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整整尖叫了一分多钟。那可怜的小鸡都断了气,她这儿还有半口气的余音没从喉咙里出来。离得近的扬波只觉得耳朵里也要嗡嗡作响了。

    其实呢那只鸡,她只看了一眼罢了,连第二眼也没有瞧着。否则便连半声叫唤也没有了。她可是晕血的。

    尖叫声终于停下来了,但是地上那滩血迹并着那具惨死的可怜的尸体还在。扬波用手牢牢地捂着她的眼睛,生怕她见到半点血光。

    众人进来了,赶紧将那惨剧的尾声收拾了。

    外婆哄了她许多回,皆不能令她回过神来,想将她按在床上睡一会儿,那也是不能的。她抓着扬波手腕的那只手,简直像是用了铜汁浇在一起的,不用上锯子是掰不断的。

    最后还是扬波有主意,叫春梅去街上买一碗糖汁豆腐脑。那甜甜的香气往庄叔颐鼻子下那么一钻,她终于安静下来了。

    “你看,那窗户都快被你震碎了。”扬波帮忙举着碗,让她好坐在床上吃豆腐脑。

    庄叔颐听了,便抬起头,双目含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怕得连心脏都快跳停了。这人竟然还说风凉话。

    扬波被她那双含泪的眼睛一瞪,立即便愣住了。愣谁见了这双眼睛,恐怕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那是全然的被信任和爱。呼吸几次,他终于缓过神来。

    这时,他才觉得奇怪,她竟不反驳。本想着她大抵是贪吃,没嘴说话。等吃了豆腐脑也不见她抱怨自己多害怕,扬波便觉察不好。“啊,榴榴,张嘴。”

    “啊。”庄叔颐一张嘴。扬波一看便知道,她的嗓子眼都喊红了,大抵是沙哑得出不了声音才这般安静。

    否则以她的性子,不喋喋不休一下午才奇怪呢。她向来是安静不下来的。

    “我就知道不好了,便是那唱青衣的也没有你吊的嗓子高。”扬波无奈地剥了一块润喉糖给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该去唤一个医生来给她看看。

    庄叔颐含着糖,嘟着嘴看他。她都说不出话来了,这家伙还幸灾乐祸。

    “怎么,还要做一场文戏?”扬波笑话道。“还是要给我吃猪头肉?”

    庄叔颐举起手便拧了他一把。“哼。”

    被吓了这一跳,庄叔颐虽与扬波说笑了一个下午,但是到了黄昏,她还是发起了高烧。

    “外婆的小心肝,怎地这么可怜呢?”外婆坐在床头,摸了又摸庄叔颐的额头。“怎么还这么烫啊?泽源,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你学的那个什么西医,不是说治病很快吗?”

    “不是,我的亲奶奶啊。我学的就是西医,不是什么神仙道术,随便一点就能把人治好了的。说老实话,她就是受了惊吓,过一夜就没事了的。”柳温平提着医药箱子,叹了几声。

    他家这小表妹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我看啊,还是去把我屋子里的白玉观音像请过来,供在这。”虽然已经是民国了,崇尚民主和科学自然是大流,但是谁也不敢坚决地否认神佛的存在。

    榴榴她生来便有异象,老一辈的人只要经历过便忘不了。

    虽然冬天里腊梅开花也不稀奇,但是她生来的那一年雪下得有一尺厚,那样的天,人也不知道要冻死多少,竟然还有梅花开,还不叫人稀罕啊。

    按外婆说这孩子就该取个梅啊雪啊的,做个小名也好啊。结果,大名顺了她大姐,叫叔颐,小名呢又怕她养不活,取了个榴榴好压一压她的命。

    便是如此,这孩子养得也磕磕巴巴,从小到大不知道生了多少重病,又是被绿壳掳走,又是被推入河里,若不是有个忠心的丫鬟将她救上岸来,还有那个叫扬波的孩子护着她,恐怕就没有今天的榴榴了。

    “阿年,阿年……”庄叔颐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迷迷糊糊地盯着床前的人影。“阿年,你在吗?”

    “我在。”扬波凑了上去,将她的被子压实,又担心脖子处会漏风,取了一条小毯子盖住。“我在这里呢。别怕。我在这里,没什么能伤害你的。”

    “我害怕。我闭上总觉得还能看见,那个东西。”庄叔颐连字也不敢说出来,仿佛念到这个读音便会在眼前出现一般。

    “真是一只小虫子。”扬波轻轻地刮了一下庄叔颐的鼻子。

    “你怎么和阿爹阿娘一样,老刮我鼻子。万一我鼻子瘪了,你赔我一个啊。”庄叔颐气呼呼地说。这么一闹,她心里的那点子阴影又好像被风吹了一般,悄无踪影了。

    “我的比你好看,赔你有点亏。”扬波一本正经地说起玩笑话来,反而更叫人觉得可乐。

    庄叔颐一下便睁开了眼睛,抓住他的手,笑道。“你说要赔我的,不许反悔。”说罢便去刮他的鼻子。

    以扬波的身手怎可能叫她轻易碰到呢?他不过是微微挺直身体,便与庄叔颐的手错开了。“你还是乖乖地躺着吧。都起了一夜的烧,再烧下去,非得成个傻子了不可。”

    “哼。你才是个傻子呢。”庄叔颐不肯将手缩回去,执意要和他的鼻子打上一架不可。

    笨蛋,傻瓜。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呢?他是那么聪慧的人,他不该不知道的。若是他知道,若是他清楚这一点,却依然装作不知。

    那么后者也许比前者更叫她绝望吧。

    庄叔颐眼神灰暗。她看不清未来,她的这份不能得到回应的爱意,还能走多远呢?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若是将来有一天,他带回某一个女孩,比对自己温柔的模样去爱护她,庄叔颐不知道自己忍不忍得住,此刻已翻腾的酸意。

    她想独占他。可是又知道不该这么做。她像是被分割成了两部分,理性的一部分,和疯狂的那一部分。

    “真拿你没办法。”扬波想闹她,但是又怕她冻着了。只好微微俯下身,由着她胡闹了一回,方才将她的手按回被子里。

    庄叔颐像是得了什么天上天下唯有的宝物,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生怕那无形的宝物从手中溜走。

    那细腻的触感仿佛还留在指尖。她在被子里,不停地搓捏着自己的手指,她就是个孩子,连得了这么一丁点的好,都欢喜异常。

    然而又令她凭空生了许多的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