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父爱如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望着父亲,从她骨血的深处发出一声呐喊。“不。”

    “榴榴,别闹了。现在有客人在。”庄世侨拼命地想要将她推出门去,却又顾忌到她的伤口,不敢真的用力。

    庄叔颐却没有这个顾忌。她紧紧地揪住父亲的袖子,不肯离去。她的愤怒和悲伤蒙蔽了她的眼睛,吞噬了她的理智。

    “阿爹,我是活生生的人,和哥哥一样,有自我的思想。在民国,我是有权利追求我的未来和幸福的。阿爹,你不能从这里,将它们剥夺。”庄叔颐急迫地将心中的话语吐露。

    可是此刻的庄世侨根本听不到,他一心只想要从屋内的人的视野中,将他宝贝的女儿隐藏起来。而这份苦心,庄叔颐却还不明白。

    “好女子。庄局长的千金也是时代进步青年啊。有思想。好啊。”屋内的人终于还是打破了庄世侨的愿望,出声称赞道。

    庄叔颐听了那声音,顿时浑身战栗,她明白阿爹的意图了。因为屋内坐着的贵客,便是这永宁城里最大势力的掌控者,新来的郝军长。

    这一下,庄世侨不得不将女儿领到那郝军长面前,笑着介绍道。“让大帅见笑了,这是小女叔颐。叔颐来见过大帅。”

    “见过大帅。”庄叔颐低眉顺眼地回答道,将她张牙舞爪的本性隐藏了起来。可是有些晚了。

    那郝军长颇有兴致地打量起她来。“哦,还是个好俊的闺女。庄局长好福气啊,女儿有才华又如此美貌,不愁嫁吧。”

    庄世侨立时便回答道。“哪里。我这闺女又好调皮捣蛋,又不爱打扮的。有人要,我便谢天谢地了。幸好,给她订下了婚约,否则今天我可要愁死了。”

    不愧是老狐狸。庄世侨不做声响,便将话给说圆了。今日若是叫郝军长先开这个头,他这宝贝女儿是绝对保不住了。

    郝军长便佯装不在意地继续深究下去。若是叫这个谎言漏了陷,便是一场可以遇见的腥风血雨。两个人你来我往,不相让。

    在一旁的庄叔颐却泄了力气。她那满腔的怒火,便被现实这盆冷水泼了个正着,半点火星也不曾留下。有命才说得了自由。若是她害得庄府得罪这郝军长,恐怕便不是一两条命的事了。

    花费了一番功夫总算将那郝军长送走了,庄世侨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便想要好好教训庄叔颐一顿。但他一看见自家宝贝女儿那苍白的脸色,便什么重话也说不出来了。

    最后只好避重就轻地责备道。“你说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不能吹风,不能吹风,偏要跑出来。”

    “我……”此时庄叔颐心中已经不如来时那般激动了。只是在蓬勃的怒火消失之后,她的内心剩下的便是无限的凄凉。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抗争。

    阿爹无疑是爱她的,否则绝不会想在这郝军长面前遮掩住她,也不会十几年如一日地疼爱她。若说阿娘还曾经有忽视过她,但是阿爹从来都没有过。

    他自始至终都是疼爱她的。无论她要什么,无论那些东西多么超出俗世人的极限,阿爹最终都还是同意了。就像她想学游泳那般。他既确实是顽固不化的老古板,却唯独对她开明。

    “阿爹,我喜欢阿年,我想要嫁给他。除了他,我谁也不喜欢。”庄叔颐抬起头,去看阿爹的神情。

    前几日,她不过是提起,自己想要自由恋爱,阿爹便气得七窍生烟,疑心起阿年来。如今她这般坦白地挑明了真相。他恐怕会暴怒吧。

    “他不行。你喜欢谁不可以,偏偏要喜欢他。”庄世侨开口便否决。

    “可是阿爹,喜欢这件事又不是可以控制的。就像我生来便是阿爹的女儿,珍馐佳肴随我享用,所有人都尊敬我爱护我。而穷苦人家的女儿生下来可能只有被溺死的未来。”庄叔颐平静地说。

    “这不是一码事。你别说了。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你为什么偏偏要……哎。不是阿爹对扬波有偏见,可是他是个顶替别人的名字服兵役的人。你想想,他能是个什么来历?”

    还是同样的理由,阿爹和阿娘一样。不过是怕她未来吃苦,怕他没有亲族没有家底,将来她过不了如今这般奢华安全的生活。

    可是对于庄叔颐来说,活着并不是目的。她不过是个没有见过风霜雨雪,温室里的花朵罢了。她连一斗米要花几个银元也记不得,怎会知道阿爹阿娘心中的担忧呢。

    但别人的,不是自己的。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来历。我只知道,他是在我们家长大,陪了我七年,救过我命的阿年。阿爹,家世如果真的是决定婚姻的关键,那么当年你为什么爱上阿娘,而不是那个王府出身的格格呢?”

    庄叔颐望着阿爹的眼睛,不肯留半分余地,继续说道。

    “当年祖父不愿意娶阿娘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半分犹豫也没有的带阿娘逃到英国去?阿爹。”

    “你……你!”庄世侨的脸面被残忍地揭开来,叫他顿时恼羞成怒。“你是怎么和你爹说话的!‘子不言父之过。’难道你连这也没有读过?”

    庄叔颐却没有后退,她进前一步,咄咄逼人道。

    “那么,没有这回事吗?阿爹,难道我不说,这件事就没有发生过吗?你没有曾经为了爱而疯狂?哪怕抛弃养育你的父母,祖先的荣誉,也要在一起的那份爱,不存在吗?”

    “不——”庄世侨无法否认。当他的过往被摊开来,摆在这一片阳光之下时,竟叫他感到羞赧,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

    当年的少年意气,他连庞大的家产和荣耀的未来都愿意抛弃的那份感情,如今从女儿的口中说出,为何令他那么的不愿意承认呢。

    “可是榴榴,你想过如今吗?”庄世侨煎熬地说了下去。“如今你阿爹还是这庄府的主人,拥有如此庞大的家产,拥有人人恭维的地位,还有人人羡慕的家门。可是那扬波,永远也不可能给你的。”

    “他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