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极乐之城
    ,精彩小说免费!

    自道光二十二年,清第一次被英国打败,被迫签订《江宁条约》,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口通商。宣统三年,武昌起义,11月上海光复。

    然而道光二十五年的《上海租地章程》到了这中华民国依然好使。如今这狭小的上海便被分割成了三块,公共租界、法租界、还有中华民国。

    “马上就要到上海了。你若是困,便靠在我身上再睡一会儿。”一辆拥挤的马车上,青年轻声地哄着他的新婚妻子。

    车上立时便爆发了哄笑。“也就是新婚啦。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对阿拉也是这样,现在啊,完全不像样了。”

    青年转过头,阴沉地扫了一遍周围的人,笑声立时便如被毒蛇吞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青年对着怀里娇娘子时,脸上的神情又完全变了一副样子,温柔轻声道。“榴榴,你睡一会吧。你的烧刚退。”

    “恩。”这对新婚夫妻正是庄叔颐与郑杨波。

    庄叔颐闭上眼,那无止尽的江水声仍然在她的耳畔。一片黑暗吗?不是的。那是梦幻一般的美景。她成功了。她救了她的家。

    “你还觉得自己很英勇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呢?”扬波心疼地将她搂紧。

    “阿年,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在骗你的。”庄叔颐笑着转移话题,嘴唇上仍然没有半点血色。

    她在水里泡得太久,被扬波捞起来的时候,手上的皮都皱得发白。她胸口的伤也复发了,这烧得连扬波的手都给烫了,叫他惊慌失措至极。

    九里的路,好像是没有尽头了一般,扬波恨不能自己长出一双翅膀来。

    扬波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翻了过来,那里有一道浅浅的伤疤。“那天我握紧你的手,便发现了这个。之后我在窗外找到了那块划伤你的石头。”

    所以他当时就知道了吗?

    庄叔颐笑了起来,仰起头,吃力地凑到他的脸颊边亲了一口。“你好厉害啊,阿年。”

    “你还说呢,小骗子。你吓死我了。”扬波抱紧了她,还有些后怕。

    若是那天他没有看到手心的伤,没有找到那块石头,没有及时赶到江边,今日许是石头上两个人的名字也刻好了。

    “阿年,我需要你。不要离开我身边。”庄叔颐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永远都不要。”

    扬波抬起她的脸,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我不会离开你的。绝对不会。就算你要我走,我也绝对不会走的。”

    “我们约好了。”庄叔颐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小拇指。

    她当初的决绝,如今想来,受伤最深的不是她自己,是阿年。她明明知道他有多爱她,连她顾忌父母的感受都考虑到,不肯轻易接受她的爱意。

    然而她却在他剖开自己的胸膛,将心**裸地捧到她面前时,狠狠地拒绝了他。那不是一盆冷水,而是千万柄刀斧加身。

    庄叔颐只要想起那一天,便替扬波觉得不值,便为他心痛。他爱她有一万分,她爱他却不足十分。他将她视若无上的珍宝,没有任何东西比她在他心中更重要。

    而她不过是像个普通人那样爱他,既没有赌上过性命,也没有将他放在第一位。在她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她的父母,她的大姐,她的哥哥,她的家……

    他的爱太多,而她不够爱。

    “阿年,我……我想睡了。”庄叔颐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她有些害怕,闭上眼睛,将自己藏在了阿年的怀中。

    “你睡吧。”扬波温柔地轻抚她的背,轻声哄她。

    晃动的马车,还有熟悉的气味围绕着,庄叔颐本来忐忑不安的心慢慢地被安抚下来,迷迷糊糊地便睡着了。

    梦里是永宁江,青山竹林,小石桥,树屋,和煦的阳光,她养的那三只肉嘟嘟的猫崽子……一个也不少。

    然而当梦醒之后,全是什么都没有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天花板上满是霉点,这是个陌生的地方。

    庄叔颐的美梦,一下子便醒了。“阿年,阿年,阿年,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榴榴。我在这里。别怕。”阿年慌忙地扔下手上的东西,快步跑到她身边。“不要怕,榴榴,我在这里。我不会离开你的。”

    “阿年,我们在哪?”庄叔颐一脸的混乱和迷茫,抓着他的手前所未有的紧。可见她是怕极了。

    “这里就是上海了。”扬波绞了湿帕子,给她擦了擦脸、脖子和手,又倒了一杯温水给她。

    “这就是上海?”庄叔颐洗过脸,这才清醒过来。她藏了自己的心事,露出一个俏皮的笑来。“几年没来,怎么上海破成这个样子了?”

    扬波听了,脸上立时露出了窘迫的神情。“对不起,榴榴。我现在手里没有钱了。”

    两个人的路费,还是将庄叔颐嫁衣上的金线抽出来换的。这么多日的用度,早也不剩什么了。

    说出这件事的时候,扬波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他明明说过,会让她一辈子幸福,没有忧愁和烦恼。才不过几日,便要拿这俗气至极的东西来困扰她,扬波只觉得恨不能挖个洞将自己埋了。

    庄叔颐立时睁大双眼,吃惊道。“阿年,你是不是傻?”

    “啊?”扬波难得露出一副蠢样子。

    庄叔颐笑着对他说。“看你这样子,真是可爱。好了,先告诉我,我们还有多少钱?”

    “没了。”扬波更是不安了。付了这旅馆的钱,便半点也不剩了。

    “那简单。反正我们俩有手有脚,我就不信你从前挣得出一栋玫瑰公寓,现在会不如少年时。”庄叔颐很有底气道。

    “恩。”扬波立时笑了起来。他不是不能挣,只是今日他口袋里一点也不剩,就怕叫她失望了。但是很显然,他的榴榴从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我现在饿了。你饿着肚子也干不了活啊。走,先去吃点东西。”庄叔颐还是一副天真不谙世事的大家小姐模样。

    扬波还傻乎乎的,就被她牵着走了。“走啦,走啦。我们先绕一圈,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上海确实是个繁华的地方。若是说永宁城是一派祥和的小池塘,那这可就是藏龙卧虎的汪洋大海了。

    庄叔颐当然来过上海,还不止一次。只是当初她来的时候,是为了来玩。如今是身无分文地来讨生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从小旅馆狭小的巷子拐出去,便是另一个世界了。

    “哇!”庄叔颐牵着扬波的手,瞪大了双眼,笑着欢呼。

    “上海,阿拉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