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一章 天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椒瑛不肯。

    她怎么肯呢?她的宝贝女儿已经有了心上人啊。她怎么忍心呢?

    “只要我没有死,谁也别想强迫我的女儿。”柳椒瑛抱着榴榴,对庄世侨斩钉截铁道。

    “可是那是仲轩的命啊。难道你要眼睁睁地杀死你的儿子吗?”庄世侨心中的痛苦不会比柳椒瑛的少。他也是真心疼爱女儿的。

    可是那是命啊。那是他的独子的命啊。他也心疼榴榴,将来他会愿意付出所有的东西去补偿她。但是现在他不能坐视他的儿子去死。

    庄府的血脉不能就此断绝。

    “那是他的命。没有他妹妹,六年前,他和我都早就死了。她为了我差点死了,两次。若是老天真要我们偿还一条命,也不该是榴榴的。”柳椒瑛硬着心肠回答道。“佛祖若是认为他该回去,那么谁也拦不住。”

    “你怎么能这么铁石心肠?”庄世侨心中的哀痛都变成了气愤。他不再顾及庄叔颐的感受,他现在一心想到的就是那被枪抵着的儿子的命。

    “是啊。不比你。连女儿的幸福也不在意。你明明知道她有心上人。你明明答应了她的。是了,也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你再也理解不了当年的激情澎湃。也已经忘记了,我们被父母反对时,连远离故乡都不曾惧怕的勇气和爱了。”

    柳椒瑛捂住女儿的耳朵,捂住她的眼睛,只希望她不要听见这恶毒的话语,不要看到他们争得面红耳赤的丑陋模样。

    “阿娘,不用了。”庄叔颐微笑着取下阿娘的手,仰起头,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泪水,只有闪着光芒的星星。“没关系的,阿娘。我自己愿意的。”

    “不许说这种话。”柳椒瑛哭得更激烈了。

    “阿娘?”庄叔颐不懂她为什么反而哭得更厉害了。“阿娘不要哭啊。我真的没关系的。我嫁给他不是很好吗?以后永宁城我就能横着走啦,你再也不用害怕我会得罪谁被打了。”

    “傻瓜,不许说这种话。”柳椒瑛厉声道。“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不许说这种违心的话。”

    “没有。阿娘我说的是实话。反正不能嫁给阿年,我嫁给谁不是都是一样的吗?而且郝博文确实长得挺英俊的啊。”庄叔颐装作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女孩,仿佛她还不懂得情爱为何?

    柳椒瑛心里的防线彻底崩坍了。

    “傻瓜。你会后悔的。”

    庄叔颐被打这一下,还一脸傻傻的。“阿娘,你干嘛打我。阿娘,你别哭了。阿娘,阿娘你别哭啊。阿爹你快劝劝,我头也要大了。这根本不是哭啊,是水坝决堤啊!”

    “哪有人这样说自己阿娘的。夫人,别哭了。”庄世侨的怒火最终还是一如既往地榴榴熄灭了。他忍不住被她那比喻逗得笑出了声。

    庄叔颐趁机挣脱了柳椒瑛的束缚,笑着把阿娘推到阿爹的怀里。“我可要被勒死了,你还是勒住阿爹吧。我要去找阿年问问哥哥怎么样了?”

    说罢便笑着跑走了,因为再不离开,她眼中的泪水便要抑制不住,喷涌而出了。对着阿娘,她不敢哭。

    庄叔颐跑出院子,钻进竹林里,蹲下抱着自己便大哭起来。

    她不傻,不需要后来,她现在也不愿意。

    她不愿意嫁给那个郝博文,她不愿意离开家,她不愿意和阿年分开。她想要的不过就是过着从前那般的日子,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不要改变,不要分离。

    她喜欢的是阿年啊,她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是阿年啊,那个叫她快活,叫她感到幸福的人还是阿年啊。

    除了他,她不可能从任何人那里得到如此多的爱了。阿爹也好,阿娘也好,他们都会爱别的人,可是阿年不同。

    他只属于她一个人。

    “阿年……”

    她将自己埋在悲伤里。泪水将她淹没。

    突然一个温柔的怀抱将她拥入怀中,她的耳畔响起那熟稔的声音。“又在哭什么呢?”

    庄叔颐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却已然笑起来了。

    “阿年!”

    扬波掏出帕子小心地擦拭她的脸,笑话道。“都哭成小花猫了。”

    庄叔颐望着他。那一瞬间她便忘却了所有的悲伤和无奈。他是所有的幸福和快乐,他是天上的太阳,他是她的世外桃源。

    她没了哭声,却展开双臂扑了上去,将自己投入他的怀里。

    难过和悲伤当然不曾改变。她即将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也是不容改变的现实。可是只要他还在她的身边一刻,她便觉得快活,连一滴泪也舍不得流。

    其实她的心里早就知道了。这一条终究还是会来的。在阿年拒绝娶她的那一刻便注定了。如果这一生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这个人,将来这个词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特别的意义了。

    她所拥有的只剩下现在,只剩下和他相伴的现在。

    “阿年,我想去树屋喝茶。”庄叔颐的声音里还带着浓重的哭腔,可是却已经透露出欢快的意味来了。

    她的要求,他从不曾拒绝。从前也是,现在也是,将来也是。他根本不可能拒绝得了。

    扬波抱起她,温柔地回答。“好。”

    “我想吃橘子。”

    “好。”

    “我想喝奶茶。”

    “好。”

    “你上次说要给我的月亮呢?”

    “快到了。”

    “哈哈哈……骗子阿年。”

    如果能被这样骗一世也好。庄叔颐搂着他的脖子娇声娇气地撒娇。在所有的噩梦开始之前,就让她沉浸在这个美梦里,不要醒过来吧。

    庄仲轩被放回来了,在被狼狈地关押,被屈辱地驱赶之后,他的精神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他后悔那一日的冲动和鲁莽了。

    但若不是那郝博文说起当年武昌的事多有鄙夷,更是对孙先生口出不逊,他是绝不会那般恼怒的。混战开始的时候,明明人人都动手了,可偏偏是他将椅子砸中了对方。

    那声脆响,他立时便傻眼了。

    等到人倒下去,士兵们围上去,他被人抓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但是幸好,没有出什么大事,他还是被放出来了。

    也不知这一次给家里添了多少麻烦,父亲大概是要责骂一顿的,也许还要将他关在祠堂里反省。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他应得的。他绝不会有怨言。

    但是无论庄仲轩想了多少种可能,都料想不到现实是如何的残酷。救了他的不是金银珠宝,不是人情世故,是他的妹妹,是他放在心底疼爱了十六年的妹妹。

    “不,我不同意。她还是个孩子。阿爹,你怎么能同意这么荒唐的事情?现在是民国,不是大清!”庄仲轩灰头土脸,衣服也满是破损,却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冲到了庄世侨面前。

    “闭嘴。还不是你这个孽子的过错!你以为你妹妹是为了救谁的命?如果不是榴榴同意嫁给郝军长家的少爷,你以为你真的能全须全尾的出来吗?”

    庄世侨本就满心的自责了,如今更是如被点着的火药桶,一碰便要炸开来了。

    “你以为,是谁害的她?是你这个混账,你还有脸说。你妹妹那么有主见的人,你以为我可以压着她去做这个决定吗?那是她自己愿意的。那是她为了你这个哥哥牺牲了自己。”

    “我不要这个牺牲。我告诉你,父亲,我就是死在那里,我也绝不会愿意卖了我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