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八章 江心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扬波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也是故意的。他可不想在这般的情景下让她感到伤感。“到了。你看。”

    庄叔颐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正是水中的那一轮皎月。庄叔颐笑了起来。“你总不是叫我把这个装进怀里带回去吧?”

    “当然不是。”扬波信心满满地卷起袖子,笑着将手伸进了水里,做了一个捞月的动作。

    怎么可能真的捞得起来嘛?阿年闻起来又不像是醉酒了,怎做起这样的糊涂事来了呢?真是小孩子脾气。

    庄叔颐摇头,赶紧去拦他。“你是不是傻呀,哪有这样的,快把手拿回来。这水多冰啊。”

    “给。”扬波趁着她凑过来,笑着将手从水里拿了回来,而他的手真的鼓起来了,像是真的藏了什么东西。

    庄叔颐期待地凑了过去。扬波摊开手,他的手心躺着一颗圆溜溜的乳白色的石头。

    “这叫什么月亮呢?又不发光。你诳我。还有为了这么块石头,把你的手给弄湿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庄叔颐噘嘴,一把抓住他的手,掏出帕子替他擦拭干净。

    扬波望着她那认真的模样,忍不住扬起嘴角,窃笑。

    “不过,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小石头呀?刚刚在江畔捡到的吗?我都没发现。”明明刚刚一直手拉着手,可是庄叔颐就是没发现他的小动作。

    “你当然看不到了,因为这是从江里捞起来的呀。”扬波认真地说。

    “我才不信呢。”庄叔颐表示她才不是小孩子,不会被这么简单的谎言骗到呢。但是这颗小石头既然是扬波特意准备的,一定有什么不同之处。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看了又看,还是没发现任何蹊跷。于是她直接开口问了。“阿年,这到底是什么呀。”

    “你拿这个对着月亮看,试一试。”扬波笑着说。

    庄叔颐将那块小小的石头举起了起来,对准月亮,惊喜地喊了起来。“阿年,它在发光。好漂亮。”

    那块小小的石头竟散发出一圈五彩的月晕来,美好得简直像是谁将那天上的月亮摘下来,放在了她的手指之间。

    “月亮。是月亮。”庄叔颐心满意足地笑了。

    “当然是月亮了。我从水里捞起来的。”扬波一本正经地说。

    “还说呢。大骗子。”庄叔颐搂住他的胳膊。两个人一对视,便笑个不停。这大概会是个好故事。

    两个人在江心吹了一夜的风,第二天起来,庄叔颐的嗓子便变了声音。

    扬波自责极了,捧了一碗姜汁红糖水,追在她的身后,非要给她灌下去才行。庄叔颐心不甘情不愿地喝完了。今天这茶里的姜汁不要太浓,她当药灌了下去,差点被辣得跳起来。

    “都怪我。”扬波刚起了个头,就被庄叔颐嘲讽了。

    “别叽叽歪歪了,你是老婆婆吗?”庄叔颐豪爽地一抹嘴,将碗递还给他。“好了,你也喝一碗,我们出去玩吧。”

    现在真的是一刻值千金。反正庄叔颐只想抓住每分每秒出去玩,在她变成囚笼里的小鸟之前。

    “我早上起来就喝过了。”扬波不声不响地推了。

    庄叔颐不肯了。“我不管,我没看到不算。快快快,喝了,我们出去玩嘛。听说今天有集市呢。”

    “好好好。”扬波只好硬着头皮灌了一碗下去。两个人准备就绪,正要从老地方翻墙出去呢,却被柳椒瑛拦住了。

    “榴榴,你要去哪里?”柳椒瑛板着脸,正站在两人逃跑的必经之路。

    庄叔颐很久没有见过阿娘这样的模样了。她怯生生地躲到了阿年的背后,探出个头。“阿娘别生气,我就是,想出去玩。”

    “你都是许了人家的大姑娘了,不能再这么胡混了。跟我回去。”柳椒瑛带的几个丫鬟婆子,将周围几条路都围起来了。

    扬波倒是可以闪过这么些人带了庄叔颐跑出去。但是想也知道真的这么做了,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我又不是自己想许的。”庄叔颐习惯性地顶了个嘴,然后又恹恹地答应了。“阿娘,我又不会绣花,嫁妆总不可能要我自己准备的。我还有什么事嘛?”

    “别嘻嘻哈哈了。郝博文是郝家的独子,他将来继承家业,你作为他的妻子难道不给他打理家务?上一回你才替我管了那么几天,感想如何?”柳椒瑛挽了她的手,强拉着她走。

    “他难道没有管家吗?我才懒得管呢。”庄叔颐很是无赖地说。“反正这么多家产不就是用来花的吗?”

    “不许说胡话。”柳椒瑛当然不想要自己的宝贝疙瘩受苦,但是这是女孩子必经之路。这件婚事虽不是她愿意的,但是既然已经订下来了,那便是已成定局。

    柳椒瑛如今要做的,便是尽量教会她多一点东西,好叫她在今后的人生中能够顺当一些。哎,若是个男孩子便好了,女孩子嫁去别人家,无论如何总是要吃一些苦头的。

    这都是命啊。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还是强迫庄叔颐开始学管家的事宜。别人家的女孩子大抵都是从小耳濡目染,可是柳椒瑛就是硬不下心肠来。如今便只能自讨苦吃了。

    “榴榴,都是阿娘不对。若是从前便教你,如今也不会像这样手忙脚乱了。哎,都怪阿年。”柳椒瑛自责极了。

    “哎,不怪阿娘。阿娘也是因为爱我啊。”到了这时候,庄叔颐坦诚地说。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了,等她嫁去郝家,与阿娘如此相处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毕竟到那时,她便是别人家的人了。

    这么一想,庄叔颐越发地不舍得起来,她搂住阿娘,亲了亲她的脸颊。“阿娘,我舍不得你。”

    “阿娘也舍不得榴榴。”柳椒瑛不由自主地又叹息一声,将她搂紧怀里,暗暗地将自家的儿子大骂一顿。这做得都是什么混账事!

    “说起来,哥哥呢?”庄叔颐觉得奇怪,都说哥哥安全无事了。可是她一直没有见到哥哥,原来想的是哥哥无脸见她。现在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他,不要提他。都是你混账哥哥的错。你阿爹说送他去国外念书了,免得夜长梦多。”柳椒瑛气呼呼地说。

    庄叔颐愣住了。“哥哥出去了?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她虽然不喜欢哥哥,这次的事情也全怪哥哥,但是那毕竟也是她的哥哥啊。就这么一眼也没见着,便又分别了,怎叫她心里不升起一丝哀伤。

    若是扬波在这儿,一看便知道她这又犯了那无可救药的老毛病。这世上大概就没有人会永远叫她憎恨的。怨不得人家说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