饿得能吃下一整头大象了。

    “哇,真的啊,我最喜欢阿年了。。”庄叔颐欢呼道,跑过去,打开那包装好的纸袋子,果然一股香气便扑面而来。

    蟹壳黄,说是蟹壳,其实不过是取这个颜色和形状的比喻罢了,要是真的用蟹壳做,那可真是不得了啦,一般人的牙口可吃不了。

    用油酥面加酵面制坯,做成扁圆形饼,上面撒一层芝麻,贴在炉壁上烘制而成。馅料有咸有甜,咸的有葱油、鲜肉、蟹粉、虾仁等,甜的有白糖、玫瑰、豆沙、枣泥等。

    不过,说是咸口的,想想这可是上海,一碗红烧肉那也是甜味占主的地方,区区一个小点心怎么可能会例外呢。庄叔颐试着忍受了一下甜腻腻的鲜肉馅料。

    不难吃,可以说甜味和肉味这么搭的很少见。但是,庄叔颐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吃剩下的那半块塞进了扬波的嘴里。“太甜了啊。”

    “你果然吃不惯吗?”扬波几乎是用吞的将食物咽了下去,然后说。“那你就别指望别的东西你也能习惯了。”

    “不可能,我不信。我又不是没吃过上海菜。”庄叔颐立刻就明白扬波的意思了,连个点心也习惯不了,还想去街上找吃的,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从前庄叔颐也来玩过呀。她还蛮喜欢上海甜滋滋的菜肴的。

    扬波无奈地腾出手来将自己的刘海捋了上去,然后点了点庄叔颐的额头。“你呀。”

    怎么了嘛?庄叔颐瘪嘴,这么看不起她的生存能力吗?“哼。我才没那么娇气呢。就算这个我吃不惯,总还有别的呀。这里可是大上海呢。”

    “是呀。大上海。”扬波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沉,让庄叔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有些害怕地走过去,扯住他的衣角。

    扬波的眼神立时融化了,温和地望向庄叔颐。“榴榴,怎么了?”

    “阿年,你……”在想什么,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庄叔颐吞了喉咙里的话,笑着接着说。“你做的饭还没好吗?我想吃了。”

    “好了。”扬波将锅里的东西盛起来,端着饭和菜肴,对庄叔颐说道。“走吧。你不是说想在阳台上伴着夕阳用晚餐吗?”

    “对哦。我们还特意去挑了新的桌布呢。”庄叔颐欢快地蹦跳着跟在后面。

    走到楼梯上突然遇见了房东太太。庄叔颐她们租的石库门的主人是一位寡居的老太太,就住在前厢房里,据说她的丈夫是清朝的大官,不过如今也只剩下这一栋年老的房子陪伴她了。

    不过,这老太太倒是典型的上海老太太,即使老去,依然优雅。庄叔颐看到她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了自家阿娘,很有亲切感。“房东太太,您要出门吗?”

    “不。不过,叔颐啊,你这就有点不太像话了。怎么连饭碗也要你先生帮忙端。这可不是做太太的样子。”房东太太别的都好,就是有些上了年纪的人爱唠叨的坏习惯。

    庄叔颐这两天不知道被数落了多少回。从她不会煮饭,不会打扫,连衣服也不会洗,样样没落。庄叔颐真觉得自家阿娘来到自己的面前了。所以也是很容忍。

    “做太太的什么样子,可不是用尺子量的。自己的先生觉得太太得是什么样的,才是什么样的。”扬波毫不留情地反驳。“我觉得她好便是了。用不着其他人来插嘴。”

    房东太太被他怼得哑口无言,气得满面发红。

    扬波继续说了一句。“抱歉,借过。”然后便端着饭菜从她身边绕过去了。庄叔颐很是不好意思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房东太太不由地在后面碎碎念道。“不像样子。哪有这么懒的太太。什么也不会做,光会吃,连饭也……”

    庄叔颐就假装听不到,小心地把自己的房间的门给关上去,和扬波到阳台去吃饭了。

    夕阳之下,粘稠的米饭配上香甜的卤味,一盘青翠的凉拌野菜。虽然简单,但是依靠着扬波的庄叔颐却感到了由衷的幸福感。

    阿爹阿娘,榴榴现在很幸福哦。以后,也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只要一直和阿年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