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败露的那朵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众兄弟姐妹里,庄叔颐最喜欢的是大姐,因为大姐既漂亮又疼爱她;最讨厌的是哥哥,因为他个性讨厌,而且拥有着庄叔颐无比羡慕的东西,却不屑一顾。

    哥哥在的时候,庄叔颐对于这座府邸便是一个过客。因为人人都只看得到哥哥,看不到她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是阿爹的独子,也是整个庄府的继承人,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身份。同时也占据着庄叔颐最嫉妒的,阿娘的爱。

    她曾经有多少渴望,如今便有多少愤恨。

    他明明得到了这么多,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他理所当然地享用着,她想要的一切。男子自由的身份,强壮的体魄,父母全心的爱……诸多种种。

    “半个月,足够他从嘉兴走回来了。却连一个关心的电话也没有。如果找不到电话,起码可以发一个电报吧。哪怕是找人捎一份口信回来也好啊。”庄叔颐将杯子递回去,用帕子擦拭嘴角。

    “许是出了什么大事,他无暇旁顾吧。”扬波安慰道。

    “是啊。对于哥哥来说,除了国民大事,其他的都是不关紧要的小事。”庄叔颐苦笑道。“对于他来说,我们不过是国民中的一个,占据了他家人的名头罢了,和众人无所不同之处。”

    “不。别猜下去了”扬波忍不住打断她,轻轻地将她搂进怀里,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安慰道。

    庄叔颐抱住他,努力地克制自己声音里的颤抖。“他不在乎我们。如果有一天我们阻碍了他革命的道路,他也一定不会选择我们的。”

    “不会的。”

    扬波唯有安静地抱紧她,抱紧她惶恐不安的那颗心。其实他嫉妒得快要发疯。她拥有的世界太大,他在其中实在太过渺小,渺小得要丧失自我了。

    因为庄叔颐和柳椒瑛的病情都不允许两个人情绪太过激动,所以目前两个人被隔开来养伤。庄世侨只好看过了夫人之后,急匆匆地赶到榴榴的房间再来看望她。

    “榴榴,你觉得怎么样了?”庄世侨尽量压着嗓子,柔声问道。

    “我好多了。阿爹,阿娘怎么样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她啊。”庄叔颐抱着暖炉,甜甜地撒娇道。

    “很快的。等你稍微好一点了。你现在可前往不能咳嗽了。上一回,真是将阿爹吓坏了。”庄世侨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色。“今天的脸色就好多了。阿爹托人捎带了济南的阿胶来,你多吃一点。”

    “好啦,阿爹,阿年就每天都做了一堆补血的呢。乌鸡汤,鲤鱼汤……我觉得自己都快要变成一锅汤了。我想吃烤羊腿。”庄叔颐憋着嘴说道。

    “不可以,羊肉是发物,现在千万不能吃。”庄世侨赶紧阻止道。“等过了这一段时间,你想吃什么,阿爹就叫人做什么好吗?榴榴,乖啊。”

    “我才不想乖呢。”庄叔颐闷闷地捶了一下被子。“呆在屋子里这么几天,我觉得自己都快要发霉了。啊,我还错过了考试,还错过了……算了。我好无聊啊,就算不能出去玩,也让我看书吧。”

    “不行,看书太费精力吧。还是不要了。”庄世侨先是很坚决,但是被庄叔颐缠得不行了,最后还是同意了。“每天只能看半个时辰。”

    “阿爹最好了。”庄叔颐得了允诺,立即便眉开眼笑了。但是她立刻想到了另一件事。可是她扭捏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口。

    现在也许是个好时机。可若是如此做了,便有些侈恩席宠了。但是若是现在说出来,阿爹也许会同意。

    阿年,阿年,阿年……她都快为这个名字疯魔了。

    “阿爹……”庄叔颐看着庄世侨起身要离开,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怎么了?榴榴。”庄世侨立即便回过头来,耐心地等她说出来。“你想要说什么?只管和阿爹说,只要和烤羊腿无关,阿爹都答应。”

    庄叔颐勉强地露出一个应景的微笑,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阿爹,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你说吧。榴榴,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阿爹做得到,都答应你。”庄世侨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过去每一次都是这样的。无论庄叔颐想要什么,阿爹都会答应的。想要一个比哥哥的还大的书房,想要阿爹那支珍贵的左轮手枪,还是想要是陌生人的阿年留在家里,阿爹都答应了。

    “你说什么!我不允许。”庄世侨听罢,立时便火冒三丈。“你是个姑娘家,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榴榴,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混小子对你做了什么?是他威胁你了吗?还是……”

    “没有。”庄叔颐急忙否认。她有些害怕,怕自己这冲动的举措,会使得她忍耐了这么久都变成了白费。

    阿爹会把阿年从家里赶走吧,若是如此的话,她该怎么办?只是与他分别一夜,她便受不了,若是从此都见不到他。庄叔颐思绪飞快地转动。

    她决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庄叔颐灵光一现,捂着自己的胸口,佯装难受地倒了下去。“啊,好难受。阿爹,我好难受。”

    “什么?榴榴,你真的难受吗?你不是在骗阿爹的?”庄世侨先是疑虑,接着便还是如往常一般地上当了。“月桂,快去喊白医生。快去!榴榴,你感觉怎么样了?糟糕不会是伤口裂开了。快来人啊。”

    庄叔颐的举措很成功,引得阿爹一味地关心担忧,完全忘了之前的事情。

    可是一个经历了清王朝的毁灭,民国的建立,在众多势力的绞杀中逃出生天的男人,真的会不如一个黄毛丫头的记性好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事关宝贝女儿的终生大事,二十四孝老爹便是能忘了任何事,也绝不肯忘记这一桩的。

    “从今日起,不许扬波进出,若是小姐问起,便说他有急事要外出一段时间了。”

    “可是。”

    “没有可是。若是我在府里再见到他,就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了。”

    “……是,老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