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无边霁色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是知道自己傻的,否则不会像那样轻易地将自己的性命交付他人,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像飞蛾扑火一般地去爱别人。

    正常人是不会的。

    她明明已经硬下心肠,不打算做父母的乖乖女,不打算顺从他们,一辈子做那个为别人付出一切,自己什么也没有的傻子。

    可是她的心还是会痛,还是会因为母亲的眼泪感到痛苦。心脏像是被针扎一般,剧烈地疼痛着。但比这痛苦更强烈的是她的哀伤。

    没有比得不到,却仍然渴望,更可怜可悲的感情了。

    庄叔颐将喉咙里的劝说与安慰,愚蠢和天真统统都咽回去,面无表情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回去了。我觉得有点累了。”

    说罢,便也不理会他们的声音,快步走了。

    庄叔颐揪住胸口,觉得自己可怜,觉得自己可悲,觉得自己可恨,然而无论有多少的悲愤,她的眼睛都干涸得如同沙漠,一滴泪水也挤不出来。

    最爱哭的她,哭不出来了。

    心中仿若是闷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又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将她心里所有的痛苦和泪水都封印在里面,不是不痛,而是痛得再也表达不了了。

    现在她不想见任何人,只想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孤岛里,安静地呆一会。

    然而却总有人要打扰她仅有的这一份安静了。

    “榴榴,你不要任性啊。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做主,哪怕现在是民国,也没有听说过例外的。你既然已经和郝博文订婚了,那就已经是他家的人了。怎能悔婚呢?”庄嘉兰硬着头皮被推了进来。

    “那就像你一样,随便嫁给什么阿猫阿狗,都无所谓了。”庄叔颐托着下巴,望着窗外,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嘲讽道。

    “榴榴,你怎么能这么说!”庄嘉兰立时气得跳起来。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不就是因为二婶收了人家的聘礼,像卖掉牛羊一样准备卖给别人家的吗?你见过那个人吗?你爱他吗?你愿意无论生老病死都与他共度一生吗?你不过也是一只长大了就该论磅卖掉的家畜罢了。”

    庄叔颐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去了。她从前不说,不过可怜这些人自欺欺人罢了。如今她可懒得忍了。

    “你、你!”庄嘉兰被她说的又羞又恼,跳脚便跑了。

    庄叔颐望着窗外,开始冒绿意的庭院,心里想的却是还未过完的寒冬。别人可以活在懵懂和顺从里,她却做不到。

    就像兰姐姐,只要是父母说的,大概便是真的将她嫁给哑巴聋子瘸子,她最终都会顺从自己的命运。

    而庄叔颐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的。她从书里读到过巾帼不让须眉的花木兰,雄心壮志的女武帝,她明白得太多,已经做不了这个时代什么都不懂的家畜。

    “阿姐,你怎么能那么说兰姐姐,她回去哭了一个时辰,到现在也没有停,怪可怜的。”庄姝婷被推来做说客,脸上还摆着迷茫的表情。

    “是啊。但是像你这样的也可怜。明明什么都知道,偏不能表现出来。你不也知道了。若是我不肯嫁给郝博文,你可能会遭殃?就算你真的不知道,三婶也会告诉你的。不过,她一向喜欢在别人面前装好心,把坏的都推给别人罢了。”

    庄叔颐这番冷嘲热讽,叫庄姝婷恨不能和她打一架。

    “庄叔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阿娘!”庄姝婷尖叫道。

    “怎么不能了?是谁在我出生的时候,刻意引开守在我房里的丫鬟,就想要我夭折了,可以引起我母亲的悲痛,然后死于大出血。是谁在六年前的暴风雨夜,捂住你的嘴,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一个人掉队了。是你娘吧,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没说罢了。”

    “你、你!恶毒,活该你要嫁给那个骗子。”

    庄姝婷也忍受不了,推了椅子跑掉了。

    “小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二小姐和四小姐都哭了。”守在一边的月桂大着胆子上前劝说道。“小姐,我知道您很难过,但是您这样伤害别人,是不对的。”

    “那又怎么样。如果他们不在乎我,我凭什么要在乎他们。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纯白无瑕,从没有做过恶事吗?”庄叔颐已经疯了,她连自己的大丫鬟也不在乎,讥笑地望着对方。

    “小姐,您别这样笑。我害怕。”月桂立时便缩了回去。

    “别怕。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当初是你和秀禾一同找到我的,但是只有她跳下去救我了,而你,没有。”庄叔颐一直都是知道的。

    现实有多残酷。

    但是从前她未曾表露出一二罢了。因为对那时的她来说,还有未来可言,为了这份期待,她可以忍受所有的残酷和无情。她可以对所有的恶毒都视若无睹。

    然而如今,她连未来也不想要了,要这些虚伪的表面做什么呢?

    “小姐,我……”月桂吓得一脸惨白,连完整的话语也说不出一句。

    “别怕。我知道。但是我也不屑和任何人说。现在出去,让我一个人呆着。否则,我就不保证什么了。”庄叔颐望着她,轻描淡写地威胁道。

    月桂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退出去的,她一路跌跌撞撞,差点被门槛绊倒,仿若后面追着一个拿着凶器的魔鬼。

    庄叔颐凭依着栏杆,望着窗外,迷惘地不知在寻找什么。孤寂在这个房间里弥漫开了,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朽气味。

    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反正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

    “求您,让我带榴榴走吧。我会给她幸福的。”扬波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乞求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

    “你别说傻话了。如果当初你答应榴榴,我们怎么会不把她嫁给你。你当初要拒绝她,你知道榴榴有多伤心难过吗?你怎还有脸来求我们。”柳椒瑛一向喜欢扬波,因为他对榴榴很好。

    但是如今,一切都晚了。

    柳椒瑛不知道这个青年心里想什么,她只觉得心中悲愤之意快要将她自己淹没了。“起来吧。没有可能了。榴榴已经许给郝家了。是你自己作的。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庄世侨攥紧了拳头,全身僵硬,不敢直视扬波的目光。

    “因为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意,她嫁给我的。而她太爱你们了,她根本不可能离开你们。我不想要她难过。”扬波跪在地上挺直了腰板,他的眼神中唯有坚毅。

    “如果我们以前不同意,你不肯娶她。现在我们更不可能同意你娶她,你凭什么来求我们?难道你要我们将庄氏的颜面置之不顾吗?难道你要我们看着女儿名誉扫地吗?”柳椒瑛厉声问。

    “因为我知道,你们爱她,正如她爱你们。你们不会为了区区名誉两个字,伤害她的。她宁为你们去死。而你们难道真的忍心让她下半辈子都恨你们吗?”扬波一语中的。

    他跪在地上,仰头望着他们。但是柳椒瑛却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是站在遥不可及的高处俯瞰他们。

    扬波一字一顿,郑重道。

    “只要你们点头。我就带她走,永远离开这里,到郝家也涉及不到的地方去。她会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着,一辈子像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