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槲寄生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酒壮怂人胆。

    若是庄叔颐还有一分的清醒,她是绝不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举动的。她不敢透露出一丝一毫的小心思,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自己卖了。

    她踮起脚来,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用甜腻的嗓音呢喃。“阿年,你知道这棵松树上缠绕的这些藤蔓叫什么吗?”

    “我不知道。”扬波艰难地发出声音。他的声音沙哑极了,像是极力在掩盖些什么,听起来十分敷衍。

    “这叫冬青,外国人也管这叫槲寄生。”庄叔颐此话一出,便是思绪卡顿的扬波也明白她话中的含义了。

    北欧神话中和平之神伯德被邪神洛基以槲寄生所制成的箭射死。伯德的母亲——爱神傅丽佳,想尽一切办法挽救他的生命,最后终于救活他。爱神傅丽佳非常感激,因此承诺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便赐给那个人一个亲吻。

    “榴榴,你醉了。”扬波握紧双拳,这才抑制自己全身上涌的气血。天知道,这短短的一句话,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气力。

    “是啊,我醉了。酒鬼无罪,酒鬼万岁。”庄叔颐平时费尽心力维护的那一层纸,已经完全无法束缚住她了。“槲寄生下的索吻,是不可以拒绝的。所以——吻我。”

    扬波苦笑道。“别闹了。榴榴。你醉了。”

    等她醒了,必然是要后悔的。扬波知道,所以他什么也没有做。这世上最了解庄叔颐的,不会是柳椒瑛和庄世侨,也不是她自己,而是他。

    “哼!我没醉。”庄叔颐已经完全不讲道理了。她颠三倒四地说话,完全不满足于这距离。她整个人都挂在了扬波的身上,逼迫他不得不弯下腰来。“快吻我,不然不和你好了。”

    扬波怕她摔了,伸出手轻轻地托住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傻丫头。”

    初冬的夜,寒风已起了。富贵人家的花园子里仍是生机勃勃的。花朵皆是放于温室里继续养护着,只等这一日的绽放。

    金灿灿的金花茶,粉嘟嘟的蔷薇,淡紫色的木槿,洁白的玉簪花,红艳艳的海棠……满园子的鲜花都尽情地绽放着。

    可是最可爱的花,却还是他手里的这一朵。

    娇嫩极了,仿若他的手稍稍地那么一用力,便会轻易地破碎一般。他小心再小心,轻轻地将她捧在手心里。

    她闻起来美妙极了,比桂花更甜腻,比蔷薇更悠远,比兰花更清雅。她闻起来就像是将世界上所有的美酒会聚在一起,只需嗅上一次,便会醉了,彻底醉了。

    “榴榴。”

    他虔诚地仿佛是在膜拜着什么,轻轻地像一阵微风,拂过她的唇。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我爱你。”

    月光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庄叔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天哪,发生什么事了?我总觉得好像有几百个人在我头上跳过舞似的。”

    “小姐,喝了这一碗就好了。”月桂贴心地端上一碗醒酒的汤药。

    “呃,这是什么玩意?闻起来就恶心,拿走拿走。我不要喝。我这是伤风了?”庄叔颐连忙别过脸去。

    “小姐,您还说呢。昨晚上你喝得醉醺醺的。扬波先生将您送回来的时候,太太和老爷的脸色都快黑得和锅底一样了。”春梅赶紧上前去给她揉了揉头上的穴道。

    “啊。真的?”庄叔颐实在是觉得不舒服,胃里翻涌了几次,都快要吐出来了。脸色很是不好看。

    “是啊,这还是太太特意嘱咐我们备下的,就怕你起来的时候还难受呢。那郝家真不是个东西,竟在果汁里掺了酒。宴会上不少小姐太太都中了招,闹了好大一出戏呢。”春梅挤开端来蜜饯的珍珠,继续说道。

    “那姓郝的真是糟踏了他的姓。”庄叔颐实在受不了,端起那醒酒汤,咕噜咕噜地喝了个精光,然后很不文雅地打了个嗝。

    “小姐,您慢点啊。快,吃个蜜饯甜甜口。”春梅殷勤道。

    月桂在一边绞了湿帕子,给庄叔颐擦了擦嘴。“小姐,还早着,您要不要再睡一会?”

    “睡不着了。去,给我拿本书来。”庄叔颐靠在枕头上,懒洋洋道。她这么一大碗灌下去,立即就睡,不全吐出来才怪。

    “是。”月桂应了声,然后吩咐珍珠去拿书,又让春梅再多点几盏灯来。这么昏暗的看书可不成。不过是一件小事,便让三个丫鬟忙得团团转。

    庄叔颐撑着下巴,手里拿着那书,却连半个字也没看进去。她总觉得她忘记了什么,很要紧的事,一件叫她欢呼雀跃的事。否则她怎么会心跳得如此之快,无缘无故地快活着。

    而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一定和阿年有关。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地回想,却只能想起天空上皎洁的月,爬满藤蔓的松树,满园子的花,就是没有阿年。

    她沮丧地用书拍了拍自己的脸。怎么会忘了呢?

    “榴榴,你醒了?”窗外响起扬波的声音。

    庄叔颐立即扔了那书,一把掀开被子,欣喜若狂地跑了过去。“阿年。你怎么还在这里?”

    “晚上宴会的缘故。我送你回来,街上就戒严了。”扬波的声音怪怪的。

    “你喉咙怎么了?听起来都哑了。”庄叔颐紧张地问道。

    “没有,吹风了。可能。”不止是声音,他这会连表情都很古怪。“你喝过醒酒汤了没有?还头疼吗?”

    “哎呀,我喝了。你喝了药没有。这时节伤风可不得了。外面冷,你进来吧。”庄叔颐想去牵他的手,然而竟被对方躲过了。

    庄叔颐震惊极了。扬波从没有躲开过她的手,这是第一次。不,是自从他们要好以后的第一次。她立时便愣在那里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手冷。而且伤风了,你还是离远些吧。”扬波僵硬地解释道。

    这不是理由。起码不是可以敷衍住庄叔颐的理由。然而聪明如庄叔颐怎会不知道他这异样源自哪里。一定是昨天晚上她做了什么事情了。

    她做了什么,她到底做了什么!此刻的庄叔颐恨不能把当时的自己揪过来,好好打一顿。她一定是做错了什么。

    庄叔颐不可能猜得到,她便是怀疑了所有人,也绝不会怀疑是阿年自己做了什么,叫他自己忍受不了。

    有些东西总是叫人上瘾的。比如庄叔颐对他的依赖,又比如昨夜月下那一吻。

    扬波藏在后面的手已经攥紧,但即使如此,也难以抑制住,他望见她那委屈和慌乱的表情时,蜂拥而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