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熊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外婆家发烧了一夜,庄叔颐总算是退烧了。

    “外婆的小囡,总算是退烧了。”外婆端了一碗冰糖雪梨汤来,见她醒了,心疼地说。“都是外婆不好,让我们小囡受惊了。”

    “不关外婆的事。是我自己胆子小。”庄叔颐笑着安慰道。“什么汤呀?闻者就觉着甜。是梨汤啊。”

    “你的嗓子哑了,少说些话。给,这是文娘早上刚用铜锅煮的,对你的嗓子好。”外婆搂了她,还想喂来着,被庄叔颐拦了。

    “外婆,我都这么大了。”庄叔颐夺过勺子,自己吃了起来。“这个好软哦。外婆吃了吗?”

    “我嗓子又没事,吃什么。小囡乖啊,自己吃。”外婆看着她吃得香甜,那是比吃了琼浆玉露还要高兴。

    庄叔颐吃了一碗甜汤,热得出了汗,换洗过后,正准备找本书打发时间。门外文娘来通报。“小姐,卫先生来了。”

    这个卫先生也没有别人了,当然是柳椒瑛为庄叔颐寻的良配——卫君晞。

    “不见。就说我还在睡觉吧。”庄叔颐果决地说。说完,她瞥了瞥坐在对面老老实实剥核桃的扬波,见他面无异色,心里一阵的失望。

    “哦。”文娘弱弱地应了一声,便走了。

    可那文娘刚走一会儿,外婆便来了,她掀了帘子脚步匆匆地进来,一挥手便将那扬波赶了出去。若是别人驱赶,那扬波准不会理,但这是庄叔颐的外婆,他只能二话不说,老老实实地走了。

    “外婆。”庄叔颐见势不妙便撒娇道。

    “你为什么不见旭升呢?那孩子多好的人啊,看了便叫人喜欢。”外婆劝道。“与你也算是门当户对,家里的长辈也是相熟的,不是什么刁蛮的人。若是你嫁给他,便还能整日里读书玩耍,和如今一样。这多好啊。”

    “不好。”庄叔颐气嘟嘟地说。

    “怎么不好了?你知道你娘花了多少心思才寻摸到这么一个吗?又要人好,又要家世好,又要家中的长辈不厉害的。”外婆真的是好心好意地劝导她。

    “可是我才十五。外婆,姐姐可以留到十七八。为什么我不可以啊?”庄叔颐真的是觉得委屈。

    凭什么就对她一个人这样呢?明明大姐十八岁出嫁的时候大家都舍不得,都劝她再留两年出门子,可是她和大姐夫太好了,半年也等不得,求了阿爹阿娘,这才出嫁的。

    否则以她阿娘宠爱大姐的程度,便是将大姐留到二十来岁,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你能和你大姐比吗?”外婆这一句无心的话,却叫庄叔颐彻底沉默了。

    是啊,她和大姐怎么能比呢。庄叔颐低着头,正望着自己的手发愣呢。突然耳畔响起一阵巨响,叫屋子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庄叔颐抬起头,才发现窗户都被砸破了。

    “榴榴,你没事吧。”扬波慌张地冲了进来。

    “没事。外婆,你没事吧?”庄叔颐自己的心跳还乱着呢,却立马转头去安抚外婆。

    “没事。究竟是什么东西?”外婆那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淡然地将她搂进怀里,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耳朵。“乖囡不怕,外婆在这呢。”

    扬波四处检查了一遍,才发现地上多了两粒弹珠。“谁在外面打鸟。”

    “一定是佑佑。”外婆一听便晓得了。“去,扬波,把他给我逮进来。不知分寸的臭小子,哪有在家里打鸟的。这窗户碎了不要紧,划伤人怎么办?”

    “是。”扬波乖乖地应了。

    在别人面前,他大抵还能算是个凶神恶煞的家伙;但是在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家面前,他便是个小娃娃。

    门外头的柳侑和听了,拽了一块胡闹的小伙伴,转身便跑。这要是被奶奶抓住了,那可得要了他的小命啊。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扬波出去后,外婆温和地拉住庄叔颐的手,小心地试探。“榴榴,是不是喜欢他呢?”

    “谁?”盯着扬波背影的庄叔颐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询问。

    “扬波。榴榴,你喜欢扬波吗?想要与他共度一生的那种喜欢?”外婆温和的话语,却连直戳庄叔颐内心那份期待。

    这个问题除了肯定的答案,大概是得不出其他了。可是这个答案却是绝对不能诉诸于任何人的。

    庄叔颐揪住自己的裙摆,连片刻犹豫也没有,抬起头佯装爽朗的微笑。“喜欢啊。如果他……和他的妻子愿意的话。可是那样又一点任性吧。他对我来说就是哥哥啊。”

    “哥哥吗?”外婆若有所思地说。

    庄叔颐自己的哥哥,却是绝对不会如此对待她的笨蛋哥哥。不仅鲁莽,而且不懂体贴。他看不懂女孩的脆弱,也不懂如何安慰哭泣的妹妹。

    他从来都只会说:“你为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然后看着她哭泣,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会。

    哥哥他就是个笨蛋。

    庄叔颐托着下巴,说着早就烂熟于心的谎言。“二哥就是个笨蛋,大哥又去北京做官了。我在家里有点寂寞呢。若是没有阿年陪我,阿爹是绝对不会让我出去玩的。”

    “若是等你嫁人,你的丈夫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外婆说的话没有错。

    可是一想到那个会陪伴自己的人,不是阿年。庄叔颐便觉得可惜和无比的厌恶。她厌恶妥协的自己,也厌恶失去阿年的未来。

    一想到未来,自己将独自前行,无人陪伴的寂寞,便会如潮水一般涌上。

    “是啊。但是我希望能是我喜欢的人,而不是……”庄叔颐的谎言,也是难得的到了尽头。她说不出接下来的话语,因为门被打开了。

    “阿年。”

    读出这个名字,内心的惶恐和不安便会消失。像是念出一个万能的咒语,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咒语。

    “汪汪。”结果进来的是那聪明得不像话的大黄。他欢快地摇动着尾巴,跳上庄叔颐的膝盖,伸长了脖子,舔舐她的脸。

    “好痒啊。”庄叔颐笑了起来。

    “去吧。带大黄出去溜溜。”外婆温柔地说。

    “恩。”庄叔颐抱了大黄,笑着应声了。她像是一只灵动的小鹿,蹦蹦跳跳地冲出门去,欢呼雀跃得像得到了心爱糖果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