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往事不可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出口的时候,庄叔颐就后悔了。

    她不该提这件事,她当然不该提起这件事。

    五年前的那场灾祸,众人皆缄口不言,仿若从未发生过。对于庄叔颐来说,那也就像是一场噩梦,梦醒之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不,是现实变得更加柔和美好了。所有人都对她更好了。阿爹不束缚她去书房里看书,阿娘每天都记得去问她好不好,兄弟姐妹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在玩的时候将她遗忘了。

    她就像是这府里的一个透明的泡泡,突然就被染上了五彩缤纷的颜色,叫众人瞩目起来了。所有人都开始纵容她。哪怕是最严肃庄重的祖父都亲手将她带进了祠堂,那个女子从来都不可入的神圣的地方。

    那场噩梦确实可怕,可是当梦醒过后,她也受到了足够的宠爱。她知道旧事不可弥补,往事不可追踪,所以也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过心底这道裂痕。

    因为追究,她只能得到眼泪和痛楚;而遗忘,却能让她享受欢笑和幸福。

    庄叔颐望着母亲痛苦的泪流,内疚极了。她不该提起这件事的。她手忙脚乱,找不到擦泪的帕子,最后伸出手,用手擦拭母亲脸上的泪痕。

    “对不起,阿娘。”

    庄叔颐艰难地打破这凝固的死寂,像是费力地打开一个紧闭的蚌壳,只是这短短一句,便用尽了她的力气。

    柳椒瑛哭泣着摇头,艰难地伸出手来,紧紧地搂住她,用喑哑的嗓音道。“你不用说对不起。不是你对不起我,是阿娘不好。”

    “不是的。阿娘没有不好。阿娘最好了。是我的错。我是个坏孩子。”庄叔颐哽咽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那不驯服的野兽总是伺机想要冲破她的束缚,毁掉外面的一切。

    “不是的。不是的。你是个好孩子。你……你救过阿娘,救过你的兄弟姐妹们。你是我最勇敢、最善良、最聪明,最乖的孩子。”柳椒瑛望着她,双目含泪,心如刀绞。

    榴榴是个好孩子,但是她却不是个好母亲。

    她曾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绿壳,将榴榴带走。在那个昏暗的地窖里,她亲眼看见自己女儿脸上的期待,一点点变为恐惧和绝望。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一个好母亲,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

    可见她真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阿娘了。

    “我喜欢阿娘。阿娘最好了。”庄叔颐哭得累了,倒在母亲的怀里抽泣着睡着了。

    这不过是梦中的呓语罢了,却叫柳椒瑛哭得不能自已。这个傻丫头,被如此残酷地对待,竟还是这样一心一意地爱着别人。

    如今是父母,将来又或是哪个负心人呢?到那时候,她可还承受得了命运施加给她的霜冻?柳椒瑛一想到这里,便觉得钻心的疼。

    女儿喜欢谁有什么关系呢?若是没有那个连身份都不清楚的扬波,她的女儿再宝贝也活不到现在。

    对于别人来说,那从火车上被带回来的扬波,是个没有来历,没有姓名的陌生人。可是对榴榴来说,他是比父母更值得信赖的人,也是几次三番救了她的英雄。

    若是榴榴真的有倾心之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扬波。

    想明白这件事情,柳椒瑛如被烈火灼烧,心痛难忍。她早该明白这一点的,她早就该察觉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小心思了,只是她自己不愿去确认罢了。

