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公竟渡河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闯进别人家里,竟然还敢问这样的问题。而且是我先问的。”庄叔颐一边屏住呼吸,一边悄悄地摸索起自己身上的东西。

    该死的,她没有带枪,也没有带匕首。

    阿年!

    庄叔颐心中如此地呼唤,但是很明显,她不能喊出声来。因为她观察到了对方鼓鼓的腰部,一定藏着一柄手枪,也许是和扬波手中一样的勃朗宁,也许是别的什么。

    声音没有子弹快。庄叔颐默默地将喉咙里的呼唤咽了下去,从轻轻地呼吸中调节自己的心跳,装作不在意地说道。“一问一答。这是规矩。”

    “这是别人的规矩,不是我的。鉴于你处于绝对的下风。你先回答我,你是谁?”他快活地站在庄叔颐的面前,虽无意将自己腰间的手枪拿出来显摆,但也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感。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是主宰一切的上帝,而她不过是一只手指便可碾死的蝼蚁。

    这感觉真叫人不舒服。

    庄叔颐皱着眉头,却不得不迫于形式回答道。“我是庄家的三小姐,庄叔颐。”

    “不。我的天哪,你就是那位名满永宁城的庄三小姐。真是荣幸之至。”庄叔颐可半点没看出他有点话中的意思。

    来人挑起嘴角一丝笑意,继续说道。“您真是名不虚传。这是什么姿势?哦……形意拳。这真是有趣,你居然会拳法。”

    庄叔颐不再回答,而是专心致志地观察敌人的弱点。她只想找到对方一瞬间的失守,只要那么一瞬间,她有五成的把握能将对方打倒在地,获得逃跑的机会。

    这五成里的三成是建立于对方的轻敌。

    说实话,她完全搞不懂这个男人想干什么。可是不管如何,谁也别想叫她轻易服输。连她父亲也不能,更别提是一个陌生人。

    “哦,别对我有敌意。我可不打算什么做什么。”他越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话,越是激起庄叔颐的警觉。

    突然,庄叔颐瞄到了一个阴影。她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双拳,左脚向前迈出一步,对着右边大喊一声。“啊——!”

    果不其然,那男人的头下意识地向那边转了一个小小的幅度。可乘之机!庄叔颐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不!被躲避过去了。在他带着笑意,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来之时,他又被另一个拳头打倒在地,狠狠地。

    “活该。”庄叔颐欢快地极了,扑向来人扬波。她就是看到阿年来了,才敢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阿年,快把他绑起来,移送官府,不对,衙门,算了,想不起来叫什么。”

    “现在叫警察局。我看看是哪里来的宵小,连庄府也敢、闯。真是胆子不小啊。”扬波将他翻过来一看,连声音都停顿了一瞬间。

    “他是谁?阿年,你认识他吗?”庄叔颐被这一打岔完全忘了自己先前的事,一脸好奇地靠在扬波的身旁,观察那倒在地上的男人。“长得挺英俊的。哇,他的手枪比我们的长。”

    “我们的是m1906袖珍手枪,他的是柯尔特m1911a1。虽然是同一个公司,但是款式有些不同。”扬波侃侃而谈,庄叔颐眨巴眨巴眼睛,完全不懂呢。

    “你懂得不少啊。”那男人被扬波压在地上,却半点不在意,很是悠哉地插嘴道。“能不能先让我起来啊,在下面腰很累的。”

    “你的腰不行吗?”庄叔颐奇怪地问道。

    说实话,他看起来实在不像宵小。就冲他穿的是上海新款西服,手腕上那支手表可是英国最新的哈伍德自动手表,这些东西在永宁城那可是稀罕物件,光用钱那还是买不到的。

    庄叔颐几乎是立刻便想到那支将她和阿年从土匪窝里救出来的陌生军队。这个男人是新来守城军里的人物。只是不知道算得上是第几号。

    看来是要想办法把他弄出去了。庄叔颐可不想和这么一号人物扯上半点关系。人生在世,须如履薄冰。庄叔颐叹了口气。

    “谁说我不行的,换你来压,保证,啊!”话未说完,只听咔擦一声,那男人的胳膊扭曲了。“啊啊啊啊啊!”

    “不好意思,一时手滑,我想骨头没什么关系,不过脱臼也不是很舒服,你说是不是,郝少爷。”扬波那脸上那一丝笑意,叫人毛骨悚然。

    那男人叫了几句,很是哀怨地望了他一眼。“你都认出我是谁,竟然还敢这么做。真是胆子不小。我也没打算做什么,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罢了。好了,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庄叔颐终于明白阿爹阿娘在她作天作地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情了。真是叫人头疼啊。这家伙简直就是熊孩子。擅自闯进别人家,还觉得这只是个玩笑,不够熊吗?

    “这怎么行呢?再怎么说,您都是坐拥千军的少爷,还是我亲自送您回去吧。否则叫您家里知道,您不仅从墙上翻进我们家做客,又断了手腿回去,那可不好啊。”扬波郑重其事的说。

    “别别别。”那男人捂脸大叫道。“我自己走,我自己走就行。”

    庄叔颐偷笑,这场景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被威胁到点子上了。得罪谁不好,得罪阿年,真是可怜的人。

    果不其然,那家伙被扬波好好地捉弄一番,最后还不得不守口如瓶,憋屈地回去了。

    庄叔颐笑得不行,突然想到。“他真的不会报复吧。守城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他的脸皮够厚的话,还是可能的。但是放心吧。他没有你厚。”扬波笑着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了庄叔颐身上。

    “说谁脸皮厚呢!”庄叔颐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对着他大吼道。

    “说我自己,说我自己行了吧。”扬波连忙求饶。

    庄叔颐心满意足地松了手,笑嘻嘻地吹了吹他发红的耳朵。“看你以后还敢调侃我不。这可就是下场啊。”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心底泛起了无限的快乐。她只想这一刻能够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她什么都不想,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相思中的少女便是如此这般天真又愚蠢,将世界上一切的苦难都不放在眼里,只一心装着那个永远也追不上的背影。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顽固之人的本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