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言不由衷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娘,你为什么喜欢阿爹?因为他长得英俊,还是因为他有才华?你怎么喜欢上他的啊?”庄叔颐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刻也不停歇。

    “为什么?你若是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那时候只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好了,提那些陈年旧事做什么。还是说说你吧。我的儿啊,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柳椒瑛都快为这事愁死了。

    “能听懂我说的话,能明白我的喜怒哀乐,能够容忍我的桀骜不驯。”庄叔颐一边说,脑海里便浮现了那个人的身影。

    “你说的不就是扬波?”柳椒瑛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榴榴,扬波是个好孩子。可是不行。你告诉阿娘,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没有。”庄叔颐眼眶里还有一些泪水,此时默默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去。

    “那你哭什么?”柳椒瑛手里的帕子都被她的眼泪浸透了。“你要知道,你是庄府的三小姐,你受过祖宗多少庇佑,就要懂得不能给祖先丢脸。”

    “难道我嫁给喜欢的人,祖先就会觉得丢脸吗?”庄叔颐不理解,只觉得是封建迂腐。可是阿娘的话里有一句,她无法反驳的。

    念孝为德本,思蓼莪而泪流。

    她受了祖宗的庇佑,才能有这般锦衣玉食的生活。若是将这姓氏剥离,她大抵便什么也不是了。

    哺育她的珍馐,充实她的书籍……她受过的这诸多恩德,她都牢记于心。若是今生不能报答此恩,来世也必定要衔草结环来报答。

    “不会的。”柳椒瑛在她绝望的目光中怜惜地抚摸她发烫的脸颊。“那你告诉阿娘,你是真的喜欢上那个扬波了吗?”

    庄叔颐一边用手拂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一边强撑着笑,蹭了蹭阿娘的手心。“没有啊。”绝对绝对不能说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别哭了,宝儿。等你喜欢的人出现,阿娘绝不拦着。”柳椒瑛搂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庄叔颐一边点头,一边泪水又浸湿了枕头。她说不出口。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局促不安的敲门声。

    “做什么?”迷迷糊糊睡着的庄叔颐只听得阿娘不耐烦地质问道。

    “太太,老爷回来了。”月桂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阿年!”庄叔颐一下便坐了起来,像是装上了弹簧一般。柳椒瑛见她这模样,便笑了。“知道你等不及,换件衣服,把你这小花猫的脸洗了再去。”

    “哎。”庄叔颐立时应了,兴奋得几乎是从床上跳下去的。

    柳椒瑛看她这模样,便忍不住叹道。“还是不长不大的孩子样。”

    替她梳头的月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是庄叔颐完全无视了,她现在一心只想着阿年回来了呢。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去树屋烹茶,还是去院子里摘桂花玩呢?庄叔颐一边笑着一边飞奔而去,半点没有小姐的样子。几个丫鬟追在后面,竟几息之间便丢了人影。

    “小姐跑得真是越来越快了。”月桂几个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无奈道。

    庄叔颐可不知道这么许多,她一想到阿年回来了,便什么都欢喜得忘记了。她一路狂奔,从那垂花门跃了出去,被她阿爹抓个正着。

    “榴榴,什么样子!”庄世侨那是吹胡子瞪眼睛地训斥道。

    庄叔颐半点也不放在心上,眼睛不停地往后面瞟,口中不停地说。“阿爹,你可算回来了。我在里面都等不及了。阿年呢?”

    这句话向来是管用的,不知曾熄灭过庄世侨多少的火。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竟不管用了。庄世侨脸色的愠色半点没有减少,反倒愈演愈烈了。

    “哪家的小姐像你这个样子?惹是生非。我问你,你和城西那个姓万的,可是真的有来往?”

    “什么姓万的?”庄叔颐开始真是没有想起来。

    “你还装傻,城西的万金帮,那个姓万的,今天居然亲自来与我道谢。当着众人的面,谢谢我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夸赞你讲江湖义气。好一个江湖义气。”

    此时庄世侨的脸色之难看,是庄叔颐所见之最。

    “阿爹,我没有。”庄叔颐试图狡辩。“我没有和他来往。”

    她确实没有正面与那人交锋。但是她所做下的那些事情,她能对别人巧言而辩,但是对阿爹阿娘却做不到。

    家训有言:亲贤善,远奸佞,违者逐出家谱,永不得录。

    而这个“奸佞”,就包括那作恶多端,满手血迹,统治着半个永宁城地下世界的万金帮的老大——万翦斋。

    “你说你没有和他往来?那他是怎么认识你的?你是闺阁里的小姐,不是什么路上卖洋糕的。你说说,他是从哪里知道你的名字的?”庄世侨已经气得满面通红,额骨上的青筋暴起,已然是怒不可遏的模样了。

    “名字本来就是用来称呼人的。他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有哪里值得奇怪的地方吗?若是不想要别人知道我的名字,那就不要给我起名字不就好了。”庄叔颐心中的火气也上来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庄世侨更是暴跳如雷。“你是怎么和你父亲说话的?难道你读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庄叔颐气愤地喊道。

    “你给我过来。”庄世侨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一路拖曳到祠堂中。

    庄府的祠堂与别家的不太一样。别家的祠堂往往是所有建筑之中最为精致宏伟,其中花楼廊庑和遍布其间的精美雕刻都在展示着家族的辉煌和荣耀。

    但是庄府的祠堂却是藏在严密的树丛之后,既没有雕梁画栋也不够宏大。只有小小的一间,比起庄府其他的建筑可谓是十分古朴了。

    可是微小简朴的建筑并不能减少一分子孙后代的崇敬之意。庄世侨小心地打开那新刷了红漆的朱门,先道了一声歉,再将庄叔颐扯了进去。

    虽是民国了,但说老实话,与清末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家族的祠堂向来是不许族内的女子进入的,媳妇是外人,女儿自然更不能算了。毕竟女儿总是要嫁出去的。

    这么想来,女人有些可怜,既不算是这一家的也不算那一家的,总是如那漂泊的浮萍,寻不着牵绊的根系。

    庄叔颐能进祠堂,大概算是一个例外。祖父庄启衡亲自将她带进这祠堂,并决定自那以后,允许家中女嗣进入祠堂祭拜。

    而得到这份殊荣,从今日这遭遇来看,也许并不能算是什么好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