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月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扬波望着她,像望见了一面镜子,映照出自己扭曲丑陋的嘴脸。

    “阿年。”庄叔颐终于好受些了,捧着一盅的党参乌鸡汤,小口小口地抿着。她不喜欢这味道,但是众人非逼得她滋补。

    “榴榴,你感觉怎么样?”扬波在一旁扶着,温柔地询问,半点闻不到暴风雨的气味。“小心点,要不要吃点东西?”

    “恩。我想吃烤羊腿。”庄叔颐一边说一边咽口水。“就是那种整只腿用炭火烤,烤得油脂滋滋的,然后撒大把花椒、孜然,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焦香。”

    “你别继续说了。”扬波忍不住打断她,就是不贪口腹之欲的他听了也起了念头。“你暂时不能吃这种大荤大油之物。别想了。”

    “啊!”庄叔颐顿时瘪嘴,不高兴地叹气。“我都这么难受了,还要我喝这个鬼汤,还不许我吃烤羊腿。”

    “你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扬波说起这个便是满肚子的气。“明明还有千万种方法可以逼他就范,你为什么就选了最不该的这一种?”

    “没有什么该不该的。她是我阿娘。”其实庄叔颐那时什么也没想,她不过是理所当然地做了这件事。

    两人说了几句,外头响起敲门声。月桂在外面轻声问道。“小姐,程医生来了,要给您把把脉。您现在方便吗?”

    “好。”庄叔颐这边应了。扬波那边便为她披上了一身厚衣裳。

    “怎么还活着呢?”这程医生还是一张臭嘴,张开来,便臭不可闻。

    庄叔颐别开眼,十分不高兴,却还是忍耐地回答道。“恩。程医生。”

    “我救了你娘,你就这么对我。”程医生坐在她床前的椅子上,架起二郎腿,冷笑道。

    “这是我们的交易。你要我将匕首插进胸膛,我插进去了。你自己答应的,要救我母亲。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庄叔颐捂着胸口,小小地咳嗽。

    可是这咳嗽愈演愈烈,竟叫她一时停不下来了。胸口似乎要裂开了。

    “不许咳嗽。咳什么咳,你不要这条命,我还要呢。我的名声可不能毁在你这儿。”程医生立时便将她按回被子里,努力地隔着被子按住她。“快去,快去把我箱子取来。咽回去,不许咳嗽。”

    “我……咳咳……忍不住……咳咳咳咳……”庄叔颐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可是完全起不来作用。她胸口的伤痕再一次裂开了,鲜血喷涌而出。

    “好好好,你不欠我的,我欠你的。我真是欠你的。”程医生咒骂一声,卷起袖子便开始医治。

    若不是程医生正巧在此处,恐怕这几声咳嗽,就要将她这条好不容易保住的性命葬送了。

    一剂麻沸散下去,庄叔颐又陷入了昏睡。这一回再醒来,恐怕她又要哀叹短期里吃不了她心爱的那些食物了。

    听着榴榴平稳的呼吸,扬波轻轻地松了口气。深海之下,应当是会将柔软的人心挤压至爆裂的重压。可是这份窒息的痛楚遇上这个要人命的小姑娘,便什么都算不上了。

    她还活着就好了。

    扬波轻轻地抚摸她的额头,笑了起来。

    “笑得真傻气。走吧,你在这里看着也没用。跟我出来一趟吧,我有话想问你。”程医生洗了满手的血迹,一遍又一遍,直至双手的皮肤发皱,才终于用毛巾擦干。

    “问吧。”扬波靠在一边,不想看他,但是看在他三番两次救了榴榴的份上,他还是回答了。

    “她是不是个傻子?为了救人,竟连自己的命都不要。”程医生掏出一支烟,又想找火柴,却发现已经不知何时掉入水里湿透了。“啧,连一支烟也没得抽,这次真是亏大发了。”

    “不是。”扬波简短地回答道。

    “她是不是傻子,还不确定。但现在我知道了,你肯定是个傻子。”虽然没有火,但他还是勉强将烟草塞进自己的嘴里,咀嚼起来。“呸呸。不得劲。有火吗?”

    “没有。”扬波拒绝为人渣提供自己心爱的火镰。

    “我都看到袋子了,拿出来吧。看在我救了里面那姑娘的恩情上。”挟恩以报,这程医生做得不要太熟练。

    “给。”扬波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火镰,为他点上火。“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我就回去了。”

    “没了。哦,只有一点,我劝你不要太爱她的好。”程医生靠在树上,抽着烟,惬意地吐着烟圈。“像这样的圣母,总是博爱着大众。她不会独爱你一个。”

    “也绝不会纵容你,独占她的自私欲。”

    “我不是你。”也绝不会成为你这样被对方厌恶的可怜人。扬波扔下这句话,回到庄叔颐身边去了。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是无比的坚定,但是他自己明白,被戳中痛楚了。

    程医生独自留在树下,合着寂寥的冷风,抽完了这支烟便离开了。在他离开花园之前,被叫住了。

    “师叔。”

    “滚。”

    程医生头也不回推开侧门,便走了。

    白医生沉默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地不愿离去。当年的恩怨,他知道一二。师父执意救了师叔的杀父仇人。而此间的纠葛并非他一个小辈可以置喙的。

    可是当年他们相爱时的种种,也应当并非是假的。

    “白医生,太太唤您。”柏宇跑遍了整座府邸,总算找到了他,气喘吁吁地靠着树。

    “好。谢谢。”白医生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笑着应了。

    窗外冬季肃杀,寒风阵阵。

    可是屋子里却温暖如春。庄叔颐靠在枕头上,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我想要一杯新的茶,多帮我放点红糖。”

    “这红豆薏仁汤都熬煮了三个时辰,还加了这么多红枣,便是不加糖,也够甜了吧。”扬波一边说这话,一边给她多加了几勺红糖。

    “红糖是补血的嘛。”庄叔颐小声地反驳。她现在都不敢大声说话,要是伤口再裂开,那可有的她好受。“还有羊肉也是滋补的啊。”

    “你且忍一忍吧。”扬波坚定地拒绝了她想要烤羊腿的意图,然后说。“不过,今天可以不喝乌鸡汤,给你炖了鱼汤。”

    “啊,又是汤啊。好吧,好吧,总比乌鸡要好。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味道。”庄叔颐抱怨道。“只有哥哥那个味觉痴才吃不出来……哥哥,有回电报吗?”

    扬波愣了愣,给她取了一些甜汤。“还没有。慢点吃。小心点,如果里面有豆子,你不能吞下去,嚼一嚼就吐出来。”

    “好。”还没有回复。庄叔颐沉默地低下头继续喝汤。

    扬波知道她心里又不舒服了。若非实在是心里愤懑,否则她一定会对他这番劝诫抱怨一顿的。

    庄叔颐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心事,向扬波展开心扉。“哥哥他,真是冷酷无情啊。”

    连阿娘重病也丝毫不在意吗?明明占据着她想要得不得了,却始终得不到的,属于母亲的,绝对的爱意。

    就因为他是阿娘的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