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四章 运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答应过的事几乎没有反悔的时候。她内心里总有一股侠义之气,虽然现在江湖已然落寞,但是架不住她有一颗打抱不平的心。

    这也就意味着,她将自己的诺言和信誉看得很重。

    扬波知道她这老毛病,但是平日里这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反正不管出了什么幺蛾子,他都能替她担着。更何况她一般不会承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小时候的自卑感已经注定了她如今的飞扬跋扈,也不过是小孩子脾气的程度。扬波当年第一次见她时,只觉得这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如今回想起来,他错得离谱。

    他被外人欺压,被朋友背叛,被父母抛弃。

    她被兄姐排斥,被奴仆嘲讽,被父母无视。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同病相怜的一对。所以才会一见便纠缠不休,到如今,再也分不开的这份缘分都是从开始便注定了的。

    榴榴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他享受着那份爱意,也愿意爱她。因为她是值得爱的,她就像是一根柔弱的菟丝花,只能依附着他才能活下去一般。

    只可惜,她有一对顽固不化的父母。家世,家世,家世!除了这个,他什么都能给她。他可以得到不亚于庄府的财产,可以无休止地宠溺她。

    可是在她的家人心中,不,在世人眼里,他还是配不上她。

    就因为他是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就因为这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宁愿将女儿卖给那郝博文,也不愿意把女儿交给他这样会待她好的人。

    他恨不能食其肉啖其骨。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抛弃女儿的人,不配为人父母。可是偏偏,那个心软的小东西就是没办法抛下她的父母。

    她记得自己受过的一点点好意,哪怕只是某一日为她擦干眼泪这样的小事,她都记得。她就像一座沙漠,任何一滴水都不肯放过,拼命地追求着自己渴望的东西。

    可是凭什么?只凭那一点恩情,她死一次不够,两次不够,如今是要死第三次了。

    她难道永远也学不会教训吗?就算她为这家人死上千万遍,对于他们来说,她都只不过是一个附属品,一个丢失了也不会要了他们命的玩意。

    明明她知道,他将她看得如此重,只要她愿意和他走,他会将她视若女王,无所不应。他会只珍惜她一个人,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也绝不会让任何东西凌驾于她之上。

    她应该知道的。

    可是她做不到。她就是永远也抛不下这座庄府。她宁愿被这座沉重的府邸压榨至死,也不肯主动选择离去。

    她就是个傻子,无药可救的疯子!

    可是他爱的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傻子,一个疯子。他爱得无可奈何。而如今只剩下一步,但那时无论她愿不愿意,他大概都能如愿以偿了。

    “榴榴,你真的要嫁给他!你是不是傻了!那就是武夫,他都没有念到高级中学。你和他怎么可能有共同话语!”赵珍妮恨铁不成钢地拿指头戳她。

    “没有也可以培养啊。反正是他家求我嫁的,总不可能虐待我。”庄叔颐将她找来不是为了说这等无趣的事的。“珍妮,那天谢谢你肯替我打听消息。”

    “不客气。气死我了。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傻子,鬼要替你打听。害我被禁足了好几天。你到底听没听见我说的话啊。你不是喜欢……”赵珍妮话说到一半,便被庄叔颐打断了。

    庄叔颐竖起一根指头轻轻地抵在她的唇前。“嘘。别说了。只有这件事,请不要再谈起了。”

    赵珍妮不是傻的,她打听过那么多辛秘的八卦还能好好的,可不全靠她那一对有钱的爹娘。她立时便住了嘴。

    庄叔颐既然已经许人家了,这样的事情便不能再谈起了。闹个不好,又是一场人命。

    赵珍妮知道这一点,却还是忍不住叹息。“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呢?你哥哥一年才回来几趟,不是说今年便要出国去了吗?怎么临了出了这等破事。”

    “算了,都是命里注定的。怪不得那算命的说我是来还债的。”庄叔颐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上辈子到底欠了庄家人什么,这辈子还了这么多,似乎还没有还完。

    “你啊,八成就是欠了一条命。”赵珍妮愤愤道。“什么年代了,还封建迷信呢。现在是民国十三年,大清那一套早完了。我才不信什么命呢。若是我别说是上辈子,就是这辈子欠一条命,我也是不肯这么还的。”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要嫁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的,若是不符合你的要求,便是死也不嫁是不是?”庄叔颐笑着打趣道。

    “呸呸,好端端的,说什么死不死的。”赵珍妮羞红了双颊,接着说道。“再说了,谁像你这么傻,碗里的鸭子也能飞走了。”

    “怎么你相中谁了?”庄叔颐立即发现端倪,追问。

    “也不是相中谁了。就是那个,我从桥上过去,有人抢了我的包,他追上去替我抢回来了。”赵珍妮说完,扭着身子,跺脚。“不许笑我。笑我就不与你说了。”

    “好好好,不笑。谁敢笑你呀。”庄叔颐那是捂着嘴偷笑来着。这一套便是古来的英雄救美了。

    赵珍妮难得羞涩一回,但说完整件事,又瞧了一眼庄叔颐。她虽看着还如往日般开朗活泼,但是眉间的忧郁并盖不住。

    这一眼便叫赵珍妮下定决心。“我今儿回去就叫阿爹去查,上他家说亲去。”

    她可绝不做像庄叔颐这样的糊涂蛋,放着心上的那个人不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那和不想活了有什么两样。

    “你可比我胆大。”庄叔颐无不羡慕道。

    “那是。你活该。”赵珍妮这般说了,又觉得自己说得重了些,期期艾艾地往回找补。“其实也没什么,嫁了人都一样。说不准,那也是一场好姻缘。全看你自己经营了。”

    庄叔颐盯着她看了半天,才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你那样子简直就和街头巷尾替人家说和的七大姑八大姨没什么两样。”

    “你才像老婆子呢。哼,不与你说了,我回去了。”赵珍妮说得那么横,其实半点也没生气。她一想到庄叔颐今后的人生,便只剩下了一肚子怜悯。

    那么好的一副牌,打成了如今这烂模样,真是可惜。

    整个永宁城里就找不出比庄叔颐家世更好的姑娘了,人也长得不差,虽比不上她那人人羡慕的大姐,但起码说得上一句周正。书香门第的姑娘有这两样便够人踏破门槛了。

    更何况庄叔颐还有这么一副有情有义的心肠,便是去别处,打着灯笼也难找到一个了。那郝家如今看倒不像遭了磨难,倒像是天上掉馅饼了。

    若不是出了这码子,庄府就是一辈子养着庄叔颐,也绝不会把她嫁给那样的暴发户的。真是赶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