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雏鸟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夜似乎是一场美梦。

    庄叔颐揉着眼睛从慵懒中苏醒,笑着望向母亲。

    扬起微笑的嘴角甚至还没有到最好的角度,便凝固了。

    “阿娘!阿娘,你怎么了?阿娘!快来人啊!!”庄叔颐被她那惨白的脸色吓得心惊胆战,呼喊的声线都快要破开了。

    众人慌忙涌入,庄叔颐赶紧从床上下来,好为医生腾出位置来。当她下来的时候,众人皆惊恐万分,几个胆小的都吓得尖叫。

    庄叔颐顺着他们的视线,往自己身下看去。她雪白的丝绸睡袍上沾满了猩红和深褐。从下往上如一张绚丽的白雪红梅图。

    血!

    全是血!

    庄叔颐只觉得心上突然被一块石头砸中了,巨大而沉重,使得她拼命地张大了嘴,依然呼吸不到空气。接着她更是两眼一翻晕倒过去。

    “阿娘——!”庄叔颐拼命地伸长双手,像是要去握住什么似的,从昏迷中惊醒。

    “榴榴。”杨波见状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搂住她。

    “阿娘,阿娘,阿娘怎么样了?”庄叔颐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样紧紧地抓住他,瞪大的双眼里写满了恐惧。

    “她暂时没事了。”杨波心疼地捏了捏她的耳朵,安慰道。“没事了,你别怕。”

    “我怎么可能不怕?你说她暂时没事了。那我阿娘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庄叔颐忍不住喉咙里的尖叫声。

    “她只是,她只是……”扬波抱住她,轻抚她的后背,不知如何说才好。他内心里的那一丝恐慌终于被千百倍放大了。

    她还是如从前那般爱着这些不值得爱的人。哪怕被伤害过,哪怕被抛弃过,她还是情不自禁地爱着她的父母。

    扬波迷惘地望着青石台阶边的青苔。他不懂,他不明白,究竟是她受得伤不够多,还是他太过薄情了。

    “告诉我实话。无论是什么,我都……能……接受。”庄叔颐哭泣着哀求他。“告诉我,不要再瞒着我了,就像大姐那样。”

    大姐明明已经病了许久,可是她却一点也没有察觉,直到那连告别都来不及的结局到来。她在白花下泣不成声,大姐却再也不会拿着糖果来哄她了。

    “求你……”庄叔颐抱着他,仰着头,牢牢地盯着他,企图从他那张千年不变的脸上看出些什么讯息来。

    “她小产了。”扬波最后还是没有忍心,将实情说了出来。

    “小产!阿娘……”庄叔颐吓得反应不过来。她阿娘都已经三十九岁了,怎么会……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庄叔颐深呼吸几次,终于找回了声音。“那些血就是……”

    “不,不是。”扬波知道她已经吓傻了,医书上看过的都想不起来了,才会这样问。“昨天就已经排干净了。”

    庄叔颐找回了思考的理智,可是思考得出的结论反倒更叫她恐慌。“她、她……阿娘她大出血了!”

    这一瞬间,庄叔颐只觉得天地昏暗,看不到一丝光亮。

    “没事的,榴榴。会没事的。太太她吃斋念佛,博施济众,菩萨会保佑她的,她一定会没事的。”扬波和庄叔颐都是不信教者,然而此刻一个只拿得出这个理由,而另一个也只能依靠这个理由。

    在绝望之下,庄叔颐的心渐渐沉入谷底,最后竟反而清明起来。她用哭得沙哑的嗓音问道。“医生怎么说?”

    “他说暂时止住血了,但是情况不妙。”扬波咬牙将实情全都吐露出来。

    “白医生不善此道。若是去你外婆娘家的医馆,这七里的山路,恐怕来不及了。但是他说城里还有一位医生能医此道——他的师叔。”

    她用袖子粗犷地一抹脸上的泪涕,坚定道。“你说,他是谁。”便是翻遍整个永宁城,她都会将他找出来。不管他要多少钱财,她都愿意满足他。

    “他便是程。现在就在太华街三十六号府邸上供职。但是……”扬波还没有说完,前面的人就跑没影了。

    扬波在后面追,直追到二门外,才勉强拦住了。就差那么一步,榴榴一只脚都跨上汽车门了。“你慢点。”

    “你快点。”庄叔颐一把扯住他胳膊就往车上拽。

    上了车,庄叔颐焦急地盯着路况,恨不能立即就飞到太华街上去。扬波在旁边喘气。他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没有这个丫头片子跑得快。

    缓了许久,扬波终于将刚才的半截话说了出来。“但是白医生的师叔早在三十年前,就和白医生的师父反目成仇了。程医生放话,凡是他们这一系接手过的病人,他绝不肯接。”

    庄叔颐一听,愤然道。“医者父母心,这样狠毒的人怎配做医生。”

    “但是他能救你阿娘。”扬波这句话,一下子便叫庄叔颐那满腔的热血都凉了。

    庄叔颐捂住脸,深深地吸了口气,松开手,坚定地道。“我知道了。”

    到了郝军长的府邸,庄叔颐便借了拜访郝博文的名头,光明正大地进去了。正是清晨时候,那郝博文胡闹了一夜怎可能这么早起来,熟睡得连敲门也听不见。

    “没事,就是我……啊,我有点肚子疼,肚子疼。这茶。”庄叔颐当机立断,在众人面前便假装难受,顺势便倒在扬波身上了。

    “真是抱歉,看来我们没办法等候博文出来了。”扬波顺着说了下去。

    “不不不,既然是在我们府上出了事情,还是要由我们负责的。我们府上的医生是杏林好手,善于此道。”郝太太赶紧将她们拦下来。这要是让她们出这个门,郝府的脸要搁在哪里。

    “那就多谢太太了。”扬波立即便抱着庄叔颐进去。

    被请来的程医生一把脉,便知道她什么事也没有,但还是没有揭破。“她可能体力不济,有些疲累罢了,只要睡一会便好了。”

    “那十分抱歉,还要借贵府的房间用一段时间。不知郝太太愿不愿意?”扬波假装的面孔还是一如既往的完美无缺。

    郝太太自然立刻便答应了。

    程医生想跟着离开,却叫扬波拦住了。“还有些事想请教程医生,望您能答应我。”

    说出过那样狠话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顺从。他斜眼瞥了扬波,冷冷道。“若是我不肯答应呢?”

    扬波反手将门关上,二话不说掏出枪来便抵在了他的胸膛上。“现在,我再问一次,您能答应我这小小的要求吗?”

    “不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