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娘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哪,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第四个孩子。”庄世侨一个人坐在书房,抽着平日里绝对不会碰的雪茄,一支接一支,整个烟灰缸里满出来了。

    门外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谁?”

    “是我。越皋,南边来了讯报,马上就到了纪念日,护**恐有行动。”

    “进来再说。”

    院子里。

    庄叔颐直直地盯着扬波看,眼也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重大的讯息。

    “她在台阶上滑倒了,医生说她贫血了。”起因和结论是正确的,他没有骗她,只是隐藏了一件事罢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庄叔颐恼怒道。这是打扫的和陪侍的人的失职。若是多注意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但若只是贫血,阿娘看起来为什么会那么憔悴呢?

    庄叔颐疑心他隐瞒了什么,然而若是连阿年都不与她说实话,剩下的人便更不必指望了。她只好转身回房去,陪着阿娘。

    “阿娘,你好些了吗?要不要喝水?冷不冷?饿吗?”庄叔颐被这变故吓着了,片刻不肯离开她。入夜也要陪在阿娘的身旁。

    “没事,不渴不饿,也不冷。榴榴,你回去吧。你不是明儿还要考试吗?都努力了这么久,就不要白费了。好好回去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好好考。”柳椒瑛柔声劝说道。

    “那个不重要。阿娘最重要了。反正我的学分已经修满了,就算考不好也没什么关系的。”庄叔颐现在是一点也不在乎成绩那些事了。

    天大地大也没有阿娘的事大。

    庄叔颐轻轻地搂着阿娘,不知怎么地有些心悸,突然便想起那句俗语“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阿娘的乖乖,怎么又哭了?果真是个小哭包,这戳一下眼泪便全出来了。好了,乖。阿娘没事。”柳椒瑛温柔地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

    “阿娘,我最喜欢你了。我就想一直留在你身边,哪也不去。”庄叔颐将自己埋在母亲的臂弯里,撒娇道。

    “好。哪也不去,就一直做阿娘的小乖乖。”柳椒瑛知道这不过是哄小孩的戏言,但是她衷心地希望这会成为一个诺言。

    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那一场大雪真是好看极了。天上地下,满是白雪皑皑的一片,美得像是童话里才有的世界。她抱着这小囡囡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心满意足极了。

    可这孩子真是天生的多灾多难。

    先是生下来便瘦小,连**也叼不住,还是用了老方子才好些;躺在那婴儿房里竟无人看管,冻得浑身发紫,医生都不敢说有救;然后便是被绿壳掳走,被丢下河,被救起,却又被抓回去,最后虽然得救了,但落下了一身的毛病。

    比如那见不了血的怪毛病。

    想想能将榴榴养到这么大,真是托了菩萨保佑。谁也预料不到未来是如何的,她又何必要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束缚自家的宝贝女儿呢。

    当年她便错过一回,如今希望不要再错了。

    柳椒瑛亲吻她的额头,叹息道。

    “若是你真心喜欢扬波,喜欢便喜欢吧。阿娘不拦着你了。”

    “阿阿阿阿阿娘。你说什么?”庄叔颐被她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吓得结巴了。“阿阿阿阿……阿年!”

    “我可不记得我生的是个结巴啊。小结巴,把舌头捋顺了说话。”柳椒瑛笑着说。

    “你是说我可以以以以以……阿年?”这也怨不得庄叔颐变成一个结巴了。她家阿娘说她可以由心选择,就算真的想选阿年也没关系。

    可这变化简直是翻天覆地了。

    “看来不仅是个结巴,还是个傻子。连话也说不明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么个傻姑娘嫁给扬波这么好的青年,太糟蹋人家了。”柳椒瑛故意逗弄她。

    “阿娘!”庄叔颐噘嘴,拉着母亲的手臂撒娇道。

    “还说不是个傻子。你这个模样哪个人看不出来。”柳椒瑛真的心软了。今天见到那血,知道又失去一个孩子的时候,柳椒瑛是痛苦和懊恼的,然而又有一丝庆幸。

    庆幸这个孩子不曾带给她什么过,使得她不会在失去的时候过分的难过。但若是换做是榴榴,柳椒瑛觉得自己可能便要再站不起来了。

    柳椒瑛是真的将这个宝贝女儿疼到心里去的。就是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堆在榴榴的面前,她都觉得不够。

    不过是一个夫婿,随榴榴自己的心意去吧。

    “只是,我答应了。你阿爹那里需要你自己去说。他会生气会难过会痛苦,但是最后他还是会同意的。”柳椒瑛对女儿轻声传授道。

    “我知道,阿爹也最喜欢我了,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虽然他会顾忌别的什么东西,但是他最后还是会站在我这边的,就像阿娘一样。对不对?”庄叔颐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刚擦拭过的宝石还要耀眼。

    “是啊。他啊,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柳椒瑛说到这里,犹豫了片刻,还是继续说下去了。“若是他始终不肯,你便告诉他,当年他是如何待他的父母的,你如今便可以如何待他。”

    庄叔颐听了,直摇头。“我才不要。这一听便不是什么好话。可是……阿爹从前究竟做过什么事呢?”

    “这便不是你这小孩子家家可以管的了。”柳椒瑛不肯说下去了。

    当年他们俩个私奔到英国,几番波折之下,才到如今这番局面的。个中酸楚便不能叫这爱操心、好奇心旺盛的小丫头知道了。

    “好吧。阿娘,这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下的决心,撞破南墙也是不肯回头的。”庄叔颐坚定地说道。“阿娘,你睡吧。”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柳椒瑛都睡了好一会了,这下并不怎么困,便缠着她继续说下去。这娘俩的好奇心旺盛,绝对是一脉相承的。

    “那我就站在永宁江边上问他。‘阿爹,你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就跳下去,找个河神给你当姑爷了。’我就不信……啊!好痛。”庄叔颐话未说完,便被柳椒瑛愤愤地打了一下头。

    “你这傻丫头说什么呢?哪有用这个来威胁父母的!不许胡说了。”柳椒瑛说罢又觉得自己打得力度太重了,小心地给她揉了揉。“傻囡囡,这话不好随便说的。”

    “哦。”庄叔颐甜兮兮地笑了。

    “永远不许你做这种傻事情。”

    “好了。我知道了,阿娘。”

    娘俩抱在一起,你亲亲我,我亲亲你,这才满足地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