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风满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什么!”在庄叔颐等待的时候,得了信的庄府炸成了一锅粥。她的阿娘柳椒瑛更是差点就要提枪去和那些土匪拼命了。

    “夫人,冷静,冷静啊。你这样单枪匹马地冲过去,哪是他们的对手。万一他们恼羞成怒伤了榴榴呢?”庄世侨真是急得满头大汗。

    这头是愤怒异常失了理智的妻子,那头是危在旦夕不知去向的爱女。他真是恨不能一人分做两个去思考。

    “冷静,对。是得冷静。我的榴榴,我的榴榴……我的榴榴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也活不下去了。那一个你说去了便算去了吧,但是这一个,我的心肝宝儿,你若是不将她全须全引的救回来,我跟你没完。”

    柳椒瑛那是痛不欲生,恨不能以身代之。

    “我的榴榴,那是我的命啊!”柳椒瑛长叹一声,顿时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夫人,夫人……快去喊白医生啊。”庄世侨抱起柳椒瑛,便往屋子里冲啊。榴榴出了事,已经是快要了他的命;若是夫人再出点什么事,他这条命尽可以不要了。

    这一头一片混乱,庄叔颐那一头也是不好了。

    “好家伙,竟敢把勾子引来。说,你们耍了什么花招?不说,便选个死法吧!”那领头的大哥本被庄叔颐的甜言蜜语腐蚀,不打算动他们的。

    但是没想到,他们被关进地窖不足半日,底下竟便集结了大队人马,看模样像是要上山来了。岂不是危急?

    “大哥,既然已经说好了,我们就不会做多余的事。何况我们都被绑着蒙上了眼睛,坐在小哥看守的马车里,除非是孙悟空在世,才可能动手脚啊。那底下的官兵绝不可能是我们引来的。”

    庄叔颐说得有理有据,但是其实呢,她也不是很确信。她自是不可能有七十二变,可是那扬波在,有没有七十一变,那便不好说了。可是枪抵着脑袋,傻子才会说出来。

    “那就是你爹娘寻来的。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活不了。选个死法吧,就当结了哥哥和你的因缘。”那领头大哥大概也是不想追究下去了。

    只是那官兵一来,庄叔颐这等子肉票便是个拖累,自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就这还是他怜惜庄叔颐的机灵劲,才给的机会。否则一人一刀,便万事大吉了。

    庄叔颐还想胡搅蛮缠一番拖延时间。可是那曾与她搭话的小哥竟对着她拉开了枪的保险栓,冷笑道。“若是想废话,我就赏你一粒糖丸,一了百了。”

    火药的气味刺激了庄叔颐的感官,她嚅动嘴唇好几次,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仿佛嘴里的那根舌头被人拔走了一般。她觉得自己满嘴腥甜的气味,像是盈满了血水。

    她是不是真的会死在这里?

    心底的不甘和懊悔将她的思绪淹没。她不想死在这里。但是她还能做什么呢?就凭她怀里那柄手枪?别傻了。

    就在庄叔颐万念俱灰的时候,她的手被握住了。她转过头,是阿年。是啊,还有阿年啊。她竟不由自主地松了胸口的那气,从极度的紧张和恐慌中挣脱出来。

    “那我不说废话了。我就就要和阿年说几句话,两分钟就行了。”庄叔颐知道自己和他们辩解已经不可能为自己挣出一条生路了,但是阿年肯定有别的办法救他们俩个的。

    “好。我就知道你们这是一对鸳鸯。得了,哥既然答应了,就成全你们。说吧。”那领头大哥竟真的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给他们两分钟。

    四周一片嘈杂,山匪的土堡里养着不少人,此时正因为敌袭而紧张地奔窜起来。

    庄叔颐深吸了一口气,转向扬波。望向他的那个瞬间,背后刺骨的凉意和敌意似乎一下便消失无踪了。她镇静了下来,思绪飞转。“阿年,现在我们都要死了,你能和我说实话吗?”

