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窥视一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就想伤口也不大嘛。何况我又没看见啊。”庄叔颐轻轻地搭上他捂住自己双眼的手。“你的手还是好冷啊。”

    “叔颐?”卫君晞的声音在这时出现,难免叫庄叔颐有些心烦。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但她还是耐着心思,解释道。“这是阿年,你可以叫他扬波。”

    “他就是……”卫君晞立即了然,话才起了一个头,就被羞恼的庄叔颐打断。

    “哎呀,我好冷啊。哎呀,我手好疼啊。哎呀……”庄叔颐恨不能立即跳起来把这个笨蛋的嘴给缝上。

    都说了是秘密。那就是谁都不能知道的事啊。都怪她酒后失言,怎么把秘密说给这个笨蛋知道。

    “真的吗?榴榴。”这个用烂的借口,还是如此好用。扬波紧张地将她抱了起来,飞快地往回跑。

    卫君晞当然是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光天化日的来了土匪强盗呢。只是他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来人。

    这就是叔颐的心上人?

    虽然确实是个俊朗的青年,那双黑眸如星子一般透亮,且他高大消瘦,双臂有力,一看便是练过武的。但是他不管怎么看,都叫人觉得不怀好意,不像什么好人。

    他看起来便是个城府很深的人。

    说老实话,要不是庄叔颐做那保证人,卫君晞是绝不会靠近这样的人的。

    扬波也不管他,抱起庄叔颐便往回走。卫君晞一路上都想和扬波搭话,无奈对方根本不曾理过他,只得收了心思。

    等到了柳家,庄叔颐的外婆一见自家的宝贝外孙女这么被抱了回来,眼泪巴巴地哭嚎起来。“我的宝贝心肝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全是水?扬波你快说啊。”

    “不,她只是累了。”扬波轻声地回答。他对卫君晞的时候可以冷漠残酷,但是对庄叔颐在意的人,他是全然做不到的。

    “泽源呢?泽源呢?他妹妹不舒服,他这个做郎中的怎么都来看看。你们是木头桩子吗?快去喊人啊。”外婆搂着庄叔颐,急忙催促道。

    柳温平那边刚刚结束,屁股也没沾上椅子好多喘一口气,这边的人便火急火燎地把他架回来了。

    “没事。奶奶,您看她这生龙活虎的样子。”柳温平刚说完这一句,就被担忧的外婆狠狠打了一回。“哎哟,奶奶,真是没事。您就给她熬点汤就好了。”

    得了这一句话,外婆赶紧去厨房催促文娘熬汤。

    见人走远了,柳温平总算是松了口气,对这扬波抱怨道。“我家奶奶真是偏心偏到太平洋了。你看看。”

    扬波眼睛带有一丝笑意,但是什么也没说。

    “我都忘了。你啊,就是她养的汪汪叫的哈巴狗。”柳温平拍了拍脑袋,笑道。“她要是说地是方的是扁的,你也绝不会说是圆的。”

    扬波没有反驳,迷迷糊糊的庄叔颐却一下便跳了起来。“平表哥,你少小瞧人。地球是圆的,我还是知道的。你才是汪汪叫的大黄狗。”

    刚蹿进屋子来的大黄,以为是在喊它,欢快地摇了摇尾巴,叫唤道。“汪汪。”

    “你看,连大黄也认同我的话。”庄叔颐笑嘻嘻地说。

    “我是不是大黄狗,不知道。不过,有个人以前坚持天圆地方说。还说地是圆的,自己就是汪汪叫的小狗,对不对啊,榴榴小表妹。”柳温平笑着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好痛。哼。”庄叔颐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阵。“这个我记得了。不过,我记得外婆说有人从前逃学被罚一天不许吃饭,然后偷吃了小黄的饭哦~”

    “还有谁啊,不就是你平表哥嘛。要不是我看他吃得香,早就叫住他了。”外婆走了进来,笑着接下话来。

    柳温平实在是无奈。有个爱翻旧账的长辈就是这样,二十年前的旧账如今还要翻回来说。“有后台的人真是惹不起啊。我走,我走,行了吧。”

    说罢,他便要走。

    “表哥,你要去哪?”庄叔颐还以为将他惹恼了呢。

    “当然是去诊所啊,你忘了,你给我找的大麻烦还在等着呢。”柳温平赶紧夹了自己的公文包走了。“你俩姐都在那陪她,要是我不赶紧回去,她们非得把我给砸碎了不可。”

    “那是肯定的。”庄叔颐大笑地认同。她那俩姐姐可不是吃素的。

    九娘虽是两次死里逃生,但是也失去了归所。庄叔颐想将她带回家去,但又想到自家的情况,还是将她托付给了外婆。

    “你这丫头真是你娘亲生的。什么闲事都要管。哎。”外婆搂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外婆还将她当做那要人哄的小孩子呢。

    “阿娘以前也喜欢管闲事吗?”庄叔颐笑嘻嘻地问。

    “是啊。不知道往家里捡过多少受伤的小猫小狗。你五个舅舅医人的本事不高的时候,我还想着将来不行就让他们去做兽医了。”外婆笑着打趣。

    庄叔颐抱着外婆的腰笑得缩成一团。“哈哈哈……”

    “哎。”外婆摸了摸她软乎乎的脸蛋,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这样好的宝贝,还是要送到人家家里去,也不知对方会如何对她呢。是爱如珠宝,还是嫌如糟糠?

    只是想想,便叫她心疼。

    “外婆,缘何叹气?”庄叔颐贴上去,亲了亲外婆的脸。

    “哎,世事艰难,榴榴,你要保护好自己啊。不要看到别人有事就冲上去,有些人值得帮,而有些人是不值得的。”外婆陷入到回忆之中。

    “可是外婆,阿娘说为人善,才有善报。种下善因才有善果。我今日救了她,怎知道她会不会来日来救我呢。”庄叔颐正经道。

    外婆望着自家宝贝那澄澈的双眸,叹了口气。“哎。想救便救吧。那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我生了你舅舅五个,才养下你母亲一个宝贝疙瘩。你娘呢现在身边也只剩你一个了,你可要把你阿娘的命看在心里啊。”

    “哎。我晓得了。”庄叔颐亲昵地蹭了蹭外婆,道。

    “你大姐也真是个不孝顺的。怎好扔了她在世的爹娘,去了那一头。”外婆一旦起了头,这嘴里便停不下来了。“还道是庙里的女菩萨投胎来了,谁知是个叫人牵肠挂肚的女魔头。早便说嫁到他家准没个好……”

    庄叔颐不能接这话,只得从旁安慰道。“许是老天爷觉得她这太好了,舍不得她,才唤她回去的。”

    “说的也是。你大姐也是真的苦啊。这么些个好的,怎的偏就选了这个蛀了虫发了烂芽的东西。”外婆忍不住抱怨道。

    “大姐夫也没那么不好的。”庄叔颐想着那个为了大姐殉情的大姐夫,还是念了他的好。“再说,大姐得了不治之症,也怪不了他。”

    “怎怪不了他?你是不知道,他那老子娘是怎么折腾你大姐的,也怨不得她心里苦,生出这不能治的病来。”外婆又是叹了一口气。“我就说不要嫁去他家,否则哪有……”

    “什么?外婆,大姐的婆母怎么了?”这是庄叔颐第一次听说,她从没听过大姐在婆家遭遇过什么事。难道是家里人故意瞒着她的?

    “没什么,没什么。你小孩子不要知道这么多。来,你看看,外婆新晒的南瓜子,可香了。”外婆抓起一把南瓜子塞到了庄叔颐的手上。

    之后,庄叔颐再怎么去问,外婆都没有多说一点。但是庄叔颐已经意识到异样。她一旦起了这个念头,谁也别想拦住她知道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