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灾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府已经有整整百年不曾被如此挑衅过了。

    饶是经历众多的柳椒瑛也有些慌了神。“究竟出了什么事?不管多少钱,要什么我们都出,只要他们肯透一两句出来。老爷,会不会和仲轩有关?不,不会的,他一向老实。”

    “你先别说话,让我想想。”别说是柳椒瑛,就是庄世侨也冷静不下来。要知道,庄仲轩是他的独子,他今年都已经四十六岁,若是失去了这个儿子基本等同于失去了继承人。

    这怎么可能不叫他慌乱呢?

    倒是庄叔颐昨夜熬了一夜,到天亮才睡下,此时便是将她的床拿去劈柴烧了,她也绝不会睁开眼睛的。所以不管外头如何骚乱,她还是卷着自己的被子睡得正香甜。

    等她醒来,已经日晒三竿了。她睁开眼睛,头一句便是。“阿年,我的小馄饨呢?咦,阿年呢?月桂,月桂,阿年还没来吗?”

    月桂难掩惊慌地走了进来,回答道。“小、小姐,扬波少爷还没来……不,出大事了,您快去前院吧。庄府外头被士兵围住了,不让进出呢。少爷一夜都还没回来。”

    庄叔颐一听,便知晓异样,掀开被子,胡乱洗漱,套上一件不知是什么的衣服便往外面冲。她一边跑,还一边吩咐。“把我的早餐端去前院,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先稳住。”

    “是,小姐。”听了她的吩咐,月桂立即便冷静下来了。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她怕什么呢。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小姐。月桂想了想,便从一上午的恐慌中缓过来了。

    “阿爹,出了什么事情?”庄叔颐冲进去,一屋子的人立即转向她。

    “榴榴,你来做什么?快回去。”庄世侨第一个反应便是将事情按下,这种事情是男人的责任,无论他的女儿再怎么聪慧能干,也不至于让她参与这件事。

    庄叔颐立即反驳道。“难道你要瞒着我吗?你又能隐瞒到什么时候呢?这是整座府的事情,我既然姓庄,受了祖先的恩惠,如今想要置之度外也是不可能了。难道你要叫我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吗?”

    “说什么傻话。什么死不死的。不要说这等晦气话。”庄世侨虽是斥责了她一顿,但还是让她参与其中了。

    “你哥哥昨夜与同学聚会,一夜未归。早上六点,守门的吴师傅来告诉我门口被一队人马围堵上了。你阿娘使了三袋金子,总算叫他们透了几句。”

    庄世侨将已知的情况都与她说了一遍。

    “看来是你哥哥与郝军长家中的少爷起了什么冲突。昨夜太华街来了七八个城中最好的医生,至今都还没有出来过。”

    这个消息,叫庄叔颐的心沉入了谷底。

    哥哥和郝博文能出什么事情,需要医生呢?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打起来了。否则庄府不可能被这样严加看管了。出事的人应当是郝博文,否则对方只有可能心虚地上门来掩饰一二。

    从这些情况推出还有一个最要紧的问题,哥哥目前怎么样了?

    虽然庄叔颐并不亲近哥哥,但是也绝不希望他出事。但是在府中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寄希望于还在府外的阿年了。

    庄叔颐尽可能地保持镇静,但是她内心那一丝不详的预感,依然叫她浑身冒冷汗。她揪紧自己的衣角,拼命地安慰自己。

    “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只是围着,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庄世侨下了定论。

    “但是哥哥还在他们手上,等等,哥哥是不是被他们抓住了还未知。若是他们围住府邸只是为了抓哥哥的话……”庄叔颐想到的是另一种可能。

    “这就意味着只要找到你哥哥就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有办法可以想,不至于像现在一样一头雾水。”庄世侨立刻起身去打电话。虽然有些人不敢去找郝军长为他周旋,但是做一点小事他们应当还是愿意的。

    “但若是你哥哥被抓了。”庄世侨打完电话,继续思考。

    “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就得看郝博文是不是受了重伤,或者说我们能付出什么让郝军长平息怒火。阿爹,阿娘呢?我们该清点库房里的东西了。”庄叔颐想的另一条路便更简单粗暴,那就是“用钱撬开。”

    “你说的对,你阿娘去小佛堂念经祈福了,你去唤她一同去。我先在这里守着,若是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你。”庄世侨心乱如麻,但还是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他是一家之主,无论谁乱了,他都不能乱。否则天就要塌了。

    “好,我知道了。阿爹应该没吃早饭吧,等会月桂把东西端来你多少吃一点。阿爹你是我们家的天,一定要好好的。”庄叔颐说完,便又冲了出去,飞快地从小径跑到小佛堂。

    庄世侨看了那早餐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这丫头光记得照顾别人不记得关心关心自己。虽这样抱怨着但是他感到服帖的暖意。哎,他这宝贝女儿。

    “这是钥匙,你先去。”柳椒瑛跪在无悲无喜的菩萨像前,虔诚地叩拜,连庄叔颐来了她也未曾斜眼分心。

    “好,阿娘。”庄叔颐望了望她,又望了望那尊烟雾中的佛像,心底升起一阵悲凉。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接过钥匙独自去了。

    她想阿年了。若是此时他在这里,她必定不会感到如此孤独无助。只是如今他不在。庄叔颐打定主意将库房清点之前要先去给他去电话。

    她只是想从阿年那里汲取更多信息,好对目前的困境有帮助。庄叔颐这样说服自己。

    “嘟嘟嘟……”电话打不通。庄叔颐第一个反应是自己家的电话被人切断了。但是在她打通赵珍妮家的电话之后便推翻了这一点。“珍妮,我……”

    “究竟出了什么事?叔颐,咋大清早的怎么会被围起来?有你成都传开了,你们家可是和郝军长起了龌龊。”赵珍妮焦急地连声询问。

    “连你都不知道吗?你帮我打听一下,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庄叔颐不过是随意地一问。她还在想玫瑰公寓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被切断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

    庄叔颐摇头,将心里的猜测扫空,现在还是库房的事更重要。

    只是她内心的那丝不安挥之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