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书生意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美国总统去世了,就在一个星期前。虽然不可否认伍德罗·威尔逊确实有很多宗教、种族方面的问题,但是他主张国家之间通过交流和对话,和平解决争端的‘民主安全’……”庄仲轩在同学面前能够滔滔不绝地演讲。

    “但是你不能否认他野心十足,他企图以经济手段将美国挤入霸主的行列……”激烈的辩论在学校礼堂里展开来,庄仲轩绝对是其中最活跃的一个。

    与他在家中沉默寡言的形象完全不同,他慷慨激昂,意气风发,双眼亮得惊人。

    庄叔颐坐在一边,不知怎么地觉得此时哥哥看起来有些许亲切感了。这个时候的他有些像大姐,也有些像她自己。

    她本还不想来的,但是早上哥哥出门时竟来问她要不要一起来,她没有抗住压力,不知不觉就跟过来了。还好扬波也跟着来了,不然,刚刚到会场前的那段路,就足够庄叔颐尴尬死了。

    庄叔颐扯了扯扬波的衣服,小声地凑到他耳边说道。“哥哥这样看起来也不是很可怕啊。要是他平时对我也这么讲道理就好了。”

    “他什么时候不讲道理了?是你这个丫头片子不讲道理的时候多吧。”扬波笑着打趣她。

    “哼,我是很讲理的人好不好。”庄叔颐龇牙咧嘴地反驳,但是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她确实不讲理的时候多呢。

    她是小孩子嘛,不讲道理不是很正常嘛。

    这么一想,庄叔颐便理直气壮起来。反正哥哥要让着妹妹的,她和哥哥不和,大概也许应该是哥哥的错。

    不过,想的时候很好,真的对着庄仲轩,庄叔颐是既不敢这么撒娇,也不敢撒泼的。她只是在庄仲轩下来的时候,弱弱地凑上去说了一句。“哥哥讲的真好。”

    庄仲轩听了,竟一下说不出话来,只好沉默地僵硬地点了点头。其实呢,他简直感动地想出去跑圈。好可爱,说这样话的妹妹太可爱了,而且这是百年难得一遇她在夸奖他呢。

    但是他那愚蠢的毛病又犯了。纵是他有千言万语想要和妹妹说,最后还是一一地吞咽了回去,只留下半句。“好了,我们回去吧。”

    “咦?仲轩,你要回去了?接下来还有聚会呢,好多学妹都问到你了,你可不能不去啊。”这个穿着学生装的青年,庄叔颐记得是哥哥的同学。

    “恩,我不去了。我要送我妹妹回去。”庄仲轩语气里的兴奋,除了他自己大概谁也察觉不到吧。

    “你妹妹也来了?啊呀,这不是庄三小姐吗?您也赏光了,刚刚怎么不来说两句呢。你上次给我们书社捐赠的一箱子书上,你的批注都写得很有见地呢。”这个青年一见庄叔颐便兴奋道。

    有这回事吗?庄叔颐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于是便笑着敷衍道。“不过是一些幼稚的想法,叫你们看到真是不好意思了。”

    “不不,你对尼采《悲剧的诞生》一书写的批注实在是精彩至极。你不知道后来我们都抄了一份呢。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吧。我是你哥哥的同学,我叫叶承虔。”

    “叶先生,您好。”庄叔颐紧张地退了一步。这样热情的个性,可不是普通女孩能够接受的,就算是庄叔颐也不曾这样直面过这样阳气十足的陌生男子。

    扬波当然不算。他们一起长大,就连对方眼神一瞟是个什么意思也能够明白。庄叔颐对他,比对自己的父母更熟悉。两个人在一起就像是人的左右手握在一起一般自然。

    在外人看来,叶承虔这般阳光爽朗的青年更招人喜欢。但是对于庄叔颐来说,哪怕扬波是生气的表情也比外人更和蔼可亲。虽然他从来没对她生气过。

    “不要那么见外,就叫我承虔好了。对了,你吃过日本料理吗?这一次我们准备去日本餐厅聚会。你要不要一起来呢?”叶承虔笑着问。

    庄叔颐不太想去,她不喜欢和这么多人虚与委蛇。但是她又不太习惯拒绝别人,只好怯怯地扯了扯扬波。“那个,我……”

    “她现在开始管家了,抽不出身来。此次前来也是因为她哥哥的缘故。”扬波立即上前一步替她拒绝。

    “你是?”若不是扬波出声,叶承虔还没发现庄叔颐的身后还站了一个人。只是那个人单独来看,不像什么好人,眉间藏有阴郁之气,眼神阴沉,与他对视,叫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他是我的朋友。他叫扬波。承虔不好意思,我家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这一次我就不去了。下次我们再聚吧。非常抱歉。”庄叔颐顺着话便将拒绝的话说了出来。

    叶承虔见此也不好坚持。女子与男子毕竟是不同的。

    庄仲轩也想跟着走,但是大伙可就不肯了。叶承虔更是直接挂在他身上,不叫他离开。最后实在是没法了,庄仲轩只好目送庄叔颐和扬波离开了。

    庄仲轩很想嘱咐几句,可是想起这是扬波,想起他比自己更懂得如何照顾榴榴,便沮丧地将嘱咐的话语全部收了回去。他可比自己这个哥哥称职多了。

    “走吧,仲轩。”同学们呼唤他。他最后望了一眼妹妹围绕在那个高大身影四周,欢快得如同一只喜悦的小鸟一般。

    不能一步登天,但是今天起码稍微说上话来了,也算是进步吧。庄仲轩这么一想,稍微地欣慰了一些。

    蹦蹦跳跳一直想要出去再逛会的庄叔颐可不知道这么多。她围着扬波转了一圈又一圈,就想要扬波松口。“阿年,阿年,我们再去一趟老大昌嘛。”

    “好。”

    “那买一些冰糕回去好不好啊?”

    “不好。”

    “啊,阿年~好阿年,就一点,就一点嘛。”

    “不行。想也不要想。”

    “那别的呢?”

    “可以啊。”

    “天上的月亮。”

    “可以啊。”

    “哈哈哈哈……”

    两个人试探着,相互靠近,最后在那夕阳之下,两道长长的背影融化成了一个,像是两根藤蔓相互缠绕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庄叔颐望着他,只觉得心满意足极了。现在就这样吧,将来,将来总有一天,她会叫他改变主意的。总有一天。

    然而这天夜里庄仲轩没有回来,第二天清晨,焦急万分的庄府众人也没有等来他,来的是整整一队的携带着步枪的士兵。

    “抱歉,我们奉的是郝军长的手令,绝对不能放任何人进出。”冷冰冰的枪支抵在人的胸膛上,子弹的火药味激起了人心中无限的恐惧和幻想。

    究竟出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