    “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扬波握住她的手,轻轻地将她搂进怀里。

    恋爱中的少女总是傻得可怜。

    庄叔颐也觉得自己傻。被他拥抱的感觉太好,令那死神的威胁都显得微不足道了。好像下一刻去死,也已经没有关系了。

    这时,她感觉到扬波的手伸进了她的怀里。这大庭广众之下不大好吧。庄叔颐刚羞赧,便觉察出来。他是在拿藏在自己怀里的手枪。

    啧,恋爱中的少女真是傻透了。

    “那你和不和我说实话?”庄叔颐继续说话,吸引众人的注意。

    “恩。”扬波应了一声后,将自己埋进了她的颈窝,掩住了自己的嘴,又小声地说。“我喊趴下,你就往我后面那个木头箱堆积的地方跑,躲好了。”

    “那你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和我成秦晋之好,白头相守?”庄叔颐趁乱将自己的小心思流露了出来。

    她情不自禁地揪住他的衣角。害怕吗?紧张吗?不,只有无限的期待。

    像是站在一片昏暗之中,而远处的天际开始泛白。那种柔软的可爱的白色,叫人看了便心生喜悦。因为谁都能想得到,在那白色之后,是黎明,是新生,是绝无仅有的美好。

    这一份拥抱,给了她太多的勇气。

    “那你阿爹阿娘怎么办?你不可能离开他们的。你也知道他们不会接受我这样的女婿。如果你要和我一起走,就必须离开他们。你真的会愿意吗?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他在说什么?他是在做戏?还是……只是……可是。

    庄叔颐的脑子像一团浆糊,什么也思考不了。

    就在这时,扬波将她抱起来,便往后甩去,喊道。“趴下。”

    庄叔颐下意识地便遵从他的指使,向不远处的木箱处跑去,将自己藏在了死角。外面,立时便是枪声和叫骂声。

    “好家伙,竟然还藏了一柄勃朗宁。”

    “掌柜的,别跟他废话。”

    外头是腥风血雨,庄叔颐这里却是十分的安全。扬波为她找的这个地方考虑得最为周全。一是箱子里都是弹药,他们自己人是不敢开枪的。

    至于第二点嘛。

    “嫩娘个婊子,给俺滚出来。”果真有人想挟持她。

    庄叔颐二话不说,便掏出扬波给自己的火镰。“你别过来,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点火,到时候烧起来,算你的啊。”

    那人立马便被唬住了,不敢再进一步。这几箱可都是弹药,若是烧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说不定半个土堡都会被炸掉。

    “俺就不信你敢点,你自个不要命了?”那人还想吓唬她。

    “那你就试试呗。看来你是不知道我庄三的名头了。惹急了,那官府的军火库我都敢点火,你信不信?”庄叔颐一手抓着火石,一手抓着火绒和火镰,漫不经心地作出敲击的动作。

    “别别别……”敌人立即连连后退,不敢再试探。

    庄叔颐装出混蛋的模样,那是无人可及。

    正在这时,突然不远处响起一声炮声。怎么会有人向自家开炮?庄叔颐正疑心,突然地想了起来。是那山脚下的军队。

    但是不对啊。要是她阿爹阿娘派人来的,肯定恨不得把这土堡供起来,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才对。这炮轰得,好似恨不得将土堡夷为平地。

    不会是阿爹阿娘的仇家吧。要来杀人灭口了?还真有这个可能。庄叔颐正想着,一只手将她提了起来。“谁!”

    “是我。”庄叔颐转头看去,正是扬波。“出来,这里危险了。”

    “阿年,怎么会有炮啊?”庄叔颐搂着他的脖子,从里头爬出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会。应该是来剿匪的,没想到刚好碰到这里吧。”扬波抱起她,便狂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喝水都塞牙缝,最近也是太倒霉了。先是被逼着相亲,又是在河里救人受寒,然后还有……再后来就是被劫道了,现在又是赶上人家剿匪。回去要阿娘好好拜拜,给我去去这霉运才好。”

    庄叔颐一边享受在他怀里的温暖,一边不停地抱怨。

    “恩。”扬波笑着应了。

    庄叔颐又想起他刚刚说的话了。他究竟是真的回答她的问题,还是假的敷衍那群土匪呢?她不知道了,想得头疼,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是真的,就好了。

    偷偷摸了一下扬波的下巴,毛毛的。

    “别动了,很痒的。”

    庄叔颐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