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回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心里不痛快,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这会惹得外婆不开心。她向来都不是那种会将自己的小情绪传染给别人的性子。

    “外婆不用出去啦。我出去就坐车了。外面风大。”庄叔颐心疼地想叫外婆留在屋子里。不过两步的距离,何必送来送去呢。

    但是对于外婆说,哪怕只有两步,也想要和自家的宝贝外孙女多呆那么一会儿。“没事,你外婆还健硕呢。你看我连剑都还提得起来呢。”

    “恩。外婆最厉害了。”庄叔颐抱着外婆的胳膊撒娇。

    离别叫庄叔颐难过。她来时,会舍不得家;她去时,却又会舍不得外婆。她就是舍不得与人家离别。孩子气得很。

    “外婆,我走了,你慢点回去吧。”庄叔颐趴在车窗上,轻轻地松开外婆的手,她不忍看下去,眼睛已经盈满了泪水。

    “路上小心。榴榴。”外婆站在那里很久,都舍不得回去。

    车子开出去很远了,庄叔颐回头看,外婆还站在那里。她的眼泪立时便压抑不住了。她一边哭,一边还有心情笑话自己。“我哭得好傻啊。”

    “是啊。”扬波温柔地递上帕子,轻轻地抚摸她的头。

    “这个时候你不该安慰我嘛。魔鬼。”庄叔颐接了帕子,一边擦眼泪,一边抱怨。

    “好。不是。谁都会因为离别而难过的,只是你太过敏感罢了。”扬波顺着她的意思说,然后冲她眨了眨眼睛。“这样说,可高兴了?爱哭的小兔子。”

    庄叔颐很没骨气地点了点头。“恩。再说几句。”

    扬波皱着眉头,佯装十分苦恼的样子,最终两手一摊。“没了。”

    庄叔颐被他逗笑了。“什么叫没了。你再说嘛。”

    “吃你的糖吧。”被她缠得无可奈何的扬波塞了她一颗糖。

    “会蛀牙的。”庄叔颐含含糊糊地回答,嘴巴里的糖甜蜜得叫人脸颊发烫。

    正想着呢,突然车子一个急刹,庄叔颐的鼻子差点撞瘪了,还好扬波拉了她一把。前头的春梅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额头碰了个乌青。

    永宁城处于丘陵地带,又靠海,是匪类最为喜欢的落脚点了。回城的路上可算不得什么太平。

    扬波第一时间摸上了腰间的枪。“怎么了!”

    而庄叔颐更是揪紧了扬波的衣角。她在发抖,嘴唇发白,呼吸紧促起来。扬波立时便意识到她的恐惧,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别怕。”

    开车的李叔眯着眼睛看了又看,才确定,说。“有一只猫,死在路上了。”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这年头只要手里有枪有人,便是可以作威作福的大王。普通老百姓的生死,不就在这山大王的一念之间嘛。

    乱世无桃源,即便这里已经靠近永宁城,盘旋的山路上也多的是匪寇。

    死了一只猫,总比死的是人要好。

    只有庄叔颐捂住了眼睛,揪住了扬波的袖子,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它死了吗?它真的死了吗?”

    扬波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恩。死了。你……还是别看了。李叔开车吧。”

    猫周围的血迹都已经发黑了。但扬波还是害怕她那晕血的毛病为因此发作。庄叔颐自然是不敢看,但是她没忍下心。

    她带着孩子的天真,也带着成人的怜悯。她闭着眼睛哀求道。“等等。阿年,能不能把它埋了啊?”

    留在这路中间,还不知要被多少车糟践。生前已经很可怜了,死后还要遭受这样的事,岂不是太残忍了?庄叔颐对这样的事向来是心软得不像话。

    虽说谁都知道现在是乱世,还不知道有多少可怜人暴尸荒野,埋得了这一个死的,又算什么慈悲呢。只是庄叔颐是不管这么许多的,她就是个孩子,只看得到眼前这一亩三分地的孩子。

    对于她这样的祈求,扬波从没有驳回过。

    “好。”扬波撸起袖子,将袍角扎起来,开了车门下去了。

    庄叔颐捂着胸口,有些疼。她心中属于孩子的那份,不将死生放在眼里的天真,有些褪色了。自从大姐去世,她就已经明白,所谓的死亡,是如何残酷的一件事。

    车外的扬波一点都不怵,干脆利落地将那团肉糊糊埋了起来。那血淋淋的死亡,既没有叫他起一点怜悯,也没有惊起他的一丝恐惧。

    他就像普通人种一棵树,埋下一粒种子一般自然。只是做完,他回车的途中,发现自己身上沾了血迹。

    想了想车里那一位怕血的主,他便干脆利落地将自己外头的马甲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了路边。他正迈腿往回走,突然听见凄凄的婴儿啼哭声。

    是谁在这荒郊野岭丢了一个孩子?

    扬波只是思绪里这么一想,脚上却连半点犹豫也没有,便走了过去。他不在意。

    “阿年,你怎么了?”庄叔颐在车上瞧见扬波脱了外头的马褂,只觉得奇怪,又担忧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她不顾春梅的阻拦,开了门,跳下车便跑了过去。

    “没什么。”扬波拦住她,将后面遮掩好,生怕她见着一点血。

    庄叔颐正往回走,还没说什么,便听见了那婴儿的啼哭声。她立即便停了下来。“孩子?哪来的孩子?”

    扬波叹了口气。看来这麻烦事,他是不管不成了。

    “我去看,你站着,不许回头,也不许看。”扬波抓着她的肩膀,再三嘱咐道。

    “哦。”庄叔颐乖乖地应了。

    “不许动。”扬波才走两步,回过头去。果不其然,她又不老实地探过头来看了。扬波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先去把这位大小姐安置了。

    庄叔颐被他塞回车上,还不大甘心。“我想看看嘛。”

    “没什么好看的。等我看过,再让你看。”扬波不放心,又对前面的春梅叮嘱道。“看住小姐。”

    关上车门,他又不放心,再打开,多说了一句。“有血,别叫她瞧见了。”

    “快去,快去。比老太太的裹脚布都长。”庄叔颐冲他做了个鬼脸,引得春梅哈哈大笑。

    扬波想着若真是个孩子,他该如何处置呢?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是被榴榴捡回去的,不由地笑了起来。

    “小姐,你说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啊,把孩子扔在野地里。根本就没想着孩子活命啊。若是扔在城里头,也许还有好心人捡回去养呢。”春梅叹气道。

    “那也分人。若是被歹人捡回去,许是不如不活这一遭。”庄叔颐盯着外头,也悠悠地叹了口气。

    有时候活着比死更受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