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交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躺在床上假寐的庄叔颐立刻躺不住了,从床上跳了起来,对着扬波就是一脚。“滚开,有你这么对医生的吗?你不知道程医生是这一带有名的神医吗?你连神医都敢拔枪,你……”

    庄叔颐上来便先给对方带了一顶高帽子,只将这臭脾气的程摸顺毛了。

    “这还差不多。”程医生趾高气昂地对着扬波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沙土,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说吧,求我什么事?”

    “程医生,是这样的,我家的太太小产了,产后大出血。还请您立刻去救救她。他也是情急之下才犯下如此大的过错。还请您务必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庄叔颐顺溜地将一串劝辞说完。

    “我是小人,不是君子。你们爱找谁找谁。反正就是一枪崩了我,我也不会去的。告辞。”程医生听完起身便要走。

    “程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家太太。便是千金万金,我们也是肯出的。”庄叔颐现下后悔了,她应当去把阿爹叫着一块来的。她太年幼了,说出的诺言不足以取信于人。

    若是此时阿爹在,便是连官位也能一起抛出来,做个饵料,不信这大鱼不上钩。但是现在只有她,不管作出怎么样的承诺,她都要将他带回去。

    阿娘那里,可是危急了。

    庄叔颐这边心急如焚,那程医生可半点不放在心上,毫不在乎地捧起那桌子上的热茶,冷笑道。“千金万金?怎么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今儿还就告诉你了,我不救,没门。”

    “医生,您说吧,不管您要什么我都肯给。钱财不好,那官位呢?我们家有门路。若是您对时局有兴趣,便是做个什么官都是可以的。”庄叔颐豁出去了。

    “那还真对不住了。我没兴趣。你还有什么办法?没办法啦,我就走了。”那程医生挖苦她一顿,心情很是愉快。

    庄叔颐拼命地思考,她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这个医生脾气硬,不怕死,不贪财,不恋权,他会想要什么?

    在看见他对自己冷嘲热讽之后便开心的模样,庄叔颐计上心头。“医生,您是不是还对我们刚才的无礼记挂在心。若是您不高兴,您打我几下出出气也可以的。求您了。”

    “我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嘛。”还真是。看着对方那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庄叔颐知道这个法子起作用了。

    “那好吧。如果你受了我这一巴掌,我就勉为其难地去见见你家太太。”程医生笑着扬起自己的手,又缩了回去。“哎呀,这不是坐实了我是个小心眼嘛。这……”

    “不,不,是我的脸不小心打到了医生的手。”庄叔颐恨不能伸出脸去撞那只迟迟不肯落下的巴掌。只要能救阿娘,不过是一个巴掌,受便受了。

    阿娘生她养她吃了不知多少苦头,如今这一巴掌便算是偿还了一点点吧。

    庄叔颐看着那巴掌落下来,心里却一点愤怒也没有,只祈祷着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能立即跟她回去救阿娘。

    “啪!”

    这一声脆响,叫庄叔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一巴掌没有落在她脸上,而是扬波的脸上。“阿年!”

    “我来替她。你打多少下都可以,打到你高兴。”扬波挡在庄叔颐前面,冷静地说。

    “不用你替。”庄叔颐心疼极了,拉住他的手,便想要自己走上前。“这是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是我拿枪指着你,你打我会更痛快吧。”扬波像是铁铸成的,庄叔颐花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挪动他一步。

    “不,打我。”庄叔颐不肯让他代自己受过。枪是他指的,可是为的人是她的阿娘,若非如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怎奈何得了他。

    “停停停。你们爱谁打谁打。我不奉陪了。哼。”程医生翻了个白眼,二话不说便要开门走。

    扬波一把拦住他。

    程医生转过身来,冷笑道。“怎么还想用暴力?你想把我绑去就绑去,反正到时候我闭眼不视,闭耳不听,闭嘴不言。你奈我何?”

    若是真这样绑去,庄叔颐也不敢叫他替阿娘看病,若是他乱开方子,那岂不是更没有法子。

    庄叔颐攥紧拳头,努力忍耐自己那臭脾气,才没有一拳打在对方脸上。她深呼气几次,才平静下来,刚开口想继续劝说。

    门便从外头打开了。庄叔颐心头一惊,生怕出意外。她定睛一看,原来外头站着的是郝博文。他睡得舒服,起来喝杯水的功夫便听闻了一场好戏。

    这样的好戏,他怎么能错过呢。

    “继续说呀。我就想看看角色表情,没什么别的意思。”郝博文贱兮兮地靠在门上,还做了个继续的手势。“你们继续,我绝不打扰。”

    庄叔颐看了一眼郝博文,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拼命地跳动起来,几乎要爆炸了。但是正在此时,她无意中瞟见了那程医生看见郝博文时表情的变化。

    先是担忧,接着便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庄叔颐立刻换了个思路。她先前是不想要和郝家扯上关系。这年头的军阀便是吃肉还要吮骨头的,若是欠下这个人情,恐怕整个庄府都危险。

    但是如今医生这条路走不通,庄叔颐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博文,你帮我。”

    “帮你,我干什么帮你啊?人家医生自己不愿意,我有怎么好强迫人家呢?这不是那什么,逼良为娼?”郝博文笑着说,然后若有所思道。“不过,你若是跪下求我,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

    庄叔颐听罢,毫不犹豫地向着他跪下了。膝盖磕碰出巨大的响声,该是撞青紫了,但是庄叔颐半声吟也没有泄露,平静地仰头,问道。“这样可以吗?求您了。”

    郝博文说出这话的时候是听过许多庄叔颐的传闻的。每一个故事里,她是个宁折不弯的传说中小姑娘,一个被父亲关进祠堂也不肯认错的人,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便抛弃自己的自尊心。

    这可真是叫郝博文吃了一惊。他本就是想闹一下,被她那么一跪,反倒不好意思推辞了。“那好吧。程,帮帮她。你上次要的那些,我都去帮你找来。”

    “这是你答应的。”上一秒还坚定拒绝的程医生竟立即答应了。

    一众人等坐上车便向着庄府而去。庄叔颐还有一个顾虑,那便是阿年之前说的。这个程医生和白医生师父之间的恩怨纠纷,若是真的使得那喜怒无常的程医生不肯救助她阿娘怎么办?

    幸好,扬波比她想得远,已经在他们上车前便与司机李叔商量好了,从侧门进去,避开大门。只要能骗过程医生写下方子便好了。

    庄叔颐看着眼前的侧门,不由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能瞒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那来过一次的郝博文竟开口了。“怎么了?我家的医生连庄府的大门也不配进吗?庄三小姐。”

    庄叔颐顿时一口气提到了喉咙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