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疯子和傻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究竟,谁是那个傻子,谁是那个骗子呢?

    庄叔颐疑心他发觉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她确实骗了人。她不愿意嫁给博文,只是如今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或者说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不是一个傻瓜。若只将自己的意见直白地说出来,那不叫坦诚,应当叫讨人嫌。更何况现实不可更改,除非天降红雨,日出西方。

    她还要为将来考虑。若是未来,她真的与郝博文做了夫妻,他便是她的天地。得罪天地,难道还会有活路吗?她还没有那么蠢。

    “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呀?”庄叔颐坐在床头与扬波闲聊。这也算是为了未来做准备吧。相互了解,是共同相处的基本。

    “喏,那个叫阿年的不是一直这么叫你吗?我偷听来的。啊,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榴榴。”郝博文额头上满是汗水,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庄叔颐赶紧问侍奉的丫鬟要了湿帕子,绞干替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当然可以了。名字就是给人叫的嘛。那……我可以问你的乳名吗?不然我会觉得很吃亏耶。”

    被娇滴滴的小姑娘这么一撒娇,便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也要融化了。郝博文自然也是吃这一套的。

    “那可不行啊。我可不想说,你的乳名多可爱呀。我的太蠢了,才不告诉你。”这句话,便尽显郝博文熊孩子的本质了。

    “真是不公平。”庄叔颐只是这般抱怨了一句,也没有纠结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笑着说。“我听你的副官说,你是一个营长。你打过仗吗?”

    “没有,我干嘛要打仗啊。老子是个军长,儿子要是个光杆司令才奇怪呢。”郝博文毫不在乎地自嘲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我总不会比老鼠差吧。”

    “哪有你那么大的老鼠啊。”庄叔颐稍微地对他熟悉一些了,便肆意起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难道你还不如那些白手起家的人吗?总有一天,你会一鸣惊人的。”

    “那你倒是说对了。我父亲就是白手起家的。我小的时候,他还是村口放羊的,不知怎么地,这几年便起来了。他自己大字不识一个,还偏要我去读书。”郝博文顺势抱怨起来。

    庄叔颐捂嘴偷笑起来。“那你呢?读了几年的书。”

    “三年吧。不对,好像是两年半,哎呀,一点也想不起来了,都是那么多年的事了……”两个人热火朝天地聊了许久。

    郝博文更是顺势约定了之后的见面。从这天起,庄叔颐每天都会去看望他。她心底其实还藏着些别的心愿,比如他真的好起来,两家的婚约能做算。

    但是想一想,他们之间已经订婚了。便是郝博文真的好起来了,也不可能算了的。

    “明明白白。”郝博文靠在枕头上,一脸苍白,正被庄叔颐喂削好的苹果。两个人今天玩起了成语接龙。不管庄叔颐怎么放水,这家伙都输。

    庄叔颐已经放到最低底线了,只要求他用一个完整的不是自己胡诌出来的词,就算他接上来了。

    “白纸黑字。”庄叔颐当然不会削苹果,这家伙拿刀的时候,简直是一个行走的凶器。这苹果是丫鬟们削好,切好放在盘子里的。庄叔颐负责地就是将苹果递到郝博文的嘴边。

    “字……字,字……啊。这个好难,我放弃。你就不能挑个简单的吗?你这是欺负我。”郝博文撒起娇来,庄叔颐实在是承受不了。

    “我就是在欺负你。你实在是太笨了。都说了一半也说不完整。字字珠玑啊。”庄叔颐笑眯眯地继续欺负他。“来,我们再来。”

    “不来了,不来了。”郝博文耍赖道。

    庄叔颐望着他那模样,没有说下去。只是她忍不住想泄气。这就是她未来的伴侣,连一个游戏也做不下去。他就像一个需要人纵容的小孩子。

    而她需要妥协。

    若是阿年的话,他是绝不会这么做的。他会温柔地耐心地陪着她,哪怕是最无趣最繁杂的事情,他都愿意一直陪着她去做。而且有了阿年,什么事情都会变得很有趣。

    他们曾一起蹲在地上观察蚂蚁。这大抵是每一个小孩都喜欢的游戏。别的丫鬟都无聊地跑掉了,只有阿年还津津有味地跟她一起看。

    然后两个人还给蚂蚁搭建了各种障碍,或是给他们准备度过难关的礼物。如今这么大了,想起来,依然觉得很有趣味。

    “榴榴,榴榴,你这么了?”郝博文发现嘴边的苹果没了,立时便注意到她的走神,有些闹脾气地说。“你在想什么?还是在想那个男人吗?”

    “什么哪个男人。别说胡话了。再来一次,这一次,我连字数都不限制你。由你接两个字还是三个字都行。”庄叔颐笑着转移话题。

    “一个字行不行?”郝博文得寸进尺道。

    “不行。我先开始咯。敬谢不敏。”庄叔颐将一块苹果塞进他嘴里,见他没有追问下去,心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敏而好学。”郝博文苦着脸接。

    “学海无涯。”庄叔颐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苹果,吃了起来。冬天的苹果汁水充足,甜蜜蜜的,比起糖水更清甜,真是叫人欲罢不能。

    “涯……涯……”郝博文咬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看她吃苹果吃得那么欢乐,不由地起了捉弄的心思,脱口而出。“呀呀呸!”

    庄叔颐立即噗嗤一笑,嘴里的苹果都差点喷出去了。“哈哈哈哈……你这叫什么接龙啊。”

    郝博文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女孩笑起来的时候,还真是有几分可爱。这份婚事倒是不亏。

    庄府的祠堂今年倒是头次关人。庄仲轩被五花大绑地捆在里头,嘴里还在叫骂不停。“放开我。庄世侨,你听着,不许你动我妹妹。否则就算你把我送到大洋彼岸,我也会回来救她的。你放开我。不许你卖掉我妹妹。”

    “逆子,逆子啊。谁准你喊你父亲的名字!”庄世侨心累极了。“谁说要把你妹妹卖掉的。她是个女子,终究是要嫁人的。这郝家也不是什么火坑。他们既然是诚心实意求你妹妹的,自然会好好待她。”

    “我呸!只有你才信这鬼话。不,你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那种人家,是妹妹会愿意的吗?她连读过书的都不肯嫁,这等莽夫,怎可能懂她的心理呢?你还好意思称自己是个父亲。你不配。你不配,听到了吗?放开我,让我自己承担就好了,为什么要扯上妹妹。”

    “你这个疯子!”庄世侨无奈地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