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血色的阴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地窖里藏了一夜,炮声总算是停了。扬波将庄叔颐按在里面,叮嘱再三,不叫她出去。“我去探查一下。”

    “不行。太危险了。万一他们不看人就打枪呢?”庄叔颐抱着他的胳膊,不叫他走。“不行,你不能出去。”

    两人正僵持不下,地窖的门猛地被打开了。

    庄叔颐心跳躁动,只觉得大事不好。

    “谁在里面!”门口的兵士问了一句,便冲里面开枪。

    幸好扬波早就警觉,和庄叔颐藏了起来。这才没有被误伤。“有人,我们是被绑来的。我们是永宁城庄府的人。”

    “永宁城庄府?哪个庄府?”对方这一句话问出来。庄叔颐就觉得害怕。他竟不识得庄府?他是外面来的,而且一定是刚来的,才会不知道。

    庄叔颐只觉得自己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这不会又是一窝披了皮的土匪吧。

    扬波温柔地安慰她。“别怕。我在呢。”

    庄叔颐抱住他,瑟瑟发抖。她吓得厉害,扬波一摸她的额头,便知道她又发起烧来了。一想到她受的这些苦,扬波就恨不能将那群傻子扒皮抽筋。

    “我们是永宁城教育局局长庄世侨先生府上的。”这个名头总算是好使了。那士兵总算不随便地浪费子弹,给了他们一个露面的机会。

    扬波先出去的,庄叔颐牵着他的手,跟在后面。“这位大哥,不知你们是哪个连队的?”

    “走,走,走。现在乱着呢,没工夫理你们。去那边等着吧。”那士兵疲倦不堪,手握着一把枪,蹲在地上,靠着石壁,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颤颤巍巍地从冒着烟的草堆上接火,然后闭上眼抽了一口。

    庄叔颐盯着他看了两眼,只觉得稀奇。她不是没见过兵,但是总觉得他和她见过的不大一样。

    “尖果儿,看什么?”那老兵抽了两口烟,眼睛都不需要睁开,就知道她在看他。

    “说我吗?”庄叔颐一听便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尖果儿是北边的方言,说的是漂亮女孩。长这么大从没被别人夸过好看的庄叔颐自然是喜笑颜开,连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细缝。

    “难道你旁边那个也是个果儿?”那老兵听了,一边吐着烟圈,一边笑道。

    “那倒不是。”庄叔颐从前住在北京,对于北边的方言还是了解一二的。庄叔颐这时候还是站在地窖里面的,一边和他说着话,一边往外走。

    “尖果儿,真是有胆,进了贼窝,还笑得出来。”老兵看她那一派天真的样子,也觉得稀奇。“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家的姑娘。”

    扬波一出来便回身想将庄叔颐塞回去,没来得及阻止她,便叫她探出了头。

    “啊——!”庄叔颐那尖叫还没有半截,一下便晕了过去,差点就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扬波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的嘴唇都吓得发白了。

    还是叫她见了血了。

    这样的娇女子除了温软的闺阁,恐怕别的地方也养不出来了。庄叔颐这见不了血的毛病也不是这两年的事情。

    扬波深叹了一口气,赶紧用力掐她的人中。庄叔颐受了痛,惊醒过来,见了扬波,瞪大了双眼,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几次大喘气才将心中的气吐了出去。

    她尖叫道。“阿年,别死!”

    “我不会死的,都过去了。榴榴都过去了。没事了。没事了。”扬波抱着她腾出一只手赶紧捏了捏她的耳垂。“不怕,榴榴,看看我,我身上没有血,不是我的。”

    “血,血,都是血。阿年,都是血。我看到了,血,你的血,我的手上都是你的血。阿年,你别死,我求你……”庄叔颐搂紧了他,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

    “不死。我不会死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们不是约好了的吗?榴榴,你睁开眼睛看看,不是我的血。我没有受伤。”扬波轻声哄她。

    “我害怕阿年,我害怕。他拿着刀,他拿着刀,他拿着刀过来了。阿年,阿年,他过来了,阿年!”庄叔颐嘶吼着,满脸都是泪水。

    她睁大了双眼,迷惘得失去了眼前的景象,只映衬出了多少年前那场暴风雨之中的血腥和恐怖。

    也许别人能轻易从困境和痛苦中走出,但是一个孩子却很难走出来。她虽像个孩子,却已经不是孩子了。

    那一夜的风雨,逼得她长大,不得不睁开眼去看这个真实而又残酷的世界。

    “他死了,他已经死了。榴榴,别怕,他已经死了。他打不过我,他打不过我。你忘记了吗?最后他死了,我亲手杀了他。”扬波捧着她的脸,让她不得不与自己对视。

    “他……死了?”庄叔颐望着他的双眼,整个人都像是木偶一般傻愣愣的。

    “他死了。”扬波一遍一遍地重复地回答她的问题,耐心极了。

    过了许久,庄叔颐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乌黑的瞳眸倒映出了他担忧的脸。“阿年,你不会离开我吧。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保证。”扬波替她捋了捋散乱的头发,温柔地望着她。

    “我们约定好,你不能离开我的。”庄叔颐伸出手,紧紧地勾住了他的小拇指。“约好了,不许反悔哦。”

    “不后悔。”扬波轻柔地用手捂住她的眼睛,将她抱上了车。

    那蹲在地上抽烟的老兵笑着说道。“小哥,你这是要栽啊。”

    扬波叹了口气。

    “上了贼船不好下。”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

    庄叔颐昏睡了许久,进府的时候还毫无知觉,不知自己这番模样引起了多少腥风血雨。等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已经过了两天。

    “阿年呢?”庄叔颐在一片昏暗中醒过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外面怎么这么吵?阿年呢?”

    “现在是早上三点。小姐您饿坏了吧,这两天只喝了些米汤进去。”月桂小心翼翼地回答,想蒙混过关。

    庄叔颐早就看破她的套路了,立时便拆穿道。“阿年呢?先回答我,阿年呢?我要见阿年!”

    “小姐,李婶在厨房里熬了香浓的小米粥,熬了好几个时辰呢。还有新晒的咸鱼,还有刚炒的盐虾……”春梅那是赶紧转移话题。

    庄叔颐却半点没有上当。她见她们不肯直说,立即便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找他。

    众丫鬟那是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围上来,小心地劝解道。“小姐,您别这样。现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什么没办法的事情?我要见阿年!”庄叔颐有些心慌。若是阿年在府里,这帮人是绝不会不让他来见她的。只有阿年不在。

    可是她都不舒服,阿年是绝不会走的。除非阿爹阿娘为她遇上这次的事情迁怒了阿年,不许他待在府里。

    “榴榴。”柳椒瑛没进院子就听见庄叔颐撒泼的声音了,快步走了进来。“我的宝贝心肝,你可吓坏阿娘了。你嗓子都哑了,别说话了。”

    可是对于庄叔颐来说,此刻别说是嗓子哑了,便是有人拿刀子抵着她的脖子,她也绝不会停止呼喊的。

    她一心一意只想着见到那个不顾一切护着她的青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