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昭然若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日是约好的,郝府请庄叔颐一家人去做客的日子。说老实话,像他们这般做了亲家还如此生疏不来往的恐怕也是少见。

    庄叔颐穿了一袭粉衣,被装扮得十分娇俏可人。她挽着阿娘的手走上台阶时,还有些失神,差点被绊倒了。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我看你是不摔一次不甘心是不是?”柳椒瑛一边训着话,一边心疼地抓紧她的手,生怕她真的摔倒了。

    “我哪有。明明是台阶的错。”庄叔颐笑着撒娇。她心里正存了事情,自然是注意不集中了。她还想着阿年说的计划呢。

    虽然说好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他们的真面目,但是要怎么做呢?庄叔颐只知道,如果今天不成功,恐怕以后也难有机会了。

    阿年今天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只是庄叔颐的心很是有些忐忑。会不会成功呢?成功了之后又会怎么样?庄叔颐都不敢去想失败这两个字。

    今日宴席上的都是好东西,什么燕窝鸡丝汤、海参烩猪筋、鲍鱼烩珍珠菜、鱼翅螃蟹羹、鱼肚煨火腿、鲫鱼烩熊掌……什么贵上什么。

    用的还是内馔九碗,果食五盘,蒸食七盘,蔬菜四碟,这规格是当年文进士的恩荣宴、武进士的会武宴才有的光景了。

    但是庄叔颐那是一点滋味也没能尝出来,她机械化地咀嚼着自己碗里的东西,一心只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榴榴,这些东西你还吃得惯吗?”郝太太笑着叫丫鬟给她布菜。“多吃些,你看你这么瘦。”

    庄叔颐只好一脸茫然地点头。她这也叫瘦吗?虽然和郝太太那丰腴的身材相比,她确实是差了一点,但是对于和她同龄的姑娘们,她可是壮实了不止一点。

    “她呀,一点也不挑食。”柳椒瑛不动声色地展示庄叔颐的优点。虽然孩子是郝家自己求的,但是以后既然是婆家了,自然还是要多多留下好印象才行。

    双方家长那是一顿相互吹捧。庄叔颐坐在席上,简直难以下咽。这也太尴尬了。阿娘和郝太太口中的人根本不是她,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八成也没这么好。

    “我们榴榴脾气好。就是从小娇惯了,喜欢读书。”柳椒瑛笑着说。

    “那感情好啊。我就喜欢娇滴滴的小姑娘。我们家这个简直就是窜天猴,没一刻安静的。喜欢读书也好。若是以后还想读书,我们家也是不反对的。现在是民国了。这点子自由还是有的。”

    郝太太这保证叫柳椒瑛不由地眼前一亮。这一句保证,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实现,但是肯说出来就说明比平常的人家要开明些了。

    说实话,柳椒瑛真的担心极了。她前头那个闺女就是太好了,才会被那样的破烂户给折磨的。若是这一个还受这番苦楚,恐怕便是挖了她的心肝了。

    “这真是太好了。”柳椒瑛举起杯子,说。“就冲您这句话,我们就该喝一杯。”

    “好啊。大妹子,我就喜欢你这爽快劲。”郝太太本就是农户出生,和那大家出生的扭捏性子全然不同,她不懂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就喜欢直来直去。

    两个人说得真投机还是假投机不论,反正场面一片和乐融融。

    正在此时,外头传来了嘈杂的喊叫声。

    郝军长不耐烦地冲着副官喊。“出去看看,闹个什么劲,不知道我这里来了贵客吗?叫他们都滚滚滚。”

    副官领命,出去不过片刻,便连脚步慌乱地冲了回来,大声道。“大帅,您快出去看看,是少爷的院子起火了。”

    “什么!”郝军长还没反应,郝太太站起来便跑。众人随即跟了上去。

    庄叔颐心想,来了。

    “少爷呢?”郝太太望着烟雾滚滚,火光不断的院子,高声大喊道。“快去搬水啊。我的天哪!我的儿啊。”

    喊罢撸起袖子,抢了一桶水便要往里冲。还是郝军长用了全力才将她拦下来的。“你添什么乱啊。你要是进去,他们要是分了心,儿子少了一根头发都算你的。”

    “呸,没良心的东西。这儿子是老娘十月怀胎生的,你个龟孙子就出了……”郝太太这骂起人来,立时便叫柳椒瑛脸色大变,赶紧捂住自家宝贝女儿的耳朵。

    真是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再多的绫罗绸缎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本质。这也是当众可以说的话吗?一想到自家女儿要嫁到这样的人家来,柳椒瑛臊得恨不能钻进地底去。

    庄叔颐却无心管这些杂事。她一边想着阿年的计划,一边又不忍地担忧起郝博文的安危来。扬波说她是个傻子,那还真是半点没有说错。

    都到了这紧要关头,对方还是坑了她的家伙,她竟也圣母心泛滥,担忧起人家来。可不是有病吗?没病的人可做不出这样烂好心的事来。

    只是性命攸关,确也是一件大事。毕竟人一旦死了,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一副棺材板子,一块刻了字的石碑罢了。

    火势越来越大。

    连柳椒瑛耐不住了。这郝博文要是真的死在里面,她女儿可不就是要守活寡。这不行。她焦急地踮起脚去看。

    里头乱糟糟的,便是出入灭火的都被熏了个黑漆漆的装扮,再加上不少逃出来的人,根本看不出谁是谁来。

    “是少爷啊!”不知是哪个下人喊出这一声的,众人皆顺着声响看去。那角落里,狼狈不堪地坐在那里喘息的,可不就是郝博文嘛。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

    这郝家可就这一个少爷,要是真没了,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柳椒瑛也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她女儿不用担上个克夫的名头,可不是得庆贺一番嘛。就连庄世侨都明显放松了自己的肩膀。

    而真相也是在此时不慌不忙地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太好了,我就说嘛。少爷翻墙翻得多溜啊,怎么可能跑不出来的。”“幸好少爷自己出来了,否则……”周围叽叽喳喳的吵闹起来。

    然而这每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语都入了站在台阶上的柳椒瑛和庄世侨的耳朵里。

    郝博文没有事。

    那么还需要猜吗?

    柳椒瑛和庄世侨都不是傻子,不过是片刻便得出了前因后果。他们被人下套子了,就为了要把榴榴夺走。

    可是一切都晚了,太晚了。

    柳椒瑛和庄世侨相视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