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兄归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爹,连皇帝也没有的现在,这些真的重要吗?”庄叔颐觉得有些目眩,但仍然坚持站着。“阿爹,他能。现在的玫瑰公寓,是他自己挣下来的,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吗?”

    “那么小的房子,连你院子的一半也没有。他这样来历不明的人,谁不在背后嘲讽他是吃我们家的饭,沾我们家的光?榴榴,人都是会变的。他如今不觉得你门楣比他高,可是谁能保得准将来呢。”

    庄世侨再清楚不过了。

    门当户对才是婚姻稳定的基石。若非如此,他那可怜的大女儿又怎么会香消玉损呢。那天杀的陈家曾经为他家的门楣高看大姐儿一眼,后来便也因此有诸多不顺,才酿下了这一桩惨剧。

    “榴榴,阿爹知道,扬波对你很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哪怕不做夫妻,只是做兄妹,他也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中间没有柴米酱醋茶,没有纠葛,你们的交情尽够一辈子用了。”庄世侨说的在理。

    可是不在人心。

    庄叔颐摇头,坚定道“阿爹。可是并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他,我爱他。我只想嫁给他。如果他娶了别人,我会嫉妒得发狂。我若是嫁给任何人,我都不可能真心待他了。”

    “婚姻除了爱,还有生活。”庄世侨说了这句话,却连自己都觉得心虚。

    “阿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庄叔颐平静地说道。“阿爹,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为什么会要求我做到?”

    “你、我。”庄世侨无话可说。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闯了进来。父女两个正在促膝长谈,等他们发现来人,抬起头去看时,不禁惊讶道。

    “哥哥。”“仲轩。”

    “父亲,我回来了。”来人正是庄叔颐的亲哥哥,庄世侨的独子,庄府未来的继承人——庄仲轩。

    他一路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一回来,便先来父亲的书房问安了。

    庄世侨打量了他几眼,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仲轩啊,读书如何?可有长进。”

    “回禀父亲,儿子不敢不勤勉。至于长进与否,恐怕儿子说了不算。”庄仲轩郑重地回答道。

    “哈哈哈……说的好。那就让为父来考考你,看你长进了没有。不过你一路赶来也辛苦了,先回去洗漱洗漱,去看过你母亲,再说。”庄世侨满意道。

    他这儿子可比他当年强多了,读书刻苦勤勉,从不懈怠;为人正直,从不动小聪明,走歪路。虽是乱世,但有这样的继承人,他也可以安心了。

    “哥哥。”庄叔颐怯怯地上前来问好。她仰着头去看他,脸上没有担忧也没有苦恼,只有平淡的肃穆。

    庄仲轩低下头,既不亲昵,也不温和,冷淡地回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找阿爹有事。”庄叔颐揪住阿爹的袖子,软糯地回答。

    “你头发没有梳,还披着男人的衣服,我看不只是有事吧。你又闹什么?”庄仲轩一眼便看穿了。“快回去,这般丢人现眼,叫别人看到了,有辱我门风。”

    “这、这是阿爹的衣服。”庄叔颐不敢看他的眼睛,却还是硬着头皮反驳道。“我没闹。我有正事。”

    “有正事,也先去洗漱装扮好了再来。‘君子死而冠不免。’你这般披头散发的,又不是蛮人,像什么样子。快回去。”庄仲轩厉声斥责道。

    庄叔颐不怕阿爹生气,但是却怕极了这哥哥。可是如今便是他这般斥责,也不能阻止她的决心。她鼓起勇气道。“我不。”

    “你说什么?”庄仲轩半眯起眼睛,不耐烦道。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外貌不过是一具皮囊,何须在意。子路‘结缨而死’,却徒留乱世,岂不是可悲可叹?”庄叔颐咽了咽口水,勉强抬起头,却仍不敢看他。

    “‘士可杀不可辱!’”庄仲轩皱着眉头盯着她看。“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你嘴唇为什么一点血色也没有了?大冬天的你又去游泳了?”

    说到这里,庄叔颐便立时来了气。“我没有。你都不问问阿娘怎么样了?半个月,难道你连发一封电报的时间也没有吗?这叫什么儿子!”

    “出什么事了?”庄仲轩立时意识到出事了,因为妹妹的语气里充满了责备。“母亲怎么了?”

    “你不知道?你没收到电报?”庄叔颐惊讶道。“我们连发了半个月,整整三十封电报。你一封也没收到?”

    “北边乱了。如今道路都已经被戒严了,电报馆不许进出,已经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了。我还是考完试,从北上到上海,乘船回来的。”庄仲轩解释完,便去看母亲了。

    他匆匆的背影,这才叫庄叔颐觉得舒坦一些。

    庄世侨伸手,摸了摸庄叔颐的手。“手这么冷。你啊,怎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哥?你大姐不知道打过你多少次,你还是要跟在她屁股后面追着跑。他都没打过你,你怕他什么?”

    “我哪里怕了。”庄叔颐嘴硬道。“我连阿爹都不怕,我怕什么二哥呀。”

    “你啊,还是怕点的好。连我都怕他。”庄世侨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笑道。“你看,吓我这一脑门汗。”

    庄叔颐立马便被他这动作逗笑了。“哈哈哈……”

    “哎哟,我的乖囡囡。一会要哭一会要笑,真是女人的脸六月的天。”庄世侨见她笑了,立时便松了一口气。

    “阿爹,阿年……”庄叔颐这边刚起个头,便被庄世侨给打断了。

    “榴榴,阿爹不敢让你嫁给扬波这样的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哥。”庄世侨顿了顿。虽然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子女和睦团结,互相依靠。但是不可否认,现实总是比想象得残酷许多。

    “哥哥怎么了?是我嫁人又不是他嫁。他反对也没用。”庄叔颐这会倒是说得很硬气。

    “是啊,他反对不反对的没什么要紧的。但也只是现在。你一向来不敢亲近他,他也不是那等会疼妹妹的傻哥哥。将来我和你阿娘死了,这庄府由他继承。但是你呢?若是你将来受了欺负,有了苦楚,难道你会来找你哥哥吗?”

    庄世侨知道儿子的为人不坏,只是正直过了头,不懂变通,也学不会让步。榴榴若是嫁给扬波,将来有个万一,她的哥哥是绝靠不住的。她也不敢靠。

    “你若是没有嫁给扬波,我敢保证,将来你嫁给谁,都一世无忧。那人若是敢有负于你,不必你张口,那扬波必定会打得他人仰马翻,直到悔悟为止。有扬波在,我便不害怕死了,也要担心你会不会受苦了。”

    庄叔颐咬着下唇,想要反驳。可是其实她心里清楚极了。阿爹的担忧一点也不差。她将来便是受了穷,受了苦,也绝不会开口去求哥哥的。

    死也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