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至死靡它
    ,精彩小说免费!

    爱是什么?

    是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是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是恨不能日日与他好。

    窗外一声惊雷,将她惊醒。

    “下雨了。”庄叔颐推开窗户,托着下巴,望着窗外,春雨淅淅沥沥。今天的窗外没有阿年呢。是啊,他已经不会来了。

    那一天要是能多呆一会就好了。不过,要是那样,她的眼泪一定会忍不住的,那样就前功尽弃了。

    庄叔颐突然笑起来。

    可是那一天,她骗过他了。

    如今想来,还真想知道,他发现自己被骗了的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呢。一定很有趣的。可惜她看不到。

    这一天的雨下了一日,到了黄昏,还是停了。天空露出漂亮的霁色,干净透彻极了。

    庄叔颐拿起抽屉里的那柄勃朗宁手枪,冲着镜子中的自己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像以往要恶作剧一般的微笑。

    “小姐,您怎么不点灯啊?”月桂怯怯地走了进来。屋子里昏暗极了,她看不清楚,摸索着点燃了煤油灯。

    房间突然地便被点亮了。

    “啊——!”

    “小姐,您想做什么!”月桂和春梅吓得血色全失,全身颤抖,连声音也变了。

    “没什么。”庄叔颐难得地对她们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这几日她连话也不曾与她们说过,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叫她们害怕恐惧,但是那种害怕,都比不上此刻的万分之一。

    “我要出去走走了。”庄叔颐便穿着那一身嫁衣,平静地往外走。

    “小姐,您不能出去啊。还、还带着手、手枪。”月桂结结巴巴地阻止道。

    庄叔颐不说话,只是冲她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枪。“别傻了,你拦不住我的,月桂。不想受伤就让开。”

    “小姐,您不会开枪的。您不能出去。”春梅完全不在乎地上前,撑开了双臂,将她拦在了门内。“我知道小姐不会伤害我们的。我相信小姐不是那样的人。”

    “是的。你很聪明。我不会伤害你们。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想做的事,从没有人能阻止。”庄叔颐忍俊不禁,拉开了保险,然后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笑道。

    “让开,不然,你就只好让一具尸首留在屋子里了。”

    一众丫鬟根本不敢阻拦,她们再了解自家的小姐不过了,只好眼睁睁地望着她离去,然后呼喊着追上去了。

    庄叔颐却是闲庭漫步似的,悠哉地四处逛。

    书房本来是大姐的闺房,她曾经半夜溜进去,就因为想和大姐一起睡觉,然后被大姐打一顿。但是最后大姐还是会搂住她睡觉的。

    这墙上的涂鸦,是大姐刻的,哥哥在一旁放风,她负责捡石头。结果大家都被骂了一通,饿了一个晚上,兰姐姐和婷婷那时候还没搬出去,给他们三个偷偷送了食物。

    哦,桂花树,每年大家都抢着去摘桂花,因为李婶做的桂花糖最美味了。通常一树的桂花做成的糖,没两天就被大家偷偷吃完了。然后一起牙疼。

    ……

    这树屋,是她和阿年一点一点搭的,每一块木板都是自己做的。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坍塌了多少次。最后做好的时候,阿年满手都是绷带了。

    这就是她的家,她出生,她长大的地方。她的欢乐和悲伤,她的笑声和泪水,她的每天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这里。

    “榴榴,你想干什么!”这么大的动静,庄世侨和柳椒瑛当然不会忽视。他们急匆匆地赶来时,庄叔颐已经走出庄府了。

    护院当然有无数种办法拦下她。

    但是她手里有枪。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那个不撞南墙不回头,永远不会改变自己坚持的人。她从来就不怕死。

    没有人敢赌她不会开枪。

    “榴榴,回来,你要去哪里?”众人慌张地跟在后面,但是谁也追不上奔跑的庄叔颐,哪怕她穿着笨重的长裙。

    很快,庄叔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小巷子里。

    “怎么会这样!”柳椒瑛完全失去了理智。“快去找她。快去把她找回来。我的天,我早该想到的,我就知道。”

    她的宝贝女儿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任由别人主宰她命运的不屈者。

    “去。所有人都去。”庄世侨开始时还想要在郝家发觉之前,将榴榴找回来,平息事件。

    但是很快地,在寻找的队伍里便出现了郝家的下人,乃至于是守城军。庄世侨知道,一定是榴榴做了什么。瞒不住了。

    永宁城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这么多人出动寻找,便是一只老鼠也该被人从洞穴里挖出来了。何况是一个穿着红妆,毫不掩饰自己的女孩子。

    众人还是寻到了庄叔颐,在永宁江边。

    几日前,她和阿年正是在这里玩耍过,也是这一轮美好的皎月将整片江水照耀得熠熠发光。

    “榴榴,回来,那里危险,你想做什么!”柳椒瑛已经顾不得别人的想法,她发疯似的大喊。“榴榴,你回来,无论你想什么,阿娘都答应你。别、别过去。”

    庄叔颐站在堤坝上,手里握着那一柄手枪,对准自己的胸膛,笑着说。“大家都到齐了吗?”

    “你要做什么?给我下来。”庄世侨这样对她大喊时,不由地想起了往日的那些闹剧。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的期盼,那孩子不过是像从前一样的恶作剧罢了。

    “我不下。”很显然,庄叔颐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咧开嘴,露出一个连哭都不如的微笑。“阿爹,这次真的不下去了。”

    “不要胡闹了。你不能那么做。”柳椒瑛上前一步,庄叔颐便后退一步。

    “阿娘,你不能再上来了。我快没地方站了。”庄叔颐笑着打哈哈。

    柳椒瑛等人果然不敢再上前了。但是暗地里还是让人从下面绕过去,想从后面将她拦下来。

    但是庄叔颐不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她不傻。这一天她已经准备了很久,这一刻,她的心已经再清楚不过。

    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郝军长,你不是说要么以命抵命吗?那么就用我的命来抵吧。请你不要为难我家了。就此一笔勾销可好?”庄叔颐用枪抵住自己的胸膛。

    几个月前,这个位置抵着的是一柄匕首,为的是救回她的母亲。

    如今是为了救她的家。

    “一笔勾销,一笔勾销。榴榴,下来吧。”郝军长当然希望有个好人家的姑娘做儿媳妇,但是他从未想过要对方的命。

    “谢谢您,我相信,在这么多人面前,您是说话算话的。”庄叔颐知道承诺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只要是人,都会反复多变。

    今日的原谅,也可能会带来日后的翻转。

    而庄叔颐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她要的是万无一失,她要的是永无后患。

    因为那是她精神的寄托之所,那是她所有快乐和幸福的起始,那是她的家。只要想到这是为了她所爱的人,为了她所爱的那座房子,她可以无所畏惧。

    虽然她知道,这选择有多愚蠢,但是谁也改变不了她的。

    她可是永宁城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王庄三小姐啊。

    “阿爹阿娘,不孝女叔颐在此拜别,望珍重。”

    她转身跃入了滔滔不绝的永宁江,如一粒小石子落入江水,掀起一朵小小的水花,然后再也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亘古不变的永宁江如同一条龙盘卧在这青山之间,涛声从未停止过,哪怕是如今这凄惨的哭嚎,也未能够停止它东去的步伐。

    黄昏下的永宁江却依然平静而安和,微风拂起涟漪,将落日的余晖割得细碎,绸缎般的暖光看起来宛若永恒那般的美好,而这一切最终又归于静默的流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