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醋意翻腾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吵架了?”任赵珍妮再这么粗神经也该察觉到不对劲了。

    “没有啊。你觉得他会和我吵架?”庄叔颐反问了这一句。

    赵珍妮立即摇头,那扬波便是叔颐将天捅穿了,他也是帮忙掩护的人,怎可能为什么事和她吵架呢。

    两个人各自端了一杯果汁,又去餐桌上取了些精致的小食,这才躲到阳台上说悄悄话。其实也不过是赵珍妮在那喋喋不休地说些各处的八卦,而庄叔颐默默地听罢了。

    “那郝夫人你见着了没有?真真是乡下人,十个手指都戴着这么大的金戒指。我的天哪,我看她一眼,差点笑出声来。”赵珍妮夸张地说道。

    “她就是戴二十个,你也不许笑出来。”庄叔颐半是玩笑,半是警示道。

    “我又不是傻。她的丈夫是现在永宁城最不能得罪的人,她还有个能继承郝军长的儿子。我又不嫌活得命长了,去招惹她。”虽是个小姑娘,但这乱世里,也没有真的无所畏惧的人。

    “你记得就好了。以前你不是还和孙军长的姨太太……我提这个做什么。”庄叔颐自己就先住了嘴。隔墙有耳,何况这话里的人名已经是个禁忌了。“只可惜了,郭司长家的女儿。”

    “这个你倒是不用可惜,她还算好的。她阿爹还算有点良心,花了大价钱把她赎回来,送出国去了。”原来那个孙军长喜欢讨姨太太,连财务司的郭司长的女儿被他看上了,也没能幸免。

    “只希望现在这个不是这么浑的。”连庄叔颐这样被人骂惯混天昏地的,也知道形式不好。

    “只要你嫁出去了,管他怎么混天昏地呢。”赵珍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完便后悔了,尴笑着打岔。“哎呀,反正我以后一定要嫁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就知道,你就是喜欢张汉卿那一类的是不是?”庄叔颐立即顺着台阶下去了,笑着打趣道。

    “是啊,他还长得那么英俊。”赵珍妮顿时浮想联翩。

    少女情怀总是诗。庄叔颐十分理解,笑着吟诵了高常侍的《邯郸少年行》的一句。“未知肝胆向谁是,令人却忆平原君。”

    “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那赵珍妮也笑着接了一句。正是郭元侍的《古剑篇》中的。

    然后两人笑成了一团。

    突然阳台里的帘子动了一动,被撩了起来。有人来了。

    “叔颐小姐。”来人是名为清子的日本女孩,也是庄叔颐和赵珍妮的同学。两人想不到她一个日本人也能参加这聚会,但如今遇上了,自是不会傻乎乎地问出来。

    “不要加小姐啦,清子。我们正说古今英雄呢。你若是有兴趣,也来啊。”庄叔颐笑着招呼她。

    赵珍妮也冲她招手。

    小川清子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热情。要知道,学校里的女同学虽秉持着上流社会的优雅,不曾排斥身为日本人的她,但是绝没有人对她热烈亲切。

    就是庄叔颐这样好相处的,和那爱八卦的赵珍妮也不曾例外。因为在她们心里,日本这个岛国的名字,总是带着一些叫她们不高兴的,旧日里甲午惨败的灰暗色彩。

    今日这是怎么了?清子受宠若惊地凑了过去。

    这便要归功于这场宴会的主人,那喜欢恶作剧的和庄叔颐一个性质的郝博文了。他故意在供应的果汁里,参杂不易叫人察觉的鸡尾酒,虽也是甜甜的气泡水,却还是含着酒精的。

    别的人有没有中招此刻还看不出来,但是这俩个傻姑娘可是真醉了。俩人以为是果味的气泡水,半点没有警惕,一杯接一杯地灌了进去,可不是得醉得一塌糊涂了。

    幸好,两人的酒品不错,就是挨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说些话。恐怕这些话第二天就该全想不起来了。那这日本姑娘的出现自然也引不起两人往常的警惕心了。

    “来来,清子,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我帮你偷偷看一看。我告诉你,整个永宁城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赵珍妮拍着胸脯笑道。

    清子羞红了双颊,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好。”

    “不好。我告诉你,还是别告诉她为妙。你是不知道,她有个外号叫‘小喇叭’。你看,可不得小心嘛。”庄叔颐笑嘻嘻地给她拆台子。

    “谁说的,谁说的,我非叫她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不可。”赵珍妮打了个嗝,不服输道。“还有,我还是很能保守秘密的好不好?你看,你喜欢扬波这件事,我谁也没告诉过。”

    “呸,我才不喜欢他呢。”庄叔颐喝醉了,还知道要护着呢。

    “你不喜欢他,那才见鬼了呢。”赵珍妮反驳道。

    “你要是不喜欢他,送他火镰做什么?还是龙凤呈祥。羞羞脸。”赵珍妮本就直率奔放,加上酒精的作用,说话更是不过脑子了。

    “你怎么知道的?哦,我倒是忘了,你个‘小喇叭’。”庄叔颐吵不过她,气嘟嘟地别过头去,不和她说话了。庄叔颐和清子说起话来。“对了,清子,你要不要起个别号什么的?”

    “什么意思?”清子便是再了解中国文化,也还没到这个地步。

    “你看啊,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你也起个中国的号嘛,入乡随俗。”庄叔颐笑着说。“你看,我有个号叫‘树中仙’,珍妮就叫‘小喇叭’。你也起一个好玩嘛。”

    “你才‘小喇叭’嘛。人家起的是‘回雁斋’。”赵珍妮不服气道。

    清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往日端着的同学,你一句我一句像是平常人家的小孩子吵起架来,连拉架都忘记了。

    幸好,听得外面动静大起来,按耐不住的扬波走了出来。“你们这是怎么了,脸上怎这么红,可是受了风?”

    清子想帮忙解释几句,便走过去,低声凑到扬波身前说话。

    庄叔颐看了,酒精上涌,顿时脑中的那根弦便断了。她越过那清子,在她吃惊的目光中,一把拉住扬波,然后飞也似的逃了。

    哼,这是她的,谁也不许惦记。

    扬波一眼便看出她醉了,也不拦着她,只是好笑地顺着她,一块跑。两人一路跑到小花园里。庄叔颐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醉得一塌糊涂还知道要左顾右看确认一番。

    扬波刚想要笑话她,便被突如其来地按在墙上了。他都被她这动作给弄傻了。“榴榴,你……”

    “嘘,不许说话。”庄叔颐霸道地说。其实呢,她不到他的肩膀,很是勉强地踮起脚,还没他高。这场面别提多好笑了。

    只是此时扬波没了笑闹的心情,只觉得她身上的香气缭绕,整个将他笼罩在了其中。她想要做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