    她现在的坚持,与当年的母亲阻止自己的理由,又何不同呢?柳椒瑛想起自己跪在父母面前,泪如雨下地恳求,然而依然被拒绝的这份爱。

    如今也开花结果,结出了这三枚果子。叫柳椒瑛自己去回想,她这半生里大抵是有诸多后悔和懊恼,唯独与越皋相恋厮守这一件,她从没有后悔过。

    当年的她可比榴榴可恨多了,得不到父母的允诺,便私奔而走。即使后来套上什么出国留学好听的名头,也改变不了,她当初抛弃父母家族的不孝。

    榴榴不能嫁给扬波。那个人不够格娶她的宝贝女儿。可是若是女儿真心钦慕于他,她一次又一次地否决,又未尝不是如当年那样伤害女儿呢。

    “阿年……”庄叔颐在梦中呢喃道。

    柳椒瑛深深地叹了口气。儿女皆是父母的债啊。她是父母的债,这三个孩子便是她的债。柳椒瑛提起小毯子,替庄叔颐盖好,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脸。

    “好孩子。”

    柳椒瑛轻轻地拍了拍怀中的孩子。

    好孩子,你骗不了自己心。

    庄叔颐睡了一个上午,将午饭也睡过去了,等她醒来,只觉得五脏六腑直抗议。“什么时候了?好饿啊。春梅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小姐你当然得饿了。下午茶的时候都快到了。您早饭也没吃,午饭也没吃。不饿才怪呢。”春梅一边回答,一边快手快脚地端东西。“小姐,您快看,给您准备了什么!”

    “小姐,您慢点。鞋子,鞋子还没穿好。”月桂狠狠地瞪了一眼勾了小姐的春梅。“闹什么。”

    “我错了,月桂姐。”春梅冲着月桂讨好地笑。

    庄叔颐三两步冲到桌子前,举起筷子一看,欢呼道。“是粗面。”

    永宁城的特产粗面,虽不能说是独一无二的面条,但是也算是十分特别了。口感上有些类似云南的米线,十分的爽滑。粗细大抵与乡下的筷子差不多,煮得时间久了,容易软烂,好消化。

    面汤更值得说道了。有骨头熬煮的汤自然很鲜美,但是这可是多山海城的永宁,当然是用海物和山珍熬煮汤头了。

    蛤蜊、虾干、小鱼、香菇、黄花菜、笋干熬煮汤头,鲜美得可以叫人把舌头吞下去。加上煎得金黄的鸡蛋,烫得刚好的翠绿的菠菜,衬得雪白的粗面更加诱人。

    永宁还有一个特色,什么菜肴里都要加大量的姜片或姜丝调味,很是祛湿养胃。庄叔颐先喝了一口汤,温热的汤汁顺着喉咙流入饥饿的胃袋,立即便感到舒服起来。

    庄叔颐吸溜吸溜,两三下便吃得差不多了。连汤汁和汤底的虾干都吃得一干二净。可见是饿极了。“还有吗?我还饿着呢。”

    “还有些点心。”春梅笑着收东西,一边给她端上一碟蝴蝶酥和菊花糕。

    “帮我泡红茶吧。放点柠檬汁。”庄叔颐一口吞了一个,差点被噎住。月桂赶紧上前替她顺了顺背。

    “小姐,您这么毛手毛脚可不行啊。”珍珠小心地劝诫。

    “小姐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春梅翻了个白眼,将她挤到一边去。“还不去学着给小姐泡茶,难道你要一直让月桂姐和我来做吗?七符都泡得比你好。”

    庄叔颐对丫鬟们的勾心斗角向来是不管的,但是闹到她面前便是过了界限。但是没等她说话,月桂就将她俩拎出去好好地训斥一番了。

    “你们俩个是什么怎么回事?怎能在小姐面前出这样的岔子。”月桂厉声斥责道。“这等事情到了太太面前,你们一概吃不了兜着走。珍珠是新来的不说了,春梅你怎么也这样?忘了秀禾的事情了。”

    “我、我知道了。”春梅听到那个名字,脸立即便煞白了。

    珍珠被她的反应惊吓到了,也乖乖地应了声。等月桂离开后,珍珠才怯怯地找了一个人询问道。“秀禾是谁?”

    但是每一个人听了这个名字,都与那春梅一般,吓得转身便走,一个字也